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職場

領導人的人格可以分裂,但信念絕不能動搖。因為只有你對自己負責

2020-08-16 07:32:33職場
接上篇《有膽無識,匹夫之勇;有識無膽,述而無功;有膽有識,大業可成》

我接著說:「工作計劃制定也好,管理公司或者部門也好,自己個人生活安排也好,都離不開八個字,那就是綱舉目張,執本末從。換言之,只要抓住提網的總繩撒網,網眼自然而然就打開了,抓住事物的根本,那些細枝末節的也就自然會跟著順從了。」

「任何優秀的人才、任何優秀的老闆,如果大家接觸久了,也容易讓大家覺得不過如此。這一點就是所謂的鮮生喜,熟生厭。因此,金玉滿堂,久而不知其貴;蘭蕙huì滿庭,久而不聞其香。這一點在管理上尤其要注意,要時刻吊起員工和管理層的新鮮感。因此不管你多牛,我們最好還是放低姿態,因為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伐矜好專,舉事之禍也。那些有道德、有修養的君子,總是以謙恭好禮、守法合矩的態度自處;那些驕傲自誇、好獨斷專行的態度,都是會給行事帶來災禍和不測的啊。」

「職場上最能反應人心的兩種狀態,一個是你發達,一個是你失勢。一個是你進來,一個是離開。這就叫做一貴一賤,乃知世態;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人情冷暖,這些年在我心頭總是起伏盪漾。叫人好生感慨唏噓。」

講到這裡,劉備感慨地說:「這種滋味我最能感受。當初我在孟德那裡差點被殺,居然無一人為我說話。還是我的兩位兄弟,始終不離不棄。這就是好兄弟,這就是生死之交。」

張飛聽了之後,失聲痛哭說:「像我大哥這樣有仁有義的,舉世罕見。我知道大哥為了替我和二哥報仇,舉國徵吳。我有這樣的大哥,知足了。」張飛邊說邊抹眼淚。

曹操默然不語。

我說:「其實認識世界的根本就是要管理好自己的慾望。因為縱慾者,眾惡之本;寡慾者,眾善之基。因為你想要當主管,所以你必須在專員之中脫穎而出。因為你想管別人,所以你就必須比別人學得多,學得好。因為你想得更多的收入,那麼你就要付出更多的勞動。所以這一切說起來還都是慾望的原因啊。各位先賢,這就是我對識之卷的淺薄認知,還請大家不要笑話。」

「好啊,海洋,講的好啊。來,我們喝一杯。」於是五個人的杯子又碰到了一塊兒。

「謝謝海洋。來,你先啃點羊肉。吃點乾果。接下來,應該是孟德來講行之捲了吧。」劉備邊說邊把食物我這邊推了過來。

「好,我也來談談處世懸鏡。」曹操很爽氣地答應了。

「要我說,首先欲成事必先自信,欲勝人必先勝己。也就是說,你想要做成一件事情,首要的是做到足夠的自信,想要戰勝他人必定先要戰勝自己。你看我當年在朝廷裡面,根本不受人待見。我知道他們歧視我,但我還是相信自己比他們強。

你看袁紹幾乎都要吞沒我那點部隊,在官渡我叫他哭起來都沒有眼淚。這就是我後來和玄德在討論英雄的時候,我發出了那樣的感慨,說他們都是墓穴裡的骨頭。不值一提。這種自信就讓我克服一個又一個看上去幾乎不可能的苦難和艱險。

很多時候,我自己也都快覺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像張飛前面提到的那次戰鬥,我差點被打死了。但我依然沒有放棄。張繡那小子後來還是投降了我。再比方說赤壁之戰,我在華容道上還是連笑三聲。這是我自己戰勝了自己心中的恐懼,戰勝了自己內心的頹廢。

其次,我們必須明白,獨木難成林,好漢需要人來幫。尤其像我們這樣的統帥,應該謹記君子受言以明智,驕橫孤行禍必自生。也就是說,聽別人的意見只會讓自己更加視野開闊,如果自己凡事一意孤行、驕傲蠻橫的人,禍患就會遲早到來。

講這話的時候,我心裡其實多麼懷念過去那些美好時光啊。我和郭嘉、荀彧、司馬懿他們一道,我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幸運,讓這麼多的優秀人才都薈萃到我帳下。你看那個袁紹,就那麼幾個謀士都還用不來,你說他不滅,還有天理嗎?

當然,我們也應該承認,這個人生中好運氣也是相當重要的。也就是孟子說的那句:「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鎡基,不如待時。」也就是說,雖然你夠聰明,但這遠不如你能借助勢力,也就是你們現在說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雖然你有鋤頭,但你再怎麼努力深耕,你還不如等到農時到來,莊稼自然會長得好。

當時漢獻帝落難的時候,所有的人呢都想殺他,但只有我知道,這是個皇帝,不能殺。不僅不能殺,我還得救他。也有人勸我當皇帝,但我知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情,我要是當了,可能就會出現大問題。你看那個荀彧啊,就是為這事跟鬧的最後決絕。

作為一個領導人,其實哪裡可能會讓周圍所有的人都服你喲。很多時候,我們也只有湊合著過日子。用一句英語諺語來講,就是livewithit。你有什麼辦法嘛?很多時候就只有兩個選項了,那就是和而不同,以及同而不和。

因為我們做領導的,必須兩者都要做到,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面對的不僅有君子,也有小人。難怪孔子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故君子得道,小人求利。小人要得點好處,你就讓他得吧,他得到了,他就會收斂一點。君子要講願景使命,你就和他講吧,你給他講了,他也會舒服一些。因此很多時候,做領導的,要學會忍受人格分裂。

但你人格可以分裂,但信念絕對不能動搖。因為作為領導的人啊,你只有自己對自己負責。你不能說,我的軍隊被消滅了是因為張遼,或者是因為夏侯惇,或者因為徐晃。不能這麼說嘛。這個信念堅定,也就是孟子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如此看來,當一個優秀領導,註定是一個大丈夫。這些道理講起來倒不難,難得是我們能不能做到,能不能將其在現實中呈現出來。這就是說所謂的哲學家是分析世界,而我們呢,是創造世界。難怪傅昭說:非知之實難;惟行之,艱也。也就是你們現在講的知易行難。

當然作為一個領導人,威信二字是我們行為的外在表現。令行生威,威而有信,信則服眾。

也就是說,嚴格執行法令制度,這樣才能產生威信,有了威信才能有公信力,有了公信力,則大家都會跟著服從。我那個割發代首的做法還不錯吧。我夢中殺人也還可看吧。我殺那些背主求榮來告密的人還是有些道理吧。我曹操的軍隊能做到秋毫無犯,能做到令行禁止,能做到赴湯蹈火,這其實就是我們法令嚴明的結果。

作為領導人同時要有理智的頭腦,不要頭腦發熱,想搞大躍進就大手一揮。憤怒了就直接揮師攻擊。哦,玄德,我不是說你徵吳的事情啊。我是覺得要打有把握的仗,有收穫大的成就,沒有一點耐心和定力那是絕對不行的。這就叫做蓄不久則著不盛,積不深則發不茂。也就是說,積蓄的時間不夠長久,那麼儲存的東西必不夠豐盛;積累的力量不夠深厚,則將來的發展終究不會太強大和旺盛。在後來,被朱元璋發揮到了極致。他那個廣積糧、緩稱王,在那個恐怖的蒙古統治之下,將中華恢復起來,那真的是了不起。很多人總想一口吃撐胖子。結果反而會欲速則不達。

我回想這麼多年當領導的經驗,我有幾點感觸。其一就是不能放棄學習、不能懈怠偷懶。因為學貴有恆,勤能補拙。我是個有名的工作狂。我自己也知道自己要成為一代明君,如果沒有點能耐,那下面那麼多文臣武將,我憑什麼去分辨、約束和管理他們。用今天的話來講,我們就是要打造一個學習型組織,讓組織裡裡外外的能人都調動起來,讓組織的知識和學習效果能夠迅速提高和改善。不過,話說回來,我小時候確實不太懂事。也讓大家見笑了。

其二,要能忍。你看韓信他寧忍胯下之辱,不失丈夫之志。這一點,玄德比我強多了。玄德跳槽這麼多,每次都要裝出一副不與人爭的姿態,這個樣子要是我,就很難做出來。不過,我能夠一輩子只做個丞相。雖然玄德一直罵我漢賊,我也忍了。不過漢獻帝在我手裡,那可是活得好好的。還有人罵了我祖宗八輩子,我也忍了,就是那篇檄文,那個叫什麼陳琳的寫了篇《為袁紹檄豫州文》。TMD,我當時真的被罵毛了,不過我忍。還有你關羽,你過五關斬殺我六個愛將,我也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