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職場

被逼「離職」,我連進公司收拾私人物品的資格都沒了!

2020-05-08 15:13:43職場

前言:

職場就像圍城,我們每一個職場人總是以「牆外」的視角羨慕著「牆內」的世界,而也許你的生活也出現在別人的夢中。希望「網際網路坊間八卦」能成為一個分享和了解不同生活的平臺。

被逼「離職」,我連進公司收拾私人物品的資格都沒了!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掙紮了很久。呆呆坐在家裡的舊電腦面前,開啟看到電腦桌面上還保留著五年前入職時的offer,很發愣發呆。有人勸我息事寧人,有人跟我說小胳膊擰不過大腿,還有人說這事在這個世界上也有人經歷過,沒事。可是,我如果不說出來,還有很多人會跟我一樣最後落個狼狽不堪,掃地出門,而且那些趾高氣揚,一手遮天的人在謀權奪利,壓榨剝削,活的人上人。我來新x五年,回憶這五年,加了很多班,通了很多宵,把廣告從什麼都沒有做到現在,甚至在被辭退的前幾個月裡為了給公司衝業績,連週末都沒休息過一天。

萬萬沒想到,在我發現的一些事情後,一夜之間公司不僅出動了COO、CTO、CIO、人力VP、HRBP來跟我談辭退,何德何能,深夜埋頭苦幹,一宿一宿不回家都沒有得到如此「殊榮」。

我只是一個普通員工,這麼多高層輪番跟我談我根本扛不住。最後走實在是沒辦法。人力甚至跟我談到了晚上12.點讓我籤離職協議。根本不給我喘息的機會。

1、人力劉某逼迫離職

HRBP直接拿合同跟我談離職的,「態度很好」的跟我說這是為了我好,不要為難她,當我問到辭退理由時,是因為工作能力不行,還是表現不好。

人力的回答是:「不是工作能力,不是表現不好,也不是犯錯,是想讓我休息一下按照你現在這個樣子,你即使到年底績效也不會好看」(其實我已經連續加了好幾個月班了週末都來得)。

看到離職協議後我要求見老闆溝通下,人力說不能見老闆,簽了字想找誰反應問題就行。

2、CTO隱晦威脅

CTO對我說:「這麼年同事,希望我保住一部分利益(指期權第一次拿期權威脅)再鬧期權有沒收的風。你現在去找老闆反映這個亂事,我覺得看老闆的態度,我覺得現在這個時機,老闆也不會怎麼著,因為現在是收入的節骨眼上,問題的人或者發生一些亂七八糟的事的話,他也不敢在個節骨眼上輕舉妄動。你現在把這個事鬧得特別大的話會涉及到好多人的利益,這點不會讓你特別的好過。並且你現在說的這個話簡單地說老闆也不太可能會輕舉妄動。既然對新氧有感情,就不要鬧給自己回來留可能不要見老闆,老闆跟COO關係要比你近,見了老闆可能什麼都拿不到」(第二次提醒) 「如果這個事咱們真的談崩了,就是最壞的一個情況之前歸屬給的期權的話就清掉了。」(終極威脅)

3、HRVP談話——公司開曼群島註冊不受中國法律保護

「公司有公關有PR花點錢也就把這事擺下去了。也就是她難受幾天該怎麼樣還怎麼樣。不籤就走仲裁,明天就不用來了,我們也不費事,你籤不籤對我們來說意義不大,主要是照顧你,走仲裁要一兩年個人拖不起,結果最多是2N,有那個時間你出去散散心多好沒必要。假設你跟公司徹底鬧掰了,再怎麼去折騰這個期權也折騰不回來了,期權不受勞.動法管轄範疇。

再鬧下去剩下期權你也拿不到,我給你普及一下公司是開曼群島註冊,不受中國法律保護,期權給不給公司說了算」0,她的這段話至今讓我沒有回過神來,無疑誅心,那我們這四五年沒日沒夜拼命為了公司上市的兄弟同事被一句「不受法律保護」給決定了?這就是資本的世界麼?

4、被逼提OA離職後——強制不讓進公司收拾私人物品

最後迫於各種CXO和VP的壓力還是簽字了。其實最可恨的不是CXO及副總裁,最可恨的是HRBP,我簽字後,騙我在OA主動提離職,說對我以後職業生涯好。我提完第二天打算去公司收拾東西,HR在樓下堵著不讓我上樓收拾自己的東西,她說她幫我收拾,最後她把我的東西丟在地下車庫,讓我去地下車庫取的。當時就有很多東西HR根本沒給我收拾,在公司裡的椅子實際上是我自己買的,電腦螢幕,書架一些東西(當然HR也根本不知道哪些東西是我的私人物品)。公司人力就這樣胡亂的「收拾」我私人的東西,最後給我丟在了地下車庫。

其實有一些辦公用品丟了我可以再買,讓我接受不了的是一些具有紀念意義的東西,桌子上的筆筒,那是我畢業剛工作第一家公司發的,裡邊放著第一家公司入職便籤。桌子上一些小玩意有些是我工作很多年,一些共事過的朋友送的,可能沒有那麼值錢但是對於我個人有不同的紀念意義。

在新x工作了4年多把從廣告系統什麼都沒有做到現在,最少時候只有2人做,中間加了很多班,熬了很多通宵,公司從來沒給過加班費啥的,社保一直是按照最低標準給繳納的後期要上市了才全額繳納,最後被迫離開的時候公司沒給「祝福」反而連和同事,朋友告別的時間都不給。本來以後起碼和同事和團隊吃個散夥飯告訴大家自己要走了互相祝福,最後連回公司跟大家說一聲再見的機會都沒有。

最讓我接受不了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我在新x一起工作了4年多,在我離開新x的前幾個月去世了。我辦公電腦上登入過的QQ,微信,釘釘,那裡有我們4年的聊天記錄,記錄了這四年多的工作交流,點點滴滴。現在全沒了。各種CXO,人力可能認為這沒什麼,但是對我來說,那是我們的青春,也是我們最後的記憶。人力就這樣把我私人的東西搞的七零八,最後一句公司有公關有PR花點錢就把事擺平了,我們這些普通員工不要跟公司鬧,鬧下去不會讓我太好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