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職場

新海南觀察|收入「從零到百萬」的村集體是如何練成的?看看文昌湖淡村基層自治探新路

2022-11-24職場

本文轉自:南海網

新海南客戶端、南海網、南國都市報記者 周靜泊

多年前,湖淡村是海南文昌一個偏僻落後的小村莊。2019年,湖淡村因村民積極推行垃圾分類、合力開展人居環境整治,成為遠近聞名的美麗鄉村。今年,湖淡村在外出鄉賢的集思廣益下,在村民的齊心協力下,啟用制度活力,盤活資源資產,村集體實作了從「一窮二白」到「進賬百萬」的跨越,集體增收、農民增益。在鄉村振興的道路上,湖淡村內生動力強勁,不斷探索前行。

一場會議

新海南觀察|收入「從零到百萬」的村集體是如何練成的?看看文昌湖淡村基層自治探新路

11月12日,湖淡村村務管理協商民主會上,村幹部、村民代表、黨員代表和鄉賢代表你一言我一語,討論村內事務。記者 周靜泊 攝

「部份村民放養的牛沒管好,進村到處拉屎,破壞村裏環境,怎麽辦?」

「罰款行不行?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村裏建球場,設計裏要留出看台的位置。」

「接下來村裏準備種牛油果,有沒有技術員指導?」

……

11月12日,星期六的下午,文昌市馮坡鎮湖淡村的文化室內,一場熱烈的討論正在進行。

參與討論的,有村幹部、村民代表、村裏的黨員代表和鄉賢代表。他們是湖淡村村務管理協商民主會的成員。類似的討論會,基本上湖淡村每周都會進行一次。

協商民主會上討論的話題很多。像雞鴨、牛羊等禽畜養殖管理等村裏事務,牛油果種植等村中產業發展規劃,興建球場等基礎設施建設,組織村民外出考察學習、借鑒優秀村莊發展經驗等議題,都在協商民主會上被逐一認真探討過。

新海南觀察|收入「從零到百萬」的村集體是如何練成的?看看文昌湖淡村基層自治探新路

湖淡村建起環保家禽養殖場,養殖產生的汙水集中處理。記者 周靜泊 攝

雲大流,是湖淡村村務管理協商民主會的村民代表。2021年,村裏籌備成立協商民主會時,平日裏敢於表達意見、愛替村民出頭的他,就被全村人推選為代表。

新海南觀察|收入「從零到百萬」的村集體是如何練成的?看看文昌湖淡村基層自治探新路

湖淡村建起環保家禽養殖場,養殖產生的汙水集中處理。記者 周靜泊 攝

「現在村裏的事務,會先在村務管理協商民主會上討論,得出解決方案和建議後,再交由村民大會表決。」雲大流說,近兩年,湖淡村村務管理的方式變得更加公開、透明,村民事事能知情、能表達意見,如此一來,村裏推進一些公共事務時,也會更加順暢。

一份規定

村務管理方式的變化,給湖淡村帶來了真金白銀的收益。

在湖淡村的雲河邊,有大片林地,長期閑置。今年10月初左右,商人馮推程透過競價,在湖淡村以400元/畝的價格租下200畝林地種荔枝,約定租期28.5年,租金每5年上漲10%。

新海南觀察|收入「從零到百萬」的村集體是如何練成的?看看文昌湖淡村基層自治探新路

雲河對岸的林地,透過競價的方式租出,比過去村裏租地的租金高出三倍。記者 周靜泊 攝

「像湖淡村這片林地同等條件的土地,租金通常在350元/畝。」馮推程說,他願意以高於市場價50元/畝的價格租下這片地,自有他的考慮。

而過去,湖淡村對外出租的村集體的土地,租金僅為100元/畝,甚至更低。

這土地,是農民最大的財富。

湖淡村有兩個村民小組,約有土地3000畝。長期以來,村裏部份集體土地或是被低價長期出租,或是被村民種上經濟效益低的樹木,或是被閑置,沒有得到有效利用,未發揮出應有的價值。

2021年,湖淡村決定查清村裏閑置或效益低下的集體土地「家底」,盤活資源。

「過去,因為村民都是無償使用村集體土地,不會優先考慮效益。加上管理不善,存在土地租金低、租期長、租地手續不規範等問題。」湖淡二隊村民小組組長雲天忠是2021年村「兩委」換屆改選後,新當選的村幹部,他告訴記者,為解決上述問題,村務管理協商民主會商量制定了【湖淡村村民有償使用村集體土地規範管理辦法】(下稱【管理辦法】),明確村集體土地年租金標準、租地流程等。

新海南觀察|收入「從零到百萬」的村集體是如何練成的?看看文昌湖淡村基層自治探新路

湖淡村現有的足球場。記者 周靜泊 攝

「在【管理辦法】征求村民意見的過程中,雖然獲不少村民支持,但部份過去長期無償用地的村民一開始並不理解,甚至反對。」雲天忠說,村集體土地使用規範化管理,推進起來並不容易,但出於村子長遠發展的考慮,勢在必行。

於是,村裏的幹部、黨員、鄉賢三番五次上門給不理解的村民解釋【管理辦法】的用意、算細賬、講明得失。最終,在村民大會表決時,全村79戶居民中,71戶投了贊成票,占全村總戶數的9成。

「對這種長期大額投資來說,過程約規範,我們投資人就越放心。所以,即使租金高一些,我們也願意接受。」馮推程說,他與合夥人計劃投資200余萬元種荔枝、建家庭種植農場,之所以選擇在湖淡村投資,除了自然環境與土地條件合適外,主要還看中湖淡村競價租地流程公平、公正、公開,村民支持率高,合約手續也規範,日後發生糾紛的風險低。

現在,馮推程租下的林地,土地平整工作正在收尾,他希望年內就能把第一批荔枝樹苗種下。他和湖淡村的這場交易,將給湖淡村集體帶來了近300萬元的地租收入,首期租金40萬元已經進賬。此外,在清查土地使用狀況的過程中,湖淡村追回了過去被拖欠的地租,進賬50多萬元。去年,村裏有一片林木需要處理,最初有人想出4.2萬元收購,按以往的做法,這個價也就出手了。但自從村裏有了村內資產對外處置都要透過競價的規定後,該片林木以12.9萬的最高報價成交。兩年前還「一窮二白」的湖淡村集體,如今賬上有了百萬元現金。

「村集體的錢,當然要用在村民身上。」雲天忠說,今年村集體給每位村民補貼250元,用於繳納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費用,到明年,全村人的「新農合」,村裏全包了。

一次探索

「湖淡村在租地方面能有這樣的操作,我覺得村幹部的認識水平還是可以的。」在走村入鎮四處「找地」的過程中,少不了和各村村幹部打交道的馮推程對湖淡村的自治水平評價甚高。

在基層群眾自治上,農村與城市大有不同。農村,以熟人社會為主,鄰裏之間聯系緊密,彼此的示範帶動、引領監督作用更強。另一個現實的因素是,隨著市場經濟發展,農村學歷較高、能力較強的勞動力向城市轉移,鄉村逐漸「空心化」。

如何激發村民的政治生活參與熱情,提升發展規劃與決策水平?湖淡村在探索合適的基層自治模式。

從開始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後來推行垃圾分類,再到如今的村集體土地規範管理,都是遵循「村裏的事情由村民商量著辦」的原則。湖淡村的協商民主制度建設始於2018年,村民會議幾乎每周舉行一次,公平合理處理村務,使村務公開透明、資訊對稱。

但在實踐中,村民發現,如果事事都放到村民會議上去討論,大家七嘴八舌,往往會爭得臉紅耳赤,議而不決。自2019年起,為了提高協商效率和規範協商流程,湖淡村成立村務管理協商民主會,村裏重要的事情先由村管會討論,形成建議和方案後,再召開村民代表大會進行表決,透過完善協商民主制度建設不斷提高鄉村治理水平。

新海南觀察|收入「從零到百萬」的村集體是如何練成的?看看文昌湖淡村基層自治探新路

2018年,湖淡村開始推動村內協商民主制度建設。記者 周靜泊 攝

「能人治村」是湖淡村推進協商民主建設和村務協商效果明顯的一大特點,該村外出鄉賢雲天龍在其中做了大量工作。作為改革開放後從湖淡村走出去的第一個大學生,在外事業有成的他心系家鄉,每周末都會回村,為村莊事務「搭把手」,被村裏人親切地喊作「周末村長」。

在雲天龍看來,鄉村振興關鍵是人才,而鄉賢熱愛家鄉,對家鄉有情懷,熟悉家鄉,與村民有著天然的聯系,而且手裏有資源,有思路,有能力,是鄉村振興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新海南觀察|收入「從零到百萬」的村集體是如何練成的?看看文昌湖淡村基層自治探新路

湖淡村的美麗鄉村公園。記者 周靜泊 攝

「現在的湖淡村幹凈整潔、風光秀麗,在周邊小有名氣,村裏人出去也臉上有光。」雲大流自豪地說。

下一步,湖淡村將繼續推動【管理辦法】落實,充分發揮村裏土地資源優勢,引進社會進村合作發展產業,讓村集體土地資源成為村莊「聚寶盆」,做強村集體經濟,為村民帶來更多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