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職場

和諧管理的構成|和諧管理理論的基本思想

2020-10-30 11:35:00職場

和諧管理的構成|和諧管理理論的基本思想

相對於前文所述理論的侷限性,我們希望新理論的引入能夠達到如下目標:其一,新理論致力於探討在現實管理活動高度不確定性的背景下組織如何實現應變管理;其二,應該具有更強的針對性的實用和可操作技能;其三,我們希望它同管理領域一切成熟的理論那樣,具有嚴密的邏輯和簡潔的形式,同時具有良好的解釋和預見能力。和諧管理的基本思路為「問題導向」基礎上的「設計優化的控制機制」與「能動致變的演化機制」雙規則的互動耦合。

和諧管理理論的「建構」與「演化」二元哲學思想

偉大的自由主義思想家哈耶克(1973)認為所有的社會秩序不是演進的就是建構的,演進的秩序是「人之行動的結果」,建構的秩序則是「人之設計的結果」。建構秩序的基礎是建構論唯理主義(Constructivistrationalism)的基本理念,其代表人物是唯理主義的思想家笛卡爾。笛卡爾及其追隨者們宣稱僅僅接受那些完全已知或者能夠通過邏輯演繹推理的知識,而剝奪了所有不能以這種方式得到證明的行為規則的有效性。

儘管笛卡爾本人為這些行為規則的有效是由於全知全能的神的設計,但在他的追隨者中,卻有人不再把這種訴諸神之設計的方式視作為一種有效的解釋,因此對於這些人來說,接受任何一種僅僅基於傳統但無法依憑理性根據給出充分證明的事物,都只是一種非理性的迷信。把所有那些不能按照他的標準證明為真的東西都一概稱之為「純粹的意見」(mereopinion),認為其既不可能成功也是不能接受的。正是這種哲學觀的影響,至今人們還普遍偏好於「有意識」或「刻意」所為的每一件事情,而且,諸如「非理性的」(irrational)或「理性不及的」(non-rational)這樣的術語,常常帶有貶義的意思。按照這樣的理論,在管理活動中,人們也只能運用那些已經證實過的規律、主張,其他一切沒有證明有效的見解、經驗和觀點都是值得懷疑和放棄的。

和諧管理的構成|和諧管理理論的基本思想

哈耶克批判了建構理論的偏執,他認為這種「唯理主義」的認識路徑(approach),實際上墮入了早期的擬人化的思維方式之中,重新復活了那種把所有具有文化意義的制度的起源都歸結為發明或者刻意設計過的觀念:道德、宗教和法律、語言和書寫、貨幣和市場,都被認為是由某人刻意思考而建構出來的;或者至少它們所具有的各種程度的完備形式被認為是由某人刻意思考而設計出來的。這些觀念已經證實是錯誤的,目前人們更願意接受這些規則是社會經過長期的選擇過程而演化出來的,也是人們世世代代的經驗的產物。

建構理論既然認可的是經過理性的邏輯推理和演繹的知識,那麼不難歸納出其對於人們行為的觀點,即「人主要是由他所擁有的從明確前提中進行邏輯演繹的能力而成功主宰其周遭環境的」。事實上人們判斷各種工具、手段、方法的價值是看其能否解決實際問題,而不是其邏輯嚴密或者是形式美,可見所謂的「理性的邏輯推理」並不是人們行為的目的,如果存在有效的非理性手段,一樣會為實踐所用。

如果建構理論正確,那麼存在兩種可能:其一,不存在非理性建構的其他有效手段;其二,即使存在非理性建構的其他有效手段,人們也不會採用。顯然,第一種可能是難以成立的,事實上許多規則、意見、主張並非完全理性推理,但在實踐中是非常有效的;同樣,這些非理性建構的有效手段一經被認識,就會成為現實中人們有意或者無意解決問題的有效手段。那麼,為什麼建構理論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呢?

和諧管理的構成|和諧管理理論的基本思想

早期笛卡爾直接關注的是判斷命題的真假確立標準,然而不可避免的是,這些標準被他的追隨者擴大化用於判斷行動的適當性和正當性。我們認為建構主義對於判斷命題和知識是否科學合理做出了重要的貢獻,然而,用於作為判斷活動有效與否的標準,就「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了。當然正確的方法一般情況下能夠達到對問題的有效性,但因為人們的行為活動的系統不同於簡單地判斷命題正確,包含了「人」這一複雜的機動變數。

就以解決管理問題為例,假設存在有可建構的規則1能夠解決該問題,然而一定管理問題的解決總是受到特定的環境約束。假使我們將其劃分為人的因素和非人的因素,在人的因素方面,會存在這樣的問題:規則1是否為特定的人所知;即使知曉又能否可用;在非人因素方面,則存在這樣的疑問,即是否構成規則的所必需的支撐條件,而總體看來,即使規則1可知、可用、可行,那麼從總體上來看是否比其他手段更為有效,如更低的成本、更快的時效。這些問題在單純的判斷命題是否正確(科學)的範疇內並不涉及,但涉及到人們解決問題的行為活動中,則是必不可少的影響因素。

人們對理性建構的不可知或不可用從根本上是因為「人類事實性知識的永恆侷限性」,哈耶克將其總結為「個人對於大多數決定著各個社會成員的行動的特定事實,都處於一種必然的且無從救濟的無知(thenecessaryandirremediableignorance)狀態之中」。這與赫伯特・西蒙於1957年提出的著名的有限理性(Boundedrationality)假說是一致的。西蒙認為經濟行為主體在主觀上追求理性,但只能在有限程度上做到這點。他認為有限理性假說的提出基於兩項原理:資訊的複雜性和資訊的不完全性。其中,資訊的複雜性(complexity)表明了個人的能力在處理或利用可得到的資訊方面所受到的限制;而資訊的不完全性(incompleteinformation)則是指人們不可能對世界上「一切可能發生的情況和一切有意義的因果關係」進行識別,也就是說人們不可避免地要面臨不完全資訊。

西蒙關於有限理性的兩項原理是行為主體在資訊層次上的表現,其根本原因是行為主體固有的知識、能力和資訊的有限性。

和諧管理的構成|和諧管理理論的基本思想

笛卡爾哲學的這些問題受到了質疑,納德・孟德維爾和大衛・休謨則認識到,如人際關係中形成的常規模式並非因為人們有意識的行為形成。其後亞當·斯密和亞當・弗格森所領導的蘇格蘭倫理哲學家在經濟學領域中做出了相應的努力。而威廉・馮・洪堡和F・C・馮・薩維尼則使得對社會現象採取進化論的認識路徑在德國得到了系統的發展。經由奧地利經濟學派創始人卡爾・門格爾在1883年對社會科學的各種研究方法所做的研究,有關制度的自發型構以及這種型構的遺傳性特徵等問題在所有社會科學學科中所具有的核心地位,才在歐洲得到了最為充分的重申。

與建構論相對立的社會進化論的主要觀點是:制度、慣例或者經驗能夠有助於人們有效地實現目標,其形成及增進是由「增長(growth)或「進化」(evolution)過程促成的,在這個過程中,一些慣例開始是由於一些原因被採納,甚至完全是出於偶然的緣故,而後這些慣例得以延續,是由於應用它們的社會群體勝過了其他群體,即人類社會的演進是社會中各種觀念、倫理、法律、慣例等的發展(選擇性進化)。從而也提高了人們基於目標的行為活動的有效性,社會進化論是「人之行動的結果」演進秩序。

和諧管理的構成|和諧管理理論的基本思想

哈耶克批評了社會進化論中的一些錯誤觀念。其一,哈耶克更重視制度與慣例的選擇以及個人具有的那些以文化方式傳播或者存續的能力的選擇,而「社會達爾文主義」則重視個人具有的遺傳能力的選擇。其二,哈耶克認為社會過程的結果取決於無數的特定事實,難以從整體上把握進化理論只對一個過程提供解釋,或限於對「原則進行解釋」,或者只對進化過程所遵循的抽象模式作出預測;而目前存在認為進化理論是由「進化規律」(lawsofevolution)構成的觀點,根據這些規律即進化必須按照某種既定(predetermined)路線發展,這些所謂的進化規律來自「歷史發展決定論」(historicism)的觀念。

以上的錯誤觀念主要是因為忽視了生物進化與社會進化的根本性質,簡單地將生物進化的規律運用於複雜、不確定的社會進化的解釋,必然會導致進化規律的濫用。

我們對理性建構理論的批評並非否認「完全已知或者經過理性推理演繹成立的知識」,而是否定唯建構有效的思想。管理學的本質屬性是實踐性,即無論是通過建構設計的方法還是社會演進的知識,只要有助於解決實際問題,那麼無疑都是可取的。而且許多學者也認為管理學更類似於工程技術科學,在部分相對穩定、確定和人為影響較小的領域,完全可以通過分析、建模、優化等給出設計性的解決方案,其結果可事先預知,如現代企業的大部分製造領域問題都可以通過設計生產流水線、工藝過程等有效解決。

當然在許多由複雜多變環境而引致的不確定性問題領域,由於人的認知能力或有限理性,很難設計基於因果關係的建構性的方法,而是根據人們的經驗、慣例等演化的知識和方法處理問題,其結果很難事先預知,如公司危機管理。事實上在大部分的管理問題中,建構是與演化交織在一起的,人們一方面根據已有知識的理性設計,另一方面根據經驗的應變。

管理理論隨著其研究物件的演進而整體上表現為演進狀態、管理情景更迭加速,使得為解決具體情景問題而設計的理性方法也面臨著快速應變的需要,而在另一方面更突出了管理學中演進的重要性,而當演化的知識被證實為科學有效,那麼即轉化為建構知識。

因此,和諧管理理論的哲學基礎就是承認人們知識的永恆侷限(有限理性),根據具體的管理問題,採取「建構」與「演進」二元耦合方法,既追求基於目的的「人之行動的結果」,又追求遵循規則的「人之計劃的結果」。

●原文節選於《和諧管理理論研究》,席酉民,韓巍,葛京等著,西安交通大學出版社,2006

●圖片選自https://www.pexe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