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職場

補壹刀:龍應台的「口誤」,圖窮匕見!

2022-11-21職場
本文轉自【補壹刀】;
執筆/李小飛刀
中國大陸贈送給台灣的大熊貓「團團」19日下午停止心跳。
從今年8月份出現癲癇癥狀以來,團團的病情就揪緊了兩岸許多人的心。
它離世的訊息公布後,兩岸網友紛紛留言悼念,島內不少政治人物也表達了哀思。
在一片不舍中,台灣文化部門前負責人、作家龍應台卻說起了怪話,她在臉書上連發數條長文,稱台北市動物園可以主動聯系北京,建議他們再慷慨贈送一只「黑白無常」來做「和平大使」。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兩岸民眾憤怒,或許是感知到惹了麻煩,龍應台隨後悄悄把「黑白無常」改成了「黑白肥肥」。
在她作出這番修改之後,微博上還有「龍粉」為龍應台辯護,稱龍寫的就是「肥肥」,那些指責龍的聲音是「可怕的別有用心」。
然而他們不知道,臉書是可以檢視編輯記錄的。
而且,龍應台洋洋灑灑,也根本不是一處「筆誤」那麽簡單。
1
「團團一生,見證兩岸關系」,台灣【聯合報】20日一篇評論稱,「團團」「圓圓」不僅帶來可觀的觀光、經濟效益,還變成孩子心中的大明星、兩岸和平的使者。
補壹刀:龍應台的「口誤」,圖窮匕見!
2005年,時任國民黨主席連戰開啟兩岸「破冰之旅」,大陸方面決定贈送兩只大熊貓給台灣。
在2006年春晚「大陸同胞向台灣同胞贈送大熊貓」活動中,收到超過1億則觀眾簡訊及電話,票選結果將兩只大熊貓命名為「團團」「圓圓」。
但因島內政治因素幹擾,「團團」和「圓圓」直到2008年12月才到台灣,並於2009年大年初一正式對外亮相。
補壹刀:龍應台的「口誤」,圖窮匕見!
赴台首年,台北市立動物園入園人數高達360萬人次;2013年「圓圓」產下「圓仔」,再次掀熱潮,動物園相關商品賣到缺貨,周邊商品產值將近5億元新台幣,更創下420萬遊園人次的紀錄。2020年,它們喜迎第二胎「圓寶」。
野生大熊貓的平均壽命在15到20年之間,不過在人工養育的條件下,也有大熊貓可以活到30歲。今年8月,現年18歲的「團團」首次發生癲癇,園方為「團團」進行CT斷層掃描檢查,推測腦部腫瘤機率很高。
8月底「團團」再次發作,兩岸開始密切保持溝通。9月下旬,四川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成立了專家組。
經過抗癲癇藥物治療,「團團」情況一度好轉,園方還抱著能完全治愈的期待。不料10月16日病況急轉直下,出現後肢無力、食欲不佳等狀況,活動力也大不如前。
補壹刀:龍應台的「口誤」,圖窮匕見!
園方當時稱,「團團」第二次磁振造影,病竈區域明顯擴大,病程進展快速,腦部惡性腫瘤的機率大幅提高,但因為沒有做侵入性的切片檢查,仍無法百分之百確認。
園方稱,「團團」麻醉後心跳和呼吸次數明顯變慢,代表它身體狀況不好,無法負荷藥的劑量,而腦部病竈位置很深,如果冒險做切片檢查,恐怕會不小心傷到正常的腦組織,對於病況目前沒有具體的治療方式,認為情況不樂觀,恐怕剩不到半年。
園方不敢動刀處置,認為連大陸都沒有為熊貓開腦的經驗,如果冒險動刀,「可能就這樣沒了」。
此前兩岸專家一直保持著視訊會診,10月下旬,因「團團」病情加重,台北市政府向陸委會申請大陸專家赴台,參與「團團」的治療和護理工作。
11月初,兩位大陸專家吳虹林、魏明赴台,並與台灣方面多次觀察會診後認為,「團團」的狀況稍有改善,但由於無法準確判斷病因,同意繼續維持舒緩治療的方式。
園方也解釋稱,兩岸專家面臨最大的問題,是不能準確地判定「團團」的病因,而「團團」的身體情況又不適合再進行麻醉或侵入性檢查。因此雙方達成共識,將繼續維持舒緩治療,並繼續追溯病因,以爭取更好的治療方案。
到11月19日淩晨1點5分、1點56分及3點54分,「團團」癲癇再度發作,醫療照管團隊雖為「團團」註射抗癲癇藥物,但「團團」發作的癥狀仍持續間歇性地發生,在獸醫師數度補強抗癲癇及鎮定藥物後,直到早上7點3分癲癇癥狀才暫歇。
園方說,隨著癲癇發作的密度和頻率明顯增加,醫療照管團隊發現短效型的抗癲癇藥物已無法有效抑制「團團」癲癇發作的狀況。
每次癲癇發作時,雖然獸醫師都會立即給予抗癲癇藥物可暫時舒緩「團團」不適的癥狀,但進食量早已降低。好不容易蘇醒後,也一直趴著休息,顯示身體非常虛弱,更完全無法進食。
園方提到,隨著癲癇發作的頻率增加,「團團」的生理和精神狀況都每況愈下,其他重要指標如血液檢查結果,也顯示它的健康情況一直在走下坡。
醫療照管團隊幫「團團」進行斷層掃描(CT)及相關生理指數檢查後研判,病況已不可逆,即便想辦法讓它從深度麻醉中蘇醒,也難再有品質地自主生活,因此,醫療照管團隊在百般不舍的痛苦中,決定讓團團在麻醉中沈睡、不再繼續痛苦。
19日下午1時48分,「團團」心跳停止。
從台北動物園方面這幾個月來持續公布的資訊看,「團團」的病情進展以及救治過程是比較清晰和公開的,兩岸專家也為挽救「團團」盡了努力。
不幸的訊息傳出後,兩岸都沈浸在不舍中。
台北動物園的照養人員多難掩悲痛,稱「團團」是標準的「模範生」,是憨憨的乖寶寶,早上都會把臉貼在欄桿上變成「菠蘿麵包」,就是想第一時間迎接保育員。
補壹刀:龍應台的「口誤」,圖窮匕見!
吳虹林、魏明也回憶,11月初赴台探視期間,「團團」非常爭氣,不僅爬起來進食,還乖乖接受餵藥,對於各種治療相當配合。
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表示,「團團」患病後,兩岸同胞都很關心,大陸也應邀派出兩名專家赴台,感謝兩岸專業團隊盡到的努力,希望兩岸繼續做好大熊貓的保護和交流合作。
她說,14年前大熊貓赴台是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重要象征,許多兩岸民眾對「團團」表達哀悼,大熊貓值得兩岸珍惜。
台灣陸委會也表示,對於「團團」不幸離世感到不舍,它在台北市立動物園十多年,帶給許多台灣大小朋友歡樂及美好回憶,也讓大家對大熊貓有更多了解,有助於兩岸交流。如果台北市政府及園方擬邀請大陸專家來台參加相關紀念活動,可以提出計畫申請,陸委會將提供必要協助。
中國國民黨前主席連戰辦公室表示,連戰對「團團」離開大家相當不舍並感到遺憾。期待日後能再有大熊貓赴台,讓大熊貓在台繁衍、持續紮根,兩岸關系也早日春暖花開,持續和平交流。
馬英九辦公室也發新聞稿表達哀悼,感謝「團團」來台14年與許多台灣大小朋友相會,帶給台灣民眾許許多多美好的回憶。稱「團團」「圓圓」象征兩岸大交流時代,兩岸人民情感的真摯交流互動。期盼未來兩岸之間能有更多的「團團」,促成兩岸融合、人民交流,也期盼蔡英文當局落實推動兩岸民間交往,化解兩岸對立。
補壹刀:龍應台的「口誤」,圖窮匕見!
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在臉書發文送別團團,表示「謝謝團團十多年陪著許多台灣人的成長、歡笑,台北市立動物園因為你更豐富美好,我們的記憶也是。團團再見」。
對「團團」離世,「綠營」及民進黨當局一言不發,引起島內一些人士的憤怒。
台灣中廣董事長趙少康追悼說,「團團」「圓圓」至今已經陪伴台北市民超過14年,盡管當時民進黨因為意識形態無所不用其極的杯葛(抵制)、阻擋、拒絕,甚至在這次病危時,台農委會副主委還要讓對岸「拿回去」,實在令人痛心。
團團不是民進黨口中的「統戰的象征」,而是團結與友誼的象征,謝謝團團在生命的最後一段,「讓兩岸的良心超越政治」。
趙少康批評,美國總統拜登飼養13年的德國牧羊犬「冠軍」離世,蔡英文在第一時間立刻留言哀悼,陪伴台北民眾14年的大熊貓「團團」不幸因病離世,蔡英文到現在都無動於衷、不聞不問,連一句悼唁的話都沒有。
趙少康還稱,蔡英文對「冠軍」的熱情與對「團團」的冷血,實在有天壤之別。一個人的意識形態能把最起碼的人性都淹沒,真是可悲可懼。
2
可悲可懼的,可不止蔡英文。
這兩天,龍應台突然在自己的臉書上連發數文談及「團團」。
她先是表示,團團離世,讓她黯然。
隨後她又話鋒一變,稱「團團」的到來曾經蘊含著兩岸人民對未來安危的想象,「人與人的仇恨」是不是可以被大熊貓的純真融解一點點?
龍應台說,「團團」是時代的目擊者,十四年後當它閉上純潔的眼睛時,兩岸之間已經是「兵兇戰危」。
龍應台怪裏怪氣地說,「或許」台北市動物園可以主動聯系北京,建議他們「慷慨」再贈一只「黑白無常」來做「和平大使」。
補壹刀:龍應台的「口誤」,圖窮匕見!
洋洋灑灑扯了半天之後,龍應台在文末圖窮匕見,她直言自己對「中國的情感是有條件的」,重點不在「團團」「圓圓」,也不在民進黨,而在於「文明」,在於能不能用「文明」來說服她支持統一。
她嘴裏所謂的「文明」,無非是西方式的「普世價值」。
在另一篇臉書中,龍應台又說,當時大陸贈送給台灣的除了「團團」「圓圓」,還有30株珙桐樹。
龍應台介紹說,大熊貓和珙桐,都是法國傳教士、博物學家譚衛道(艾爾芒·戴維德)發現並帶入科學研究和大眾視野的。
結合她一貫的調性,龍應台的意思大概是說,今天被我們尊為「國寶」的生物,當年都是由西方人先發現的,這些功勞現在被「排外」的「義和團」們選擇性遺忘了。
龍應台挑這段歷史來說,恰恰證明了以她為代表一些人的無知。
3
西方認識大熊貓確實是從戴維德開始的,但戴維德給大熊貓帶來的絕對不是「文明」。
19世紀六七十年代,戴維德在華傳教期間,得知四川寶興一帶動物種類很多,有一些是人們尚未知曉的珍稀物種,便從上海到達寶興。
1869年春天,戴維德路過一戶姓李的人家,突然看到掛在墻上的一張黑白相間的奇特動物皮。主人告訴他,當地人叫這種動物是「白熊」「花熊」或「竹熊」,它很溫順,一般不傷人。
戴維德異常激動,他估計這種動物「將是科學上一個有趣的新種」,將填補世界動物研究的一個空白。戴維德僱用了20個當地獵人展開搜捕。隨後,獵人們送來了第一只小「白熊」,遺憾的是,獵人為了便於攜帶把它弄死了。
1869年5月4日,戴維德捕到一只「竹熊」,取名「黑白熊」,戴維德決定將它帶回法國,可還沒運到成都就奄奄一息了,戴維德只好做成標本送到法國巴黎的國家博物館展出。
博物館主任米勒·愛德華茲認為:它既不是熊,也不是貓,而是與中國西藏發現的小貓熊相似的另一種較大的貓熊,便正式給它定名為「大貓熊」。
這一發現在西方世界引起轟動,一批又一批的西方探險家、遊獵家和博物館標本采集者來到中國偷獵這種珍奇的動物。其中包括美國羅斯福總統的兩個兒子狄奧多·羅斯福和克米特·羅斯福。
兩兄弟在四川開槍打死一頭大熊貓,做成標本帶回美國。以後又有德國、英國等國的探險家獵獲大熊貓,一時間不少西方國家的博物館裏都有了大熊貓的標本。
當時,中國人對大熊貓的了解還幾乎為零。獵人可以任意捕獵這種「熊」,政府也沒有任何保護的規定和措施。這給西方偷獵者提供了便利,各西方大國竟相到中國捕捉大熊貓,從1936年到1941年,僅美國就從中國弄走了9只大熊貓。
二戰結束後的1945年12月,英國人又透過外交途徑,組織了一支200多人的隊伍,到汶川進行大搜捕,終於捕獲到一只大熊貓送到英國。直到20世紀40年代開始,國民黨政府才開始限制外國人的捕獵活動。
造成大熊貓瀕危的原因很多,但過度的捕獵絕對是一個重要因素。根據大熊貓生命表分析,它們一個世代約需12年,族群增長很慢,如果大量捕捉,即使在保護得好的情況下,也需要幾十年才能恢復。而僅依據有限的檔案數據顯示,1949年前,汶川縣草坡鄉這一處地方,英、美等西方國家收購、捕捉大熊貓活體(不包括獵殺)就達20多只。
而大熊貓真正被當做瀕危動物得到悉心保護,都是1949年之後的故事了。
龍應台口中的「普世價值」帶給大熊貓的,是自由與幸福嗎?
龍應台口中的「小民」,能給大熊貓帶來安全與尊嚴嗎?
這是中國人用沈重的歷史與犧牲得出的答案,不是龍應台一句輕飄飄的話能夠推翻的。她又想用這些輕飄飄的東西擋在兩岸之間,也太自不量力了。
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