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職場

民事審判指導案例·裁判規則6條

2020-08-19 09:18:39職場

規則摘要

01.侵權損害賠償金額中,不應扣減保險機構賠付款項

社保和商業保險合同關係與侵權系不同法律關係,侵權人承擔人身損害賠償金額中,不應扣減保險機構賠付款項。

02.實際施工人招農民工,與建築施工企業無勞動關係

實際施工人聘用的勞動者與建築施工企業就是否存在勞動關係進行民事訴訟的,法院應確認雙方不存在勞動關係。

03.「臨時工」是否成立勞動關係,應依法依規來認定

「臨時工」與「正式工」並非區分勞動關係成立與否標準。是否成立勞動關係,應依法律法規和規章、政策認定。

04.本案審判人員,對該案第三人撤銷之訴審判應迴避

凡在一個審判程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依法不得再參與該案其他程式包括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審判。

05.已立案審查的再審案件,不得再報請上級法院審理

二審法院在已對當事人再審申請立案進行審查情況下,再將該案移送其上級法院進行再審審查的,法律依據不足。

06.一方逾期舉證,放棄質證的對方或需承擔不利後果

一方當事人逾期舉證,對方當事人應根據該證據同案件基本事實是否有關加以質證,而不應僅以逾期而放棄質證。



規則詳解

01.侵權損害賠償金額中,不應扣減保險機構賠付款項

社保和商業保險合同關係與侵權系不同法律關係,侵權人承擔人身損害賠償金額中,不應扣減保險機構賠付款項。

標籤:人身損害|賠償責任|醫療費|保險賠付

問題提出:2015年,李某因醫院診療過錯訴請賠償,關於8萬元的醫療費賠償專案,醫院以社保報銷3萬元、商業保險機構賠付2.5萬元為由,主張李某實際損失僅為2.5萬元。

處理意見:①社會保險和商業保險合同關係與侵權民事關係系不同法律關係。李某提起的是侵權損害賠償之訴,醫院對其侵權行為給李某造成的醫療費損失應承擔全部賠償責任。李某獲得保險賠付不應成為減輕醫院責任理由。醫院賠償後,李某與保險機構的關係可另行處理。②《保險法》第46條規定,被保險人因第三者的行為而發生死亡、傷殘或者疾病等保險事故的,保險人向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給付保險金後,不享有向第三者追償的權利,但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仍有權向第三者請求賠償。依該規定,李某自商業保險機構獲得保險金,不影響其向醫院求償。③《社會保險法》第30條第2款規定,醫療費用依法應當由第三人負擔,第三人不支付或者無法確定第三人的,由社會醫療保險基金先行支付。社會保險基金先行支付後,有權向第三人追償。依該規定,侵權人不因社會保險機構支付了醫療費而免除賠償責任,社會保險機構有權追償。在李某已起訴醫院情況下,可在案件中確定醫院應賠金額。若醫院實際履行了賠償責任,李某將報銷的醫療費用是否退還社會醫療保險機構,應依有關社會醫療保險法律規定另行處理。

實務要點:社會保險和商業保險合同關係與侵權民事關係系不同法律關係,侵權人承擔人身損害賠償金額中,不應扣減保險機構賠付的款項。

案例索引:見《債權人承擔的人身損害賠償金額中應否扣減保險機構賠付的款項》(《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研究組),載《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民事審判信箱》(201504/64:241)。

02.實際施工人招農民工,與建築施工企業無勞動關係

實際施工人聘用的勞動者與建築施工企業就是否存在勞動關係進行民事訴訟的,法院應確認雙方不存在勞動關係。

標籤:實際施工人|勞動關係|勞務分包

案情簡介:2013年,建築公司將承建工程專案轉包給勞務分包工程公司,後者將其中工地支模工程分包給魯某,鄧某經謝某招錄進入工地支模工程。2014年,鄧某訴請確認其與建築公司存在勞動關係。

法院認為:①本案系確認之訴,根據「誰主張、誰舉證」原則,鄧某應就其與勞務分包工程公司間存在事實勞動關係承擔舉證責任。在未有書面勞動合同情況下,勞動關係確認須結合勞動人事管理、勞動報酬支付、勞動業務聯絡、出勤考核等因素綜合評判。②本案中,鄧某雖在勞務分包工程公司承建的工程專案工作,但其系由案外人謝某招錄,且與勞務分包工程公司間不存在出勤考核、報酬支付等管理與被管理關係,故在鄧某未有其他充分證據證實雙方間存在事實勞動關係情形下,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後果,故判決駁回鄧某訴請。

實務要點:實際施工人聘用勞動者與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建築施工企業就是否存在勞動關係進行民事訴訟的,法院應確認雙方不存在勞動關係。

案例索引:浙江紹興中院(2015)浙紹民終字第1149號「鄧某與某勞務分包工程公司確認勞動關係糾紛案」,見《專案經理(實際施工人)聘用的勞動者(農民工)與建築施工企業間法律關係的界定——鄧正波訴紹興縣廣友勞務分包工程有限公司確認勞動關係糾紛案》(江宇奇,浙江高院;章建榮,浙江紹興中院),載《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地方法院傳真》(201504/64:228)。

03.「臨時工」是否成立勞動關係,應依法依規來認定

「臨時工」與「正式工」並非區分勞動關係成立與否標準。是否成立勞動關係,應依法律法規和規章、政策認定。

標籤:勞動關係|臨時工|正式工

問題提出:過去歷史條件下形成的「臨時工」與用人單位之間是否成立勞動關係?

處理意見:①「臨時工」時形成於《勞動法》頒佈實施前、相對於企業正式工的一個概念。「臨時工」與「正式工」身份並非區分勞動關係與其他法律關係的標準。是否成立勞動關係,應依《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等法律規定和國務院、勞動部門法規、規章、政策認定。②即使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關係,依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於確立勞動關係有關事項的通知》(勞社部發〔2005〕12號)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同時具備下列情形的,勞動關係成立。(一)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二)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於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三)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實踐中,一般以此作為判斷勞動關係是否成立的實質要件。

實務要點:「臨時工」與「正式工」身份並非區分勞動關係與其他法律關係的標準。是否成立勞動關係,應依《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等法律規定和國務院、勞動部門法規、規章、政策認定。

案例索引:見《過去歷史條件下形成的「臨時工」與用人單位之間是否成立勞動關係》(《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研究組),載《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民事審判信箱》(201504/64:239)。

04.本案審判人員,對該案第三人撤銷之訴審判應迴避

凡在一個審判程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依法不得再參與該案其他程式包括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審判。

標籤:訴訟程式|第三人撤銷之訴|迴避

案情簡介:2015年,甲、乙公司合作開發糾紛案,法院生效判決判令按二八比例分割房產。因乙公司此前已銷售給張某的房屋亦在分割範圍內,張某以前述判決侵害其合法權益為由,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因合作開發糾紛中合議庭成員之一,亦在第三人撤銷之訴合議庭,故張某提出迴避申請,被一審法院駁回。

法院認為:①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判人員在訴訟活動中執行迴避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3條規定,凡在一個審判程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不得再參與該案其他程式的審判。對該規定中「本案」,不應簡單機械地從當事人範圍、訴訟標的等方面進行理解,「其他程式的審判」應包括第三人撤銷之訴。②依《民事訴訟法》第56條第3款規定,第三人在因不能歸責於本人事由未參加訴訟,但有證據證明發生法律效力的法律文書部分或全部內容錯誤,損害其民事權益時,可自知道或應知道其民事權益受損害之日起6個月內,向作出該生效法律文書的法院起訴。即當事人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實體權利能否得到支援,依賴於對業已生效法律文書是否存在錯誤,是否損害第三人民事權益問題所作判斷結果。故儘管原訴訟與第三人撤銷之訴在案件當事人範圍、訴訟標的等方便並不相同,但在評價相關法律文書是否存在錯誤問題上,第三人撤銷之訴與二審、再審訴訟程式具有類似性質和功能,均要對已生效判決法律文書進行審查和評價。③本案一審中,張某已提出要求審判人員迴避的申請,一審法院對此處理不當,造成依法應當迴避的審判人員沒有迴避,屬嚴重違反法定程式,故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法院重審。

實務要點: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判人員在訴訟活動中執行迴避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3條規定,凡在一個審判程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不得再參與該案其他程式的審判。對該規定中「其他程式的審判」應包括第三人撤銷之訴。

案例索引:見《參與過案件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不得再參與針對該案的第三人撤銷之訴案件的審判》(沈丹丹,最高院民一庭),載《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指導性案例》(201504/64:151)。

05.已立案審查的再審案件,不得再報請上級法院審理

二審法院在已對當事人再審申請立案進行審查情況下,再將該案移送其上級法院進行再審審查的,法律依據不足。

標籤:管轄|再審規定|再審立案審查

案情簡介:2015年,董某與曹某因合同糾紛向二審法院申請再審。二審法院立案審查後,將該案報請上級法院即最高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立案審查。

法院認為:①從本案已查明事實看,董某在二審判決生效後已向二審法院申請再審,且該院已立案審查。在董某享有向法院申請再審權利已行使情況下,董某再依二審法院要求,再次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違反《民事訴訟法》規定的再審審查只有一次機會的規定。②依《民事訴訟法》第199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的體系解釋,在董某已向二審法院申請再審情況下,即使二審法院尚無裁定結論,但鑑於二審法院可能存在的邏輯處理結果,對於董某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再審申請,最高人民法院均應裁定終結審查。③《民事訴訟法》第38條規定,上級人民法院有權審理下級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民事案件;確有必要將本院管轄的第一審民事案件交下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應當報請其上級人民法院批准。下級人民法院對它所管轄的第一審民事案件,認為需要由上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可以報請上級人民法院審理。依該規定,能移送管轄案件僅限一審民事案件,對二審案件及再審審查案件,該法並未規定可移送管轄。故二審法院在已對董某再審申請立案審查情況下,將該案移送最高人民法院審查,依據不足。

實務要點:二審法院在已對當事人再審申請立案進行審查的情況下,不得將該案再移送其上級法院進行再審審查,否則,上級法院不應立案,已立案的應終結再審審查。

案例索引:見《人民法院不能將其已依法立案審查的再審申請案件報請移送上級人民法院審理》(仲偉珩,最高院民一庭),載《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指導性案例》(201504/64:154)。

06.一方逾期舉證,放棄質證的對方或需承擔不利後果

一方當事人逾期舉證,對方當事人應根據該證據同案件基本事實是否有關加以質證,而不應僅以逾期而放棄質證。

標籤:證據規則|逾期舉證|質證

問題提出:當事人一方以對方逾期提交證據而不予質證,法院能否採信該份證據?

處理意見:①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102條規定,當事人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逾期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不予採納。但該證據與案件基本事實有關的,人民法院應當採納,並依照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予以訓誡、罰款。當事人非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逾期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採納,並對當事人予以訓誡。從上述規定可知,對於當事人故意或重大過失逾期舉證提供的證據,法院可根據其同案件基本事實是否有關聯,決定是否採納;對於當事人非因故意或重大過失逾期舉證提供的證據,法院應採納。②對案件一方當事人而言,就對方當事人逾期提供的案件證據,亦應根據該證據同案件的基本事實是否有關加以質證,而不應僅以該舉證逾期而放棄質證,否則其應承擔不利的法律後果。如法院已對一方當事人逾期提交證據要求對方當事人質證,對方當事人以該證據超過舉證期為由不予質證,亦系其對該證據的質證意見,而不能否定法院已盡組織當事人對該逾期提交證據予以質證的事實。

實務要點:對案件一方當事人而言,就對方當事人逾期提供的案件證據,亦應根據該證據同案件的基本事實是否有關加以質證,而不應僅以該舉證逾期而放棄質證,否則其應承擔不利的法律後果。

案例索引:見《當事人一方以對方逾期提交證據而不予質證,人民法院能否採信該份證據》(《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研究組),載《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民事審判信箱》(201504/6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