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職場

孔子的第一份工作就給全國最大的老板打工?

2020-09-11職場

提到孔子,人們大多把他當成「聖人」「萬世師表」,但很少有人會主動去掉外界的光環,把他當成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去看待。

其實,孔子作為一個從社會底層成長起來的人,也會面臨我們普通人經常遇到的挑戰,比如:融入一個新圈子、找到一份好工作、處理矛盾等等。

孔子的第一份工作就給全國最大的老板打工?

最大的老板是「三桓」

說到找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要選對老板。你想想,老板要是不靠譜,要麽幹得不開心,要麽幹得不長久。那孔子要找工作,有哪幾個老板可以選呢?

按理說,春秋諸侯列國,掌權的是國君,那大老板就該只有一個,還有選擇的余地嗎?

還真有。因為這個時候,魯國的國君並沒有實權,真正掌權的是三家大貴族,給你簡單介紹一下。

這三家大貴族,已經連續好幾代人掌控魯國了,被合稱為「三桓」家族。

為什麽叫這個名字呢?那是因為這三家的始祖,是一百多年前魯桓公的三個兒子。「三桓」這三家大貴族,按照第一代人的長幼排行,依次是孟孫氏、叔孫氏、季孫氏。

孟、叔、季這三個字,在古代表示排行次序,依次是老大、中間的和老小。孫呢,表示他們是這三位始祖的後人。

有意思的是,這三家的權力地位,跟他們的長幼排行剛好是倒過來的:季孫氏地位最高,世代掌握魯國政權;叔孫氏次之;孟孫氏最弱。

這三家的名字有點復雜,記不住沒關系,這裏你只要記住:魯國的政局,就是這三個家族說了算。我給這種政治局面取名為「貴族共和」,或者叫「寡頭共和」。

要知道,這三家不僅控制了朝廷的局面,整個魯國的土地也都被他們瓜分了。

那時魯國沒有各級地方政府,實際上承擔地方政府功能的,是擁有封地的大小貴族。

為了打理好自己的地盤,貴族們自然會任命各級管家,來管理各地的封地,負責收稅、處理老百姓的訴訟等工作。你看,這些貴族家庭就相當於地方政府。

本來呢,除了三桓,魯國還有很多貴族,三桓不可能壟斷所有的土地資源。

但就在孔子15歲這年,三桓家族搞了一次勢力分配。他們把全國分成了四大塊,季孫家占兩塊,孟孫和叔孫家各占一塊。

這樣一來,魯國上上下下都在三桓手裏頭了。其他魯國貴族的頭上,就憑空多了一位主人。

所以,孔子這時候要找工作,就有三個家族的老板可以選。那他會選哪個呢?

按道理,孔子應該選孟孫家,畢竟孟孫家跟孔家有些人情關系。因為孔子父親孔紇當年替孟孫家打過仗,有過上下級關系。

但孔子並沒有去孟孫氏家,而是去季孫氏那裏找了一份小職員的工作。這是怎麽回事呢?

史書裏沒有說。但根據常識可以推測,這時候季孫家占的地盤最多,在魯國權力最大。

那季孫氏家的工作機會肯定更多,發展前景也更好。都說人往高處走嘛,孔子也就選定了季孫家。

不要說孔子,就連他的小對頭陽虎,現在也是在季孫家幹活,而不是在自己的本家孟孫氏家。

求職目標既然確定了,我們來看看季孫家現在掌權的是誰呢?

就是季平子(謚號,名為季孫意如)。他是在孔子17歲那年繼承了族長之位,現在的年紀可能和孔子差不多。那這位年輕的老板會看上孔子嗎?

孔子的第一份工作

具體的求職過程,我們是沒法知道了。但結果史書裏寫了,孔子成功入職。

【孟子】和【史記】裏說,孔子剛剛入職的時候,在季孫氏家裏做的是基層小職員。原文叫「委吏」,直接轉譯就是「管倉庫的小職員」。

孔子應該是在季孫氏的某封地裏工作,負責向農民征收糧食、登記入賬,還管過牛羊牲畜。

這都是些最基本的農莊管理工作,但孔子很負責,把倉庫賬目都搞得清清楚楚,牛羊也繁殖得很快。

估計聽到這裏,你可能會有些不敢相信,孔子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這樣平凡。

其實,對於剛剛晉級成為貴族的孔子,這工作跟他的心理預期相比,也有一點落差。

春秋的貴族們,從小聽到的都是自己祖先橫戈立馬、建功立業的英雄故事,覺得自己的人生應該是在馬鳴蕭蕭、旌旗飄揚的沙場,或者舉止文雅的外交場合。

可如今,小貴族孔子卻被分配到某個農場或牧場裏,當了個管理員!這是有些不符合人們對貴族的想象。但打仗畢竟不是社會的常態,人總要過庸常的日子。

就算孔子覺得心裏失落,看看做同樣工作的陽虎,也該知足了。

畢竟,人家從生下來就是名正言順的貴族,還不是孔子這種半路上才認祖歸宗的。更何況,這個基層管理人員的工作,總比他在顏家莊要舒服多了。

發達太早是假的

那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多久呢?按司馬遷的說法,很快孔子就越級高升了。

【史記】裏的【孔子世家】是這麽寫的:孔子在貧賤中長大,年紀稍微大一點,就去給季孫氏家族當了小職員,管收稅和畜牧業,幹得都很出色。

於是呢,孔子就當了「司空」,但不久又被撤職離開了魯國,開始周遊列國。

這裏說的新職位「司空」,是個什麽官呢?

按照漢朝人的理解,春秋時候的魯國,最大的官是司徒,相當於國務總理,主管財政和人事。然後是司馬,相當於國防部長。至於司空,差不多就是工業與建設部長。

除此之外,還有個司寇,主管治安和司法。這幾個職位就該是魯國的權力核心。

這樣來看的話,孔子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而且剛剛脫離貧賤的身份,居然一下子就當上魯國的司空,進了國家權力中樞。還有比這個更勵誌的底層逆襲故事嗎?

不好意思,我要潑盆冷水。事實上,這個時候孔子在事業上並沒有什麽突飛猛進。

至於【史記】中這段很驚人的記載,也是事出有因。

因為司馬遷這個人,雖然是個很出色的史學家,但他的個性點粗線條,經常犯點馬虎大意的小錯誤。「司空」這個官名他雖然沒寫錯,但是他對官名的理解卻不對。

簡單來說,就是在春秋那個時候,司空不僅可以是朝廷大員,也可以是底層小職員,這跟西漢時候的理解是不一樣的。

但這也不能全怪司馬遷,畢竟西漢離春秋也好幾百年了。我們之所以能指出司馬遷的這個錯誤,也是多虧了現代的考古發現。

在上個世紀70年代,湖北江陵挖出了一套「睡虎地秦簡」,內容主要是秦朝法律制度、行政法規。

有了這些秦代的竹簡律令,我們才知道:原來司馬、司空、司寇這類官,不是中央才有,下面各級政府裏也都有。

比方說,在秦簡裏,負責鄉村基層治安的,叫司寇。國家級的為了表示區別,就在前面加個「大」字,叫大司寇。

秦朝的制度是繼承之前的,那春秋時候應該也是這樣。也就是說,三桓這些貴族的莊園領地裏,也可以設司空這樣的職位,來管一些基建工程。

至於朝廷裏做類似工作的,可以叫大司空,以示區別。當然,在不會發生歧義的場合,就可以不要這個大字。

所以,孔子年輕時候當過的這個司空,其實只是季孫氏封地裏的一個基層小職員。司馬遷不懂這個區別,以為是直接進了魯國中央。

當然,孔子在五十歲以後,確實是進過中央,當過魯國的大司寇。

【史記】裏的那段記載,實際上是把孔子五十多歲時的經歷提前到了二十多歲,顯得他剛進職場就完成了勵誌的逆襲。可惜,這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關於【史記】的這個錯誤,很多史學家也都已經註意到了,比如民國時候的錢穆就在他的【孔子傳】裏提到過。

但探究司馬遷犯錯的根源,還要靠出土的竹簡,這也是現代考古工作給我們還原歷史提供的幫助。

孔子的第一份工作就給全國最大的老板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