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職場

定期截圖、效率排名 美國在家辦公員工被監控

2020-05-08 09:43:07職場

5月8日訊息,據外媒報道,新冠疫情爆發導致很多人在家辦公,美國各地的企業都在爭先恐後地尋找讓員工保持高效工作的方法,包括整理他們的社交日曆,跟蹤他們的生產效率,以確保他們真的在家工作。然而,公司使用一些非常規手段令許多人感到擔憂,科技行業的遠端辦公正變成噩夢?

定期截圖、效率排名 美國在家辦公員工被監控

資料圖

數以千計的美國公司現在使用監控軟體來記錄員工的網路瀏覽軌跡和活躍的工作時間,將為公司辦公室打造的各種工具分派到員工的手機、電腦和家中。但他們也試圖加強對員工的監督,比如強制要求網路攝像頭始終線上,安排每天三次簽到,並讓員工加入大量非自願的公司線上活動中。

公司高管表示,這些系統的構建是為了提高生產率,並使遠端工作的安靜隔離變得更加活潑、互聯和有趣。但有些員工表示,所有這些新的企業監控措施進一步模糊了他們工作和個人生活之間的界限,增加了他們的壓力,讓他們感到身心俱疲。

遠端工作軟體公司Basecamp聯合創始人大衛·海內邁爾·漢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表示,由於根本不信任員工能否獨立保持動力,公司越來越多地對員工進行更嚴格的監督。他補充說,新冠病毒封鎖也導致許多經理採用新時代的社交聚會語言來框定這種監控,希望掩蓋工人受到監視的事實。

漢森稱:「人們渴望的是人與人之間的聯絡,而線上交流只是保持人際關係的補充。然而,通過讓人們接受越來越嚴厲的監視措施,最終可能無助於展開更好、更深入、更有創造性的工作。」

麻省理工學院研究人員4月份釋出的一項研究顯示,近半美國勞動力現在在家工作。而且,許多員工的工作時間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長,也顯得更零星。為企業運營虛擬專用網路的NordVPN團隊在3月份表示,自從「禁足令」開始實施以來,他們在美國的工作時間從每天8小時增加到了11小時。

很多公司高管想要某種方式來審視員工,確認他們的生產效率。幾家時間跟蹤和員工監控公司,包括ActivTrak、HubStaff、Time Doctor和Teramind等都表示,自從疫情將許多公司推向遠端辦公以來,他們看到自己的客戶和收入都在飆升。

有幾家公司允許經理定期捕捉員工螢幕的影象,並根據誰在積極工作以及他們在過去七天的工作時間列出員工名單。

一個名為InterGuard的系統可以隱蔽的方式安裝在員工的電腦上,並每分鐘為他們瀏覽的每個應用和網站建立時間表,將每個應用和網站歸類為「高效」或「無效」,並根據員工的「生產率得分」對員工進行排名。如果員工做了或說了什麼可疑的事情,該系統就會提醒經理。在演示中,涉及「工作」、「客戶」和「檔案」等詞彙都被打上了標記,以防員工在其他地方找工作。

InterGuard的系統還可以記錄員工的所有電子郵件、即時訊息和按鍵,並每隔5秒拍攝一次員工螢幕的照片,經理們可以隨心所欲地檢視這些照片。該系統總部位於康涅狄格州的母公司Awareness Technologies執行長布拉德·米勒(Brad Miller)說:「你可以真的看一部關於那個人做了什麼的電影。」

米勒說,他們基於訂閱的軟體業務正在蓬勃發展:每週都有數百家公司詢問使用員工監控工具的問題,這一數字是正常時期的三倍。他還稱,公司不密切關注員工的日常工作在財務上是「不負責任的」,並表示,如果允許員工在家登入,經理們「完全有權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艾莉森·格林(Alison Green)的熱門部落格「詢問經理」(Ask A Manager)是個職場建議專欄和意見板。她說,她聽到許多呆在家裡的員工對老闆日益增長的要求感到壓力很大。

許多人表示,他們忍受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焦慮折磨,總是在想著工作職責將如何變化,公司是否將不得不裁員或減薪,甚至他們所在的行業是否會生存下來。但他們在公開談論持續監測方面猶豫不決,擔心任何批評都可能導致他們失去工作。

田納西州的一名數字營銷工作人員說,通過電子郵件、手機、簡訊和Zoom視訊通話進行的大量簽到,讓她的團隊感到「亞歷山大」。她說:「老闆不斷地發起檢查,每次通話都在詢問‘你們到底在做什麼?’我整個週末都在工作,今天早上醒來時收到一封電子郵件,詢問我上週所做的一切。」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系統都被描繪成「工作警察」,有些系統建議他們可以使用始終線上的網路攝像頭和麥克風來幫助拉近員工的距離。

在Pragli的辦公室裡,員工的虛擬頭像排成網格,隨時都可以被看到。但另一家名為Snek的初創公司更進一步,每分鐘都會上傳員工通過網路攝像頭拍攝的臉部照片,讓同事們很容易看到。員工可以點選同事的臉開始交談,因為他知道他們正坐在辦公桌前。這項服務還允許任何人立即將同事的照片傳送到一個開放的Slake頻道。Snek的聯合創始人德爾·柯里(Del Currie)表示,當員工做些「愚蠢的事情」時,這個功能非常有用。

艾莉森·格林說,新一波數字授權正讓許多員工感到筋疲力盡。他已經收到數十名員工的來信,他們稱感到身心疲憊,而且無法拒絕,以免受到排斥。有人抱怨稱,Slake的社交支援渠道讓他們應接不暇,Zoom稱這些挑戰很「有趣」,還有關於隔離提示和食譜的連鎖電子郵件。他寫道:「我現在參加的會議比在辦公室時更多,而且同時還要處理各種各樣的工作。」

有些跡象表明,所有這些科技驅動的社交監控都遭遇了挫折。視訊聊天服務Zoom最近刪除了「注意力跟蹤」設定,因為公眾強烈抗議該功能的侵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