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職場

最高法院指導案例彙總(勞動用工)

2020-08-24 15:48:48職場

最高人民法院自2012年1月開始釋出指導案例以來,迄今已釋出87個指導案例,其中勞動用工領域的案例一共釋出了4個,現彙總收錄供實務中參考!


目錄

指導案例18號

中興通訊(杭州)有限責任公司訴王鵬勞動合同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透過2013年11月8日釋出)

關鍵詞民事勞動合同單方解除

【裁判要點】

勞動者在用人單位等級考核中居於末位等次,不等同於「不能勝任工作」,不符合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定條件,用人單位不能據此單方解除勞動合同。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四十條

【基本案情】

2005年7月,被告王鵬進入原告中興通訊(杭州)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興通訊)工作,勞動合同約定王鵬從事銷售工作,基本工資每月3840元。該公司的《員工績效管理辦法》規定:員工半年、年度績效考核分別為S、A、C1、C2四個等級,分別代表優秀、良好、價值觀不符、業績待改進;S、A、C(C1、C2)等級的比例分別為20%、70%、10%;不勝任工作原則上考核為C2。王鵬原在該公司分銷科從事銷售工作,2009年1月後因分銷科解散等原因,轉崗至華東區從事銷售工作。2008年下半年、2009年上半年及2010年下半年,王鵬的考核結果均為C2。中興通訊認為,王鵬不能勝任工作,經轉崗後,仍不能勝任工作,故在支付了部分經濟補償金的情況下解除了勞動合同。

2011年7月27日,王鵬提起勞動仲裁。同年10月8日,仲裁委作出裁決:中興通訊支付王鵬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餘額36596.28元。中興通訊認為其不存在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行為,故於同年11月1日訴至法院,請求判令不予支付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餘額。

【裁判結果】

浙江省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於2011年12月6日作出(2011)杭濱民初字第885號民事判決:原告中興通訊(杭州)有限責任公司於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一次性支付被告王鵬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餘額36596.28元。宣判後,雙方均未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為了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構建和發展和諧穩定的勞動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對用人單位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條件進行了明確限定。原告中興通訊以被告王鵬不勝任工作,經轉崗後仍不勝任工作為由,解除勞動合同,對此應負舉證責任。根據《員工績效管理辦法》的規定,「C(C1、C2)考核等級的比例為10%」,雖然王鵬曾經考核結果為C2,但是C2等級並不完全等同於「不能勝任工作」,中興通訊僅憑該限定考核等級比例的考核結果,不能證明勞動者不能勝任工作,不符合據此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定條件。雖然2009年1月王鵬從分銷科轉崗,但是轉崗前後均從事銷售工作,並存在分銷科解散導致王鵬轉崗這一根本原因,故不能證明王鵬系因不能勝任工作而轉崗。因此,中興通訊主張王鵬不勝任工作,經轉崗後仍然不勝任工作的依據不足,存在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情形,應當依法向王鵬支付經濟補償標準二倍的賠償金。

指導案例28號

胡克金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透過2014年6月23日釋出)

關鍵詞刑事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單位或者個人

【裁判要點】

1.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單位或者個人(包工頭),違法用工且拒不支付勞動者報酬,數額較大,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的,應當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追究刑事責任。

2.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單位或者個人(包工頭)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即使其他單位或者個人在刑事立案前為其墊付了勞動報酬的,也不影響追究該用工單位或者個人(包工頭)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的刑事責任。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之一第一款

【基本案情】

被告人胡克金於2010年12月分包了位於四川省雙流縣黃水鎮的三盛翡儷山一期景觀工程的部分施工工程,之後聘用多名民工入場施工。施工期間,胡克金累計收到發包人支付的工程款51萬餘元,已超過結算時確認的實際工程款。2011年6月5日工程完工後,胡克金以工程虧損為由拖欠李朝文等20餘名民工工資12萬餘元。6月9日,雙流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責令胡克金支付拖欠的民工工資,胡卻於當晚訂購機票並在次日早上乘飛機逃匿。6月30日,四川錦天下園林工程有限公司作為工程總承包商代胡克金墊付民工工資12萬餘元。7月4日,公安機關對胡克金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立案偵查。7月12日,胡克金在浙江省慈溪市被抓獲。

【裁判結果】

四川省雙流縣人民法院於2011年12月29日作出(2011)雙流刑初字第544號刑事判決,認定被告人胡克金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宣判後被告人未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被告人胡克金拒不支付20餘名民工的勞動報酬達12萬餘元,數額較大,且在政府有關部門責令其支付後逃匿,其行為構成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被告人胡克金雖然不具有合法的用工資格,又屬沒有相應建築工程施工資質而承包建築工程施工專案,且違法招用民工進行施工,上述情況不影響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本案中,胡克金逃匿後,工程總承包企業按照有關規定清償了胡克金拖欠的民工工資,其清償拖欠民工工資的行為屬於為胡克金墊付,這一行為雖然消減了拖欠行為的社會危害性,但並不能免除胡克金應當支付勞動報酬的責任,因此,對胡克金仍應當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追究刑事責任。鑑於胡克金系初犯、認罪態度好,依法作出如上判決。

指導案例40號

孫立興訴天津新技術產業園區勞動人事局工傷認定案(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透過2014年12月25日釋出)

關鍵詞行政工傷認定工作原因工作場所工作過失

【裁判要點】

1.《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的「因工作原因」,是指職工受傷與其從事本職工作之間存在關聯關係。

2.《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的「工作場所」,是指與職工工作職責相關的場所,有多個工作場所的,還包括工作時間內職工來往於多個工作場所之間的合理區域。

3.職工在從事本職工作中存在過失,不屬於《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規定的故意犯罪、醉酒或者吸毒、自殘或者自殺情形,不影響工傷的認定。

【相關法條】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第十六條

【基本案情】

原告孫立興訴稱:其在工作時間、工作地點、因工作原因摔倒致傷,符合《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情形。天津新技術產業園區勞動人事局(以下簡稱園區勞動局)不認定工傷的決定,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當。請求撤銷園區勞動局所作的《工傷認定決定書》,並判令園區勞動局重新作出工傷認定行為。

被告園區勞動局辨稱:天津市中力防雷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力公司)業務員孫立興因公外出期間受傷,但受傷不是由於工作原因,而是由於本人注意力不集中,腳底踩空,才在下臺階時摔傷。其受傷結果與其所接受的工作任務沒有明顯的因果關係,故孫立興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應當認定為工傷的情形。園區勞動局作出的不認定工傷的決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程式合法,應予維持。

第三人中力公司述稱:因本公司實行末位淘汰制,孫立興事發前已被淘汰。但因其原從事本公司的銷售工作,還有收回剩餘貨款的義務,所以才偶爾回公司打電話。事發時,孫立興已不屬於本公司職工,也不是在本公司工作場所範圍內摔傷,不符合認定工傷的條件。

法院經審理查明:孫立興系中力公司員工,2003年6月10日上午受中力公司負責人指派去北京機場接人。其從中力公司所在地天津市南開區華苑產業園區國際商業中心(以下簡稱商業中心)八樓下樓,欲到商業中心院內停放的紅旗轎車處去開車,當行至一樓門口臺階處時,孫立興腳下一滑,從四層臺階處摔倒在地面上,造成四肢不能活動。經醫院診斷為頸髓過伸位損傷合併頸部神經根牽拉傷、上唇挫裂傷、左手臂擦傷、左腿皮擦傷。孫立興向園區勞動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園區勞動局於2004年3月5日作出(2004)0001號《工傷認定決定書》,認為根據受傷職工本人的工傷申請和醫療診斷證明書,結合有關調查材料,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的工傷認定標準,沒有證據表明孫立興的摔傷事故系由工作原因造成,決定不認定孫立興摔傷事故為工傷事故。孫立興不服園區勞動局《工傷認定決定書》,向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裁判結果】

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於2005年3月23日作出(2005)一中行初字第39號行政判決:一、撤銷園區勞動局所作(2004)0001號《工傷認定決定書》;二、限園區勞動局在判決生效後60日內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園區勞動局提起上訴,天津市高階人民法院於2005年7月11日作出(2005)津高行終字第0034號行政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各方當事人對園區勞動局依法具有本案行政執法主體資格和法定職權,其作出被訴工傷認定決定符合法定程式,以及孫立興是在工作時間內摔傷,均無異議。本案爭議焦點包括:一是孫立興摔傷地點是否屬於其「工作場所」?二是孫立興是否「因工作原因」摔傷?三是孫立興工作過程中不夠謹慎的過失是否影響工傷認定?

一、關於孫立興摔傷地點是否屬於其「工作場所」問題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應當認定為工傷。該規定中的「工作場所」,是指與職工工作職責相關的場所,在有多個工作場所的情形下,還應包括職工來往於多個工作場所之間的合理區域。本案中,位於商業中心八樓的中力公司辦公室,是孫立興的工作場所,而其完成去機場接人的工作任務需駕駛的汽車停車處,是孫立興的另一處工作場所。汽車停在商業中心一樓的門外,孫立興要完成開車任務,必須從商業中心八樓下到一樓門外停車處,故從商業中心八樓到停車處是孫立興來往於兩個工作場所之間的合理區域,也應當認定為孫立興的工作場所。園區勞動局認為孫立興摔傷地點不屬於其工作場所,系將完成工作任務的合理路線排除在工作場所之外,既不符合立法本意,也有悖於生活常識。

二、關於孫立興是否「因工作原因」摔傷的問題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的「因工作原因」,指職工受傷與其從事本職工作之間存在關聯關係,即職工受傷與其從事本職工作存在一定關聯。孫立興為完成開車接人的工作任務,必須從商業中心八樓的中力公司辦公室下到一樓進入汽車駕駛室,該行為與其工作任務密切相關,是孫立興為完成工作任務客觀上必須進行的行為,不屬於超出其工作職責範圍的其他不相關的個人行為。因此,孫立興在一樓門口臺階處摔傷,係為完成工作任務所致。園區勞動局主張孫立興在下樓過程中摔傷,與其開車任務沒有直接的因果關係,不符合「因工作原因」致傷,缺乏事實根據。另外,孫立興接受本單位領導指派的開車接人任務後,從中力公司所在商業中心八樓下到一樓,在前往院內汽車停放處的途中摔倒,孫立興當時尚未離開公司所在院內,不屬於「因公外出」的情形,而是屬於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

三、關於孫立興工作中不夠謹慎的過失是否影響工傷認定的問題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規定了排除工傷認定的三種法定情形,即因故意犯罪、醉酒或者吸毒、自殘或者自殺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者視同工傷。職工從事工作中存在過失,不屬於上述排除工傷認定的法定情形,不能阻卻職工受傷與其從事本職工作之間的關聯關係。工傷事故中,受傷職工有時具有疏忽大意、精力不集中等過失行為,工傷保險正是分擔事故風險、提供勞動保障的重要制度。如果將職工個人主觀上的過失作為認定工傷的排除條件,違反工傷保險「無過失補償」的基本原則,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保障勞動者合法權益的立法目的。據此,即使孫立興工作中在行走時確實有失謹慎,也不影響其摔傷系「因工作原因」的認定結論。園區勞動局以導致孫立興摔傷的原因不是雨、雪天氣使臺階地滑,而是因為孫立興自己精力不集中導致為由,主張孫立興不屬於「因工作原因」摔傷而不予認定工傷,缺乏法律依據。

綜上,園區勞動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孫立興為工傷的決定,缺乏事實根據,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

指導案例69號

王明德訴樂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傷認定案(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透過2016年9月19日釋出)


關鍵詞行政訴訟/工傷認定/程式性行政行為/受理


【裁判要點】

當事人認為行政機關作出的程式性行政行為侵犯其人身權、財產權等合法權益,對其權利義務產生明顯的實際影響,且無法透過提起針對相關的實體性行政行為的訴訟獲得救濟,而對該程式性行政行為提起行政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訴訟法》第12條、第13條


【基本案情】

原告王明德系王雷兵之父。王雷兵是四川嘉寶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峨眉山分公司職工。2013年3月18日,王雷兵因交通事故死亡。由於王雷兵駕駛摩托車倒地翻覆的原因無法查實,四川省峨眉山市公安局交警大隊於同年4月1日依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式規定》第五十條的規定,作出樂公交認定〔2013〕第00035號《道路交通事故證明》。該《道路交通事故證明》載明:2013年3月18日,王雷兵駕駛無牌「卡迪王」二輪摩托車由峨眉山市大轉盤至小轉盤方向行駛。1時20分許,當該車行至省道S306線29.3KM處駛入道路右側與隔離帶邊緣相擦掛,翻覆於隔離帶內,造成車輛受損、王雷兵當場死亡的交通事故。


2013年4月10日,第三人四川嘉寶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峨眉山分公司就其職工王雷兵因交通事故死亡,向被告樂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申請工傷認定,並同時提交了峨眉山市公安局交警大隊所作的《道路交通事故證明》等證據。被告以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尚未對本案事故作出交通事故認定書為由,於當日作出樂人社工時〔2013〕05號(峨眉山市)《工傷認定時限中止通知書》(以下簡稱《中止通知》),並向原告和第三人送達。


2013年6月24日,原告透過國內特快專遞郵件方式,向被告提交了《恢復工傷認定申請書》,要求被告恢復對王雷兵的工傷認定。因被告未恢復對王雷兵工傷認定程式,原告遂於同年7月30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判決撤銷被告作出的《中止通知》。


【裁判結果】

四川省樂山市市中區人民法院於2013年9月25日作出(2013)樂中行初字第36號判決,撤銷被告樂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於2013年4月10日作出的樂人社工時〔2013〕05號《中止通知》。一審宣判後,樂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提起了上訴。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過程中,樂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遞交撤回上訴申請書。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審查認為,上訴人自願申請撤回上訴,屬其真實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規定,遂裁定準許樂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撤回上訴。一審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有兩個:一是《中止通知》是否屬於可訴行政行為;二是《中止通知》是否應當予以撤銷。


一、關於《中止通知》是否屬於可訴行政行為問題

法院認為,被告作出《中止通知》,屬於工傷認定程式中的程式性行政行為,如果該行為不涉及終局性問題,對相對人的權利義務沒有實質影響的,屬於不成熟的行政行為,不具有可訴性,相對人提起行政訴訟的,不屬於人民法院受案範圍。但如果該程式性行政行為具有終局性,對相對人權利義務產生實質影響,並且無法透過提起針對相關的實體性行政行為的訴訟獲得救濟的,則屬於可訴行政行為,相對人提起行政訴訟的,屬於人民法院行政訴訟受案範圍。

雖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根據交通事故現場勘驗、檢查、調查情況和有關的檢驗、鑑定結論,及時製作交通事故認定書,作為處理交通事故的證據。交通事故認定書應當載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實、成因和當事人的責任,並送達當事人」。但是,在現實道路交通事故中,也存在因道路交通事故成因確實無法查清,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不能作出交通事故認定書的情況。對此,《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式規定》第五十條規定:「道路交通事故成因無法查清的,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證明,載明道路交通事故發生的時間、地點、當事人情況及調查得到的事實,分別送達當事人。」就本案而言,峨眉山市公安局交警大隊就王雷兵因交通事故死亡,依據所調查的事故情況,只能依法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證明》,而無法作出《交通事故認定書》。因此,本案中《道路交通事故證明》已經是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依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式規定》就事故作出的結論,也就是《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條第三款中規定的工傷認定決定需要的「司法機關或者有關行政主管部門的結論」。除非出現新事實或者法定理由,否則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不會就本案涉及的交通事故作出其他結論。而本案被告在第三人申請認定工傷時已經提交了相關《道路交通事故證明》的情況下,仍然作出《中止通知》,並且一直到原告起訴之日,被告仍以工傷認定處於中止中為由,拒絕恢復對王雷兵死亡是否屬於工傷的認定程式。由此可見,雖然被告作出《中止通知》是工傷認定中的一種程式性行為,但該行為將導致原告的合法權益長期,乃至永久得不到依法救濟,直接影響了原告的合法權益,對其權利義務產生實質影響,並且原告也無法透過對相關實體性行政行為提起訴訟以獲得救濟。因此,被告作出《中止通知》,屬於可訴行政行為,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


二、關於《中止通知》應否予以撤銷問題

法院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作出工傷認定決定需要以司法機關或者有關行政主管部門的結論為依據的,在司法機關或者有關行政主管部門尚未作出結論期間,作出工傷認定決定的時限中止」。如前所述,第三人在向被告就王雷兵死亡申請工傷認定時已經提交了《道路交通事故證明》。也就是說,第三人申請工傷認定時,並不存在《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條第三款所規定的依法可以作出中止決定的情形。因此,被告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條規定,作出《中止通知》屬於適用法律、法規錯誤,應當予以撤銷。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在人民法院撤銷被告作出的《中止通知》判決生效後,被告對涉案職工認定工傷的程式即應予以恢復。(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黃英、李巨、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