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職場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

2020-05-31 15:47:28職場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

一、

小關,男,今年32歲,籍貫河南人,大學本科畢業,畢業後就入職到現在的公司,已經整整10年時間,在公司身居中層管理幹部,管理著一個車間,年收入80000元,社保、公積金俱全。

十年的工作經歷,他熟悉了公司所有產品和人員,適應了公司的文化和做事方式,習慣了這裡的一切,對公司和所在的杭州這個熱鬧繁華的城市也結下了深厚情緣。他也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新杭州人,在這座城市裡,有他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個人事業發展順利,一個人住著寬敞又低廉的政府公租房。他還利用工作之餘努力學習,考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證書,以提升自己的含金量。

和所有在外打拼的年輕人一樣,他一年只能春節放假回老家一次,與家人團聚。他有兩個孩子,老婆帶著兩個孩子長年在老家,夫妻常年異地而居。

如果按小關個人狀況,他能夠非常穩定地在杭州發展下去。可是,今年春節回家,由於受疫情影響,這個假期延長了十多天,回到公司後,他卻提出了辭職,決定回河南老家。

他的這個決定在幾年前就一直糾結在心裡了,只不過沒有說出來。

他和他老婆曾經是同事,他們是在公司裡相識、相愛並結婚成家的,開始他們都在杭州工作,是有了孩子後,他們就分開了,老婆回到老家專職帶孩子了,小關就一個人在杭州,一個人撐起了一家三口的全部生活開銷,夫妻從此也都各分東西。

去年他們的二胎出生了,這無形中增加了這個家庭很多的生活開支,他一個人的工資維持一家四口有些緊巴巴,沒有三口之家時的那麼寬鬆了。今年春節回家,一家人反覆商量,家裡人一致要求他辭去杭州工作,離開杭州回老家,一來實現一家人團聚,二來夫妻共同帶孩子照顧這個家。尤其是他的丈母孃和老丈人,強烈要求他辭職回老家,他們怕年輕夫妻長期分開會出問題。於是,春節回來上班後,家裡人天天輪番打電話,催促他辦離職。

在家人猛烈攻勢下,小關只能妥協,向公司遞交了離職申請。

從學校畢業後就一直在外打拼,事業上已經穩定,習慣了這裡的一切,如果一直這樣發展下去,個人前途和事業是會越來越好。可是,在面對事業與家庭兩者之間選擇時,他無可奈何地選擇了後者。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

二、

阿波,湖北人,33歲,本科畢業,畢業後入職現在的公司,至今已有13年。他如今為公司中層管理人員,管理著一個成品車間。

阿波一家三口已經定居杭州,在杭州G20峰會之前,杭州市推出一批經濟適用房,當時價格才3千多,於是,他果斷付了首付訂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小戶型,如今一家三口住著經濟適用房,穩定在了杭州。他們夫妻倆在同一公司認識併成家,至今仍然工作在一起,倆人月薪加起來13000多元,這個水平的收入足夠一家三口在杭州生活了。孩子已經9歲,在杭州一家小學上三年級。

他們成了真正的一家新杭州人。

今年,政府又推出新政策,他們所居住的經濟適用房屬於小產權房,現在可以以10000元每平方米另外出價就能買斷產權,拿到房產證,成為可以交易的商品房了。

這是個對阿波來說是個利好政策。按阿波說,他們小區屬於典型學區房,小區周邊幼兒園、小學、中學就在附近,如今這裡的商業房價已經上漲到3萬多,而且還沒有房源供應。如果現在每平方米再出10000元買斷,那麼這個房子市場價就一下子翻了一倍多上去,再賣出去就有近200萬元。

可是,作為工薪階層拿死工資的他們,一下子哪裡拿得出來60多萬元錢來呢?要買也只能藉助房貸解決了,以後每月還。可問題又來了,借了房貸買下來後,每月除了一家人生活開支,還多出來一項還房貸的開支,這無形中增加了生活壓力,本來在杭州這個高消費城市,靠兩個人工資維持一家三口的生活就要算計著過,如果一不小心鋪張一點或者收入減少,就會吃緊。工薪階層就是這樣,沒有一點家庭經濟抗風險能力。如今孩子已漸漸長大,教育投資越來越大,為孩子教育還需要積累一些儲備金。

如果按當地市場價格,取得了房產證也不可能賣房子,一套房賣了,一家人住哪裡?把所賣的房錢再去買一套的話,如今在杭州基本上買不到這樣的房子了,至少買不到這樣地段和位置的房源。

阿波在糾結:是咬咬牙借貸60多萬元買下房產?還是放棄這個機會?

他難以抉擇。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

三、

小王,來自東北黑龍江,31歲,大學專科學歷,畢業後即入職現在公司,至今已經有11年,在公司管理著一個部門,屬於中層管理人員,年收入80000多。

小王也屬於新杭州人,他們一家三口都已經定居杭州,三口之家住著一套屬於自己的商品房裡,自己也買了車,方便上下班。

他的孩子還沒有上幼兒園,老婆在家專職帶孩子,一家三口日常生活開銷靠小王一個人工資收入支撐著。他們的房子是貸款買下的,面積有一百平方米,首付不多,每月房貸不少。如今為方便上班又貸款買了車,小王的家庭經濟負擔比較重,每月工資都是月月光,如果哪個月工資遲發幾天,他就感到吃緊,就要動用支付寶借唄支付利息還房貸、車貸,用花唄來接濟家庭生活開支,等工資發下來再還上這些網貸。

小王父母希望他們生二胎,並且一直在催促他們。他也有這個想法,可是如果按目前的經濟條件,在杭州這個城市,就他當前的家庭收入來說只能勉強維持一家人基本生活,至於以後孩子的教育還得須加努力,如果再新增一個二胎,如果不另想辦法增加家庭收入是根本難以維持正常家庭開支的。他父母說等二胎出生後他們就來杭州幫他們帶孩子,夫婦兩都去工作。可是這也只能是維持。

他糾結於是否現在就要個二胎?如果準備要個二胎,是否辭去現有工作另找出路?

他難以選擇。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

四、

阿飛是福建福鼎人,他大專畢業後入職現在公司,至今也有9年時間,在車間擔任技術組長,年收入70000元。

他在杭州買了房,是一位新杭州人。

今年春節上班後,他有辭職意向,因為老婆已經懷孕,今年要添小孩了。他哥在四川開茶葉店,做茶葉生意,前幾年收入比較好,比打工上班要強。他哥約他一起到四川開茶葉店,提高些收入,等小孩出生後一家三口可以在一起開店賣茶葉,比上班收入高,而且相對自由穩定一些。

上個月他請假去過四川他哥那裡,得到的訊息是今年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茶葉生意較往年差些。於是,他又愣住了,畢竟開店要投資,創業有風險,尤其是今年這個形勢下,整個經濟環境不好,更增加了創業風險係數。

可是,如果一直在杭州上班下去,以後將永遠不會有改變。

面對堅持現在繼續留在杭州穩定打工上班,還是冒險離開杭州去創業,他難以做出選擇,糾結中。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

五、

我是到杭州的後來者,年齡卻是在公司是最大的,五十多歲了,還應聘到這裡打工,與年輕人在這座城市搶奪著飯碗,在杭州求生存。

我是三年前以人才引進方式被招聘進來,在公司擔任管理工作,年收入120000多元。

我租住在離公司步行5分鐘路程遠的一套公寓裡,面積52平方米,月租金3000元。我是個講究生活質量的人,在個人生活品質上不虧待自己,儘管愛人不常來杭州一起,我一個人的時候從來不在公司食堂裡就餐,寧願自己回家燒點喜歡的飯菜犒勞自己。我生活上從不節儉,零食不缺,喝的茶葉總是買的特級,穿的衣服鞋子不算高檔,但也是有品牌的。

老婆經常老家和杭州兩地之間跑,一個地方待那麼幾個月再換一個地方。她身體不好,有潰瘍性結腸炎,這是個慢性病,需要調理、靜養,要經常吃藥,防止復發。

我們還養了一隻寵物金毛犬,時刻陪伴在老婆身邊。

如今,我們一個孩子不用我負擔,他已經獨立好幾年了,在杭州做獨立職業人。我們彼此都不用負擔,各自管各自。

我們老兩口帶一隻寵物金毛犬,以我一個人的收入維持著,如果不考慮其他因素倒可以,但一旦考慮到今後退休、養老、生病等等就會心慌,因為我們沒有積蓄,現在的收入只夠當月消費。

我經常在想著,是否就此回老家去,畢竟這麼大歲數了,還在外漂泊,與年輕人爭搶著飯碗,看老闆臉色,操著管人的心思,每天在固定的時間起床和睡覺,每天準時趕到公司打卡上班,為的是那每月一萬元的工資,來維持當前一家人的生活。如果回老家,有自己的房子,還有一大幫子親人和朋友,隨便做個什麼也能維持基本生活,何必還在外奔波勞累。

我一直都在糾結,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

六、

公司集體宿舍裡全年都住滿了人,這些長期住公司宿舍的人分短期實習生和在公司的單身年輕人,他們或入職一年半載,或兩年三年,基本上沒有超過三年的員工。

這些住宿舍的年輕員工,他們無憂無慮,無牽無掛,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自由自在,吃在食堂,住在宿舍,生活上沒有多少負擔。他們都是沒有成家的年輕人,獨自在杭州闖蕩打拼。他們的月薪不過3000~4000元,這個收入租不起房,只能住集體宿舍,吃公司食堂,還能結餘一點下來。

這些年輕人是公司裡最不穩定的群體,入職離職頻率最高。他們一旦實習期結束就基本上全部離開了,有些年輕人入職後,也不會幹多久就會有異動,有的談了戀愛後就雙雙「遠走高飛」了,有的學到一技之長就另謀高就了,有的因找到更高的薪資待遇說跳槽就跳槽了。正因為他們在杭州居無定所,所以來去自由。

他們沒有前些年大學畢業就來杭州發展的年輕人有優越感,如今每年來杭州打拼發展的年輕人,幾乎沒有一個人靠著自己的打拼在杭州發展置業的,他們很難在杭州穩定下來,高昂的消費和房價讓這批年輕人看不到希望和前途,激烈競爭的就業環境和有限的工資收入甚至連租房都付不起,生活壓力非常大,所以這群年輕人隨時都在做著選擇,他們無時無刻不在糾結著。

在杭州的機場和各高鐵站裡,隨時都能見到這些年輕人的身影,或揹著雙肩包,或提著拉桿箱,穿梭於茫茫人海中。

杭州這座城市,每天都在迎來送往著大批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

在我身邊,類似於這些情況有很多,有還在堅持的,有已經離開的,但大多數都處於內心糾結中。那些提出離職的人,其實並非一時衝動,早在他們內心糾結醞釀中了,只是沒有做最後的決斷,一旦提出來,基本上就下定論了,他們絕不會因這個決定而反悔,因為他們早有預見,早就準備好了。

我們每天都在做著選擇,每個人心裡都在糾結,每一個階段都會產生不同的選擇,最終何處何從,結果如何,只能靠自己把握。

願那些留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工作穩定、事業發展更好,家庭更加幸福;願那些曾經在杭州經歷過打拼歲月如今選擇離開這座城市的外地人有一個更好的歸宿和新的事業發展機會,從此不再漂泊,從此獲得不一樣的美好人生;願正在糾結於內心的還在杭州打拼的外地人最後都有一個最好的選擇,讓自己今後的人生道路更加順暢和快樂!

那些在杭州打拼的「新杭州人」,他們都有不一樣的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