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職場

學讀道德經,覺悟你自己

2022-11-24職場

讀道德經第六十五章

空谷鮮花為你而開

【主題】

本章的主題是:將以社會治理為例,闡述為什麽要‘愚’民,以及怎麽樣開發民智,協同什麽型別的民心。

學讀道德經,覺悟你自己

【引述】

道德經不怎麽關註社會治理,他傾註更多力氣的是個人成長問題。

但是個人終究無法脫離環境而獨自存在,所以也會涉及到生存環境方面的諸多問題。

這就需要了解社會、社群等集體以社會、社群的構成原則與組織方式、組織原理,並論述一下如何有效開展社會治理。

要說到社會治理,則又勢必要先說一下當下來自國際環境的壓力。

為什麽大米王國非要充當世界/警察,今天敲打這個,明天禍害那個,到處派發誰是良民,誰是流亡民的身份證明呢?

至少有兩個原因:一是估計姓米的不想看到再有大國崛起。二是因為在他們力所能及的世界中,諸神並列,作為神本世界裏頭號的強國,他們既不放心(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也不相信多元化。雖然諸神早已經模糊於黃昏的夜幕之下。

稍微再客觀一點,在事實上他們也許更擔心應了中國的一句古話——人多瞎胡亂,雞多不下蛋。文化理念不同,可能將會導致秩序紊亂。

可惜的是,作為一個文明國家,我們已經開始走進生態文明新時代的現代化,而國際上的春秋戰國時代才剛剛拉開序幕,也許有些人,想要在我們國家真正崛起之前,做些什麽事情吧,誰知道呢?

新時代的中國,已經能夠將全部精力傾註在生態文明建設上了。

今天我們就從生態建設角度,解讀一下「道德經」第六十五章涵蓋的精華。或者換句話說,我們從道德經的視角,分析一下當今天下的紛繁復雜。

盡管熙熙攘攘,雖然立場不同,哪怕人心各異,就算地球居民人口將破七十億,這和我們又有什麽關系呢?

因為道德經裏早就把世界按照這個界面的本源規律區分好了。

為了便於理解,我們先講一個故事吧。

有位先賢,名叫王陽明,有一天和朋友到山間遊玩,朋友指著巖石間的一朵花說:你說的心外無理,心外無物。天下一切都受你心的控制,難道你的心讓這朵花開,這朵花就能開;你的心讓這朵花謝,這朵花便能謝了麽?

王陽明答道: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什麽意思呢?

(按照孑與孓在唐朝盛宴裏的說法)雖然這個世界先我們而存在,但是在我們出生之前,這個世界與我們有什麽關系呢?

它只是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起,才開始真正運轉起來罷了,就像宇宙剛剛誕生一輪太陽,你就是這個世界裏真正的主角,許多人,許多事,假裝遠古就存在,都是給你搭設的舞台背景罷了。

這個世界細究起來只有三個人罷了,一個是我,一個是你,若再有一人,那就一定是與我們關系稍遠的那個他。

既然如此,既然熙攘人群,所有的過往,緣分的遇見,只是我們世界裏的臨時搭設的背景,那麽社會就需要透過治理,讓它變得更有條理化。所有的際遇,都是我們前行的可能性吧?

如果這樣的理解可以成立,山谷花會開,因為是你來。

那麽——

你的視野代表你的高度,你的高度決定你的境界,你的境界決定了你的思維方式,而你的思維方式左右著你的行為方式。

所以,人們特別相信,閱讀使人與眾不同,閱讀可以改變未來。

這樣,明白了我們與社會環境的基本關系,生命存離的來龍去脈,我們和這個世界其實只是一個100年左右的緣分而已。

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閱讀道德經六十五章了。

學讀道德經,覺悟你自己

【原文】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民之難治,以其智多。

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

知此兩者亦稽(jī)式。

常知稽式,是謂玄德。

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然後乃至大順。

註釋:

1、愚:禺是古代中國傳說中的一種猴。居住在樹上,其形狀如猿,白面黑頰,多胡須而毛彩斑斕。尾長過身,它的末端有分叉,雨天則用叉塞住鼻孔。愛群行,老的在前,少的在後。吃食相互推讓,相愛而居,相聚而生,相赴而死。古人說它是仁獸。在【本草綱目】中,李時珍說,"果然"是它自呼其名的聲音。人若捕住一只,則會引起它們成群地啼叫追赴,即使被殺也不離開。稱它為果然,是取其必然來追之義。"心"和"禺"聯合起來表示人的性格和‘禺’一樣質樸淳樸。

2、智:""是"智"的本字。矢,既是聲旁也是形旁,表示箭,借代行獵、作戰。口表示談論和傳授行獵、作戰的經驗。在遠古時代,彎弓使箭是成年人的基本常識和重要經驗。造字本義:動詞,談論和傳授行獵、作戰的經驗。另造"智"代替,強調談論和傳授經驗。楊倞註:"知讀為智。"古亦用智為知,郭店楚墓竹簡【語叢四】:"母(毋)命(令)智(知)我。"

學讀道德經,覺悟你自己

今譯

今年流行一個詞匯:降維打擊。

有些人很雞賊,賊精賊精的,他聽說了這個詞,一下就弄懂了,立刻跑到低維區域摟錢去了。

有些人很質樸,就算懂一百種投機取巧的辦法,也不會做一次的嘗試,他的每一天都在建設自己。

我也不知道,到底誰高級。

古代讀書認字是貴族階層的特權,是士族人家的專利,如果你是一個能夠著書立說的大儒,已經觸摸到了道的門檻(成為古之善為道者),需要在你的世界裏施展抱負,在實踐中驗證自己的思考的成果,面對蕓蕓背景,你有沒有睥睨蒼生的既視感覺?

你會選擇怎麽做?

是為人民服務,像盤古、女媧學習犧牲自我,還是成就自我,和神農、誇父一樣展現自我,還是向張載學習,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成為人民的代言人呢?

煩惱不煩惱,思量不思量,糾結不糾結?

我們聽聽老子的建議怎麽說?

他說民之難治,在於教授給他們的東西、知識、技能太多了,大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談來談去,橫生疑惑。

所以說,選擇用「智」的方式給傳授給民眾經驗、技能的方法治理國度,反而會造成傷害;不以這種方式治理國家(以和人民萬眾一心,同心同德的方式治理國家),則會是國家的福氣。

徹底搞明白這兩種治理方式的差別和效果,並把它們形成一套實用性的模式用於實踐,就是最好的實踐,能走得遠,能舉一反三,遇見壞事也能把它、把壞事變成好事,一順百順,走向成功。

學讀道德經,覺悟你自己

感悟

老子的擔心到今天已經沒有必要再擔心了。

在老子的時代,雖然已經把人從「神」手裏解放了出來,從奴隸社會走向了封建社會,平民的人權估計還是很有限,大多數人還不是完全意義上的自由人,還只是奴隸、隨從、家臣、門客,更多只像是一種依附關系。

到了今天,我們這個文明已經完成了兩個壯舉:

一是提出了為人民服務,認為人民創造了歷史。

二是提出了建設生態文明,要實作人與環境的和諧與統一。

這兩樣壯舉,最少與道德經裏的兩個理念及其相關:一個是道法自然,一個是天人合一。

我們的民族真是一個偉大的民族,我們的國家真是一個偉大的國度。

從幾千年前一直到今日,江山代有才人出,一張藍圖會到底,作為中國人,幸運至極。

行動

既然是‘我’,而不是別人來到這個世界,既然是來到‘中國’,而不是出生在別的國度,既然血脈中流淌著的是上古創世者的「氣息」,既然生在鮮花的海洋裏,怎麽能夠把‘心’遮蔽起來,裝作不知呢?

讀道德經,明白我們從哪裏來,於這個世界的關系,在離開之前(以後再也‘無’你我有在)的時日裏,總需要為著這個自己(好不容易來人世一遭)做點有價值的事。

先努力求生存吧,生存有了保障之後,可以選擇做點讓自己喜歡的事。

如果這叫覺悟的話,人生範式的開啟,應該是從覺悟才正式開始。

學讀道德經,覺悟你自己。

學讀道德經,覺悟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