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品茶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2019-05-29 12:55:27品茶

大紅袍,是武夷山茶王,原產九龍窠懸崖上。名稱的由來超過6種說法,傳播最廣泛的,一個是狀元披紅袍的由來,另一個是因嫩芽葉顯紫色而被天心寺的和尚所命名的。

可以分為純料大紅袍,和商品大紅袍兩種,發展至今已經成為武夷山岩茶的代稱了。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明朝永樂年間胡瀅寫有夜宿天心:「雲浮山際掩禪院,月湧天心透客居。 幽徑石寒竹影下,紅袍味裡夜無? 」清朝道光年間,公元1839年,學者鄭光祖《雜樹》中說,「若閩地產紅袍見奇,五十年來,盛行於世」。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1921年的《蔣書南遊記》中寫道:「如大紅袍,其最上品也,每年所收天心不能一斤,天遊以十數量爾」。這裡透出兩個資訊,一是1921年之前武夷山便有大紅袍茶,二是天遊峰也產大紅袍。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當代茶人,吳覺農,林富全等人,也提到武夷山北斗巖,馬頭巖等地也有大紅袍等品種茶,書中還記載了,1917年大紅袍每兩價值16銀元,摺合人民幣2000公斤,比黃金要貴得多,武夷山的《茶與風景》記載了大紅袍有正負之分,天心寺僧任遊人任意採摘,不肯以真品示人。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關於正本大紅袍,某茶界泰斗回憶說:」原來的大紅袍茶樹是距離現在的大紅袍不遠的地方,就在一個巖壁下的路邊,樹叢有將近一米,上面有水滴從數丈的巖壁上滴落下來,終年不幹正好滴在茶樹上,那熟葉非常的茂密,可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底啊就死了。「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距1951年,大紅袍母樹所在地村土地改革小組組長傅志梅老人回憶說,「1951年土改的時候,大紅袍仍為天心寺所有,為了更好的保護,縣裡開了個協調會,把大紅袍茶山劃歸農場管理,在大紅袍附近還有一簇茶樹叫做大紅梅,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枯死了。

《中國茗茶志福建卷》中記載:」 現今九龍窠之大紅袍,據林富泉1941年調查認為,系名樅奇丹之物,並得寺僧信任,看到一株真本大紅袍,在九龍窠的巖角下,樹根終年有水,從巖壁涓涓流下,樹幹滿生苔蘚,數箕衰老,曾作記載,樹高135釐米,主幹8根「。

現存的母樹大紅袍,不一定是傳說中的大紅袍,今人可能把奇丹當成了大紅袍而已,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現存的大紅袍茶樹是原生態的母樹大紅袍之一,有300年以上的歷史。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早在20世紀30年代的時候,當地政府曾派了一個部隊在哪裡專門看管大紅袍。

到了20世紀40年代以後,由主管部門專門僱了一個農夫,常年住在九龍窠,看護大紅袍,一直延續到現在沒有間斷。

黃雲飛,也就是大紅袍母樹的守護者,它說,「我看了整整13年大紅袍,但是沒有人偷茶葉,1997年我記得有一個臺灣遊客,他說,當初在他20多歲的時候,就在這裡看護大紅袍,1997年他來的時候已經91歲高齡了」。

1962年,大紅袍被杭州茶葉研究所的人剪枝育苗種植,1963年春,被福建茶葉研究所剪枝帶回繁育,此時九龍窠大紅袍母株還僅有三棵,當時是以中間這棵為正本,兩邊的為副本各剪了10只,第2年成活了茶苗正本11棵,副本3棵。這3棵樹何時變成了6棵,那就眾說紛紜了。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1985年11月本陳德華從他們那裡私要回五棵茶苗,種在御茶園內,從此,武夷山茶區才開始有了大紅袍的興旺發展。

20世紀80年代初,市場已經有了小包裝的巖茶,在市場銷售,有稱武夷山大紅袍,但是並非武夷山生產,1985年,武夷山茶葉研究所陳德華等人拼配成功武夷山首款商品大紅袍,並嘗試小包裝上市,淨含量15克,獲得成功,1990年,遇到假冒衝擊,1991年換新包裝,淨含量改為20克裝,1994年,當地的兩大科研部門,聯合對御茶園裡無性繁殖的子株大紅袍與九龍窠母株進行對比試驗得出結論,是因為生長環境不同,所含成分略有差異,但總體上基本一致。1995年,福建省銀芝集團董事長以3萬元的價格向市茶葉研究所買了兩斤純種大紅袍,1998年,20克母樹大紅袍,首次拍賣了15.68元,2002年拍賣了18萬元,2004年拍賣了16.6萬元,2005年分別拍賣了19.8萬元和20.8萬元。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2006年為保護母樹生長,禁止採製了。

2001年武夷山市人民政府,因為大紅袍母樹很珍貴,以1億元的價值向保險公司投保。

2003年前後,大紅袍規模上市,在全國市場開始崛起,各大省會城市都可見到。

標準純料的大紅袍幹茶,常見為綠褐色,葉底黃亮,香氣似桂花香,泡到最後有粽葉香,整體看是清幽馥郁的風格,並不是像很多人以為的濃重炭火香。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北斗」曾一度被認為是大紅袍,但在2009年,經福建省農業大學DNA測定,與九龍窠大紅袍都不同,可以肯定這種說法是錯誤的,歷史形成了武夷山茶有同名不同種同名不同數的現象,如果不能深刻理解,會始終陷進真假識別的困惑當中。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用老婆餅裡沒老婆,夫妻肺片沒有肺,大紅袍茶裡沒有大紅袍來比喻當下市場上常見的大紅袍正合適,相當長的時間裡,我對這個偷樑換柱的概念和行為是深惡痛絕的。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在巖茶的文化傳承當中,大紅袍既可以理解成特以大紅袍茶樹的原料製成的成品茶,也可以是一個系統內系列茶的統一名稱,甚至是可以代表著一種製作工藝的名稱。這些並非是哪個人可以創立或改變的,是數百年間自然形成的,是民情,習俗,利益,市場等綜合因素在一起作用的。文化不是科學較真,而是約定俗成的認可接力!大紅袍的這一概念從特指那幾株母樹或子株,而是代表武夷山頂級巖茶,再到如今武夷山岩茶的總稱,這是無數人推動形成的。

神乎其神的大紅袍

利益雖然分明可見,但是弊端也是不小的,今天仍然有很多人搞不清,為什麼市場上喝100家的大紅袍有100個味道?假如採用武夷山產的茶經過拼配,就可以叫做大紅袍,有固定的具體的配方嗎?拼配好的叫大紅袍,拼配不好的也叫大紅袍,那假冒製造機會嗎?為什麼沒有統一的說明和界定呢?價格相差的是那麼的懸殊,泥沙俱下,混亂的局面,何時才能夠清晰呢?

喜歡本文的朋友歡迎點贊收藏和轉發,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