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品茶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2020-03-18 08:37:59品茶

「歷史昇華建築,建築譜寫歷史」成都正在建設全面體現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理念的世界歷史文化名城,文殊坊作為成都市三大歷史文化保護街區之一,其建築精美細膩而熠熠生輝,建築文化源遠流長而映耀日月。今天的文殊坊文創圈內的川西民居建築群落凝重端莊,氣勢恢巨集,彰顯著東方建築的輝煌歷史,完美地弘揚了「泛東亞建築風格」尤其是成都院子裡的五大保護院落的獨特設計和建成,更是再現了古建築「天人合一」的思想,具有天然的美學品格,它啟示於人的至善至美之境界,是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是中國古典建築、園林設計的美學思想,全面而深刻地精細再現。文殊坊的「成都院子」充分展示了中國古建築、園林設計的群體之美、環境之美、自然之美,創造出了一種「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深刻地體現了中國古典建築、園林設計之美學思想的深厚文化底蘊。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文殊坊再現川西民居建築歷史

3000年前,文殊院周圍所在的區域是古蜀王城,劉備在這裡開壇稱帝,亦是古成都的中心城區。1400多年的隋朝,文殊院在這裡開山立廟,自唐宋到明清,它是宗教、商業、民俗生活的中心,也是「太城」之所在。在民國時期,它是宦官名流,富商巨賈的彙集之地。文殊院區域,自蜀王開王城至今,雖經歷了各朝的繁榮鼎盛和戰禍損毀,依舊香火不斷,人氣不衰,滄桑鉅變,興衰榮辱,不但將文殊院區域錘鍊成了中國西部的一塊風水寶地,同時也孕育了成都人的處變不驚,淡定從容的人文氣息。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文殊坊以典型的川西民居建築為紐帶,以「九街十廟」和「街、院、巷」的建築空間格局,構成了400畝的川西建築風情群落。看青瓦白牆、雕花窗櫺、飛簷斗拱,勾勒出歲月風霜,問脊稟彩繪、園林庭院、紅木迴廊,彰顯出歷史沉澱。而傳統商業和傳統建築相互交融的文創產業化,描摹出一幅幅濃鬱的川西傳統建築的風情畫卷。

文殊坊建築群落,重現了老成都的建築肌理,「九街十廟,庭院藝坊」的格局,再現了「走大街、穿小巷、跨門道、進院落、上堂屋、入居室」的生活情趣,修復、重建後的街市裡巷,完整地演繹了川西建築院落文化,它囊括了老成都住宅的全部型別:前店後宅式、下店上宅式、平行二合院式、L型拐尺式、三合院式、大院套小院等形式,街巷連線,院院相套,曲徑通幽,步移景異。川西民居建築造型豐富,線條簡練的磉蹬、挑枋、撐弓、吊瓜、雀替、掛落、童柱、駝峰、垂魚雕刻精美的照面枋和連珠板、拴馬樁、抱鼓石、門龍、門神、各種形式的雕花門窗和屋脊花飾應有盡有。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文殊坊的院落文化是川西民居建築文化的精華和點睛之筆。「院」是匯水聚財之地,「院」是納涼健身之所,「院」是會親待客之廳,「院」是製造氧氣之園,「院」經歷了4000多年的歷史沉澱,傳承至今依然是中國建築文化精華之所在。在今天文殊坊成都院子酒店後面,巴金祖父李竹西的李公館、愛道堂主持住宅、鏢局傳人的馬家花園等五個古老的院落,分別分佈在頭福街和文殊院巷之間區域,使這裡成為一座名符其實的川西民居建築院落文化博物館,這裡處處滲透著老成都的民風民俗,成為成都城市記憶的彙集之地。

建築名家縱論文殊坊建築文化

文殊坊一期專案的規劃建設,凝聚了建築名家們的才華和智慧,也是他們的嘔心瀝血之作。已故古建築學家、文殊坊總規劃設計師莊裕光教授2007年在接受文殊坊雜誌的訪談時,對文殊坊建築文化作了大量的解讀和闡釋,莊教授認為:文殊坊專案的中心設計理念是「歷史更新」所謂「歷史更新」是指順應東方建築木質結構特徵的一種建築文化延續需求的產物,是具有歷史文化的,得到國際認可的一種保護和維護歷史建築的理念。東方建築多為木質結構,生命有限,為了傳承建築這樣一部物化的歷史,最大可能保護歷史真跡,通過整體整合,還原歷史原貌,再現歷史真實,文殊坊的「歷史更新」理念應運而出。莊教授還就當初文殊坊專案的規劃設計中的一些具體情況作了介紹,他說,對於文殊坊的核心保護地段,我們根據其儲存完好的建築肌理,採取了原址修復和搬遷修復方式,對於儲存較為完好的珠寶街28號、38號院落,我們採用的是原址原位修復,同時劃出一個居民保護區,並將醬園公所街56號等地塊中儲存較為完好的房屋院落,異地遷建至該保護區。我們在不斷深入調查和測繪中,又發現了幾座具有保護價值的院落,並一一進行了精確的測繪,最後建成的共有五座完整保護院落,這五大院落彙集了川西民居建築的精華,構成了一座川西民居建築院落博物館,這五大保護院落的規劃設計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歷史真實的再現。莊老最後笑著說,文殊坊專案(一期)在中房以保護歷史為己任的開發建設下,得到了國內眾多專家的肯定,著名的建築教育家、城市規劃專家朱自煊教授在考察文殊坊後就曾經說過,文殊坊留下了很多寶貴的實物和文物,很好地還原了歷史,傳承了文化,對成都其他幾個歷史文化保護片區的保護開發都是很好的參考樣板。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同樣是文殊坊專案的規劃建設參與者的建築師雍朝勉教授,在談到文殊坊的「歷史重構與優化,喚醒城市記憶」時他說,老成都過去的許多老街,多而不長,曲折幽深,大 小街道,相互交叉,從大街到小巷,從小巷進院落,給人一種領域感、歸屬感,給人以幽靜與安寧,外實內虛,營造出一種濃鬱的生活氣氛。我們根據這些成都民居建築的典型特點,街坊的構成肌理,以及老成都民居建築原原本本的構成元素,重新進行規劃組合,以適應於人們的現代生活。這就是歷史的重構與優化,既保留了老成都建築的各種元素,又比歷史自然狀態更加優化了一些。「如今,穿梭於現代化城市千篇一律的高樓大廈中,讓人感覺城市失去了文化的沉澱,建築沒有了承載的歷史。文殊坊的出現,再現了明清時期的歷史文化,讓人尋找到了一種城市的記憶。這樣一種通過歷史的重構與優化,再現老成都歷史文化的理念是值得大家肯定和借鑑的」文殊坊作為成都三大歷史文化保護街區,整體上看是很不錯的範本,它不是一個純粹的商業產品,而是一個建築文化作品。作為一個曾經的參與者,我十分的喜愛和珍視文殊坊,對它不只是一種肯定,更多的是一種期待。

西南交通大學建築學院張先進教授在談到文殊坊專案在國內的影響力和地位時,作出了以下幾點首肯:文殊坊的歷史保護層次處理得很好,有原汁原味保護下來的核心區域,作為一種古建築藝術的觀賞,也有適合於商業形態的街坊區,人們可以直接參與,還有與現代城市接軌的泛化區域,這樣清晰的建築層次處理在全國都是少有的。此外,文殊坊的總體風貌儲存得好,也很貼近老成都的特色,在建築上的工藝水平也是精緻生動,和傳統文化充分有機地結合在一起;院落和街巷的再現,成為非物質文化的最佳載體,物質文化和非物質文化在文殊坊專案中達到了完美結合。再一點就是整個專案很好地體現了「文化的復活」它不只是只注重文物式的保護,而是賦予了業態,讓傳統文化融入到現代商業業態中,這是一種值得借鑑的歷史文化保護形式。文殊坊專案不僅僅是為了開發而開發,而是為了保護而開發,這種歷史文化保護專案的特殊定位,賦予了中房文殊坊專案的一種歷史使命擔當和社會責任,是中房為成都這座歷史文化名城作出的貢獻,也是為整個老成都歷史文化傳承作出的貢獻。

文殊坊典藏著川西民居精華院落

在中國古人的認識中,院落是有生命的、是最為享受的建築空間,四面圍合的空間模式,是中國建築組群構造的唯一方式。古代先哲提出的「天人合一」思想,在庭院建築中體現為建築與自然的相近、相親、相融,人們在與自然的和諧相處中,享受著「明月時至清風來,形無所牽,止無所泥」的生活樂趣。文殊坊成都院子裡的川西民居建築保護院落,正是傳承了這一院落建築歷史的精華作品。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保護院落之一:頭福街39號(原馬家花園)「馬家花園」在川西民居的基礎上借鑑了西洋建築的特點,民國初年的磚木結構,磚砌拱門,以及儲存完好的花牆,帶有異域巴洛克遺風。上房和廂房的設定都是配合當時大家族的生活方式,做到「長幼有序,內外有別」裝飾風格既有英國的端莊雍容,又有法國的纖巧細膩,長長的迴廊引向後花園,風情萬千。精緻的窗檁,線條曼妙的飛簷,威武的石獅子,還有房頂上展翅飛翔的石鳥,處處展現出建築的美感。院內花木、亭閣相依相偎,優雅宜人,可謂私家園林之精品。尤其是那一面花牆門樓,特別地引人注目,強烈地展現著那個時代整個院落的中西建築文化的歷史。

保護院落之二:珠寶街38號。「珠寶街38號」與其他院落形式不同,它充分體現了舊中國的「一夫多妻制」傳說主人有一妻兩妾,他和妻子住上房,兩個姨太太各住東西兩廂房,主人呼喚時則從連通上房的小門進入,平時各自只能在廂房活動,這充分反映了舊時代一夫多妻制留下的痕跡。院以正門延伸巷道為中軸線,共有「三進」沿著巷道兩側分佈民房,每「進」前均有轉拱門,整體呈現「出」字形。院落歷經千年風霜,依舊保留下來了大量原汁原味的川西院落精華元素。

保護院落之三,珠寶街28號(原馬家公館)賈家公館即原來的馬家公館,修建於民國十七年九月,穿鬥木結構,小青瓦屋面,典型的三合院佈局。主人馬婆婆原名馬騰輝,民國時期受過文化教育,而且出身於武林世家,文武雙全,後來馬婆婆嫁給了國民黨要員賈局長,賈家公館由此而來。相傳,因為馬婆婆雖嫁入豪門為人卻很平和,樂善好施,所以在後來的歷次風波中得以逃生,也使得馬家公館由此可以完整地展現在世人面前。公館大門門鬥裝修精緻,木刻構件線條流暢,動物造型栩栩如生,大門入口與街面成20多度夾角。三合院不設東廂而使庭院開闊向東。相傳因為主人信奉道教,崇信「紫氣東來,朝陽納福」可見當時的建築文化中已經融入了宗教的意識形態。公館內的石雕通風孔、大門窗花、撐弓、門鬥、雙錘柱等建築符號、結構佈局、整體風格都代表了典型的四川民俗民居。

保護院落之四:醬園公所街56號。它是一座標準的三合院建築,上房開闊,房屋高朗,相傳是明末清初「醬園公所」的辦公場所。該建築「烈日不怕晒,下雨不溼鞋」無論何種天氣,都可以輕鬆自如走遍全院,它體現了川西民居不怕日晒雨淋的主要特色。傳說滿清年間,做醬油的都是有錢有勢的大戶人家,其中有一個最早做醬的叫卓秉括,他辭去宰相之官,回鄉經商,他做的太和醬油遠近聞名。有一次醬油瓶打到在地上,醬油流出來香氣四溢,因故後來許多賣醬油、賣醋的商人都彙集到這裡來,並在此還成立了行業協會——醬園公所,也因此有了醬園公所街。公所修建成「八」字型,大門鬥,門口是一個斗大的「醬」字,現在呈現的醬園公所保留修復了民間掛落與橫坡、簷廊、正廳、與廂房交接處、次間窗花與掛落、簷廊吊瓜等典型川西民居建築特色元素。而醬園公所56號不僅沾宰相之氣,還浴佛家之福,這裡還曾經是與文殊坊一牆之隔的愛道堂主持的住所。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文殊坊裡的網紅打卡「明星建築」

文殊坊是川西民居建築群落的彙集之地和院落文化博物館,除了前面已經介紹了的精華保護院落外,還有很多的建築大觀和網紅打卡「明星建築」它們深受廣大遊客和建築人士的喜愛,其中的文殊坊牌坊、五嶽宮、殊德醫館、肇第、院子酒店東門樓等「明星建築」具有很好的文化性和代表性。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分佈於文殊坊東門、南門、西門的三個牌坊是遊客進入文殊坊的大門和「見面禮」東門牌坊位於醬園公所街的東端接草市街,南門牌坊位於白雲寺街南端接銀絲街,西門牌坊位於文殊院街西端接人民中路。東西門兩個牌坊外觀造型基本一致,南門牌坊造型略異。文殊坊牌坊造型唯美精巧,做工精雕細琢,下方的漢白玉基石牢固有力,上方屋脊翹角展翅欲飛,是文殊坊賜予人們最珍貴的「見面禮」。

在文殊坊五嶽宮街28號,從成都院子的正門進入,你會在院子中間看見一座雄渾巍峨的古建中式宮殿五嶽宮,五嶽宮始建於明清年代,巨大的門匾上「五嶽宮」三個大字是由華人首富李嘉誠的風水顧問、第七屆中國道教協會會長任法融所題寫。五嶽宮是成都具有代表性的古建築之一,處於文殊坊片區的中心區域,是非遺文化一條街的地標性建築,五嶽宮街即以此命名。「五嶽」,是中國漢文化五大名山的總稱,「嶽」為山之尊,東嶽泰山,西嶽華山,南嶽衡山,北嶽恆山,中嶽嵩山,古時把中國大陸的幾座名山合稱為「五嶽」。成都院子裡的五嶽宮,是在原址重建而成,是古代文化遺存的一種象徵,這裡「享洞天福,人事興旺」。

五嶽宮的一樓大廳裡,天花頂上有濃厚的東方藝術,彩繪圖案絢麗多姿,含義精深,而各種餐具和傢俬卻又是海派的奢華,中式的典雅與西式的奢華在這裡交輝相應,和諧而美妙。如果坐電梯直上二樓,便是古色古香的宮殿廳堂,高高的堂樑上懸掛著雍容華貴、充滿宮廷氣派的龍頭宮燈,大葉紫檀——群仙賀壽羅漢床、大葉紫檀——蓮花寶座椅,雞翅木——明清官帽椅,分別擺放於「泰山」「華山」等五大包間中。坐在盡顯王官貴族地位象徵的「官帽椅」上品嚐著五嶽宮的私房菜,頗有王者風範。如果在這座古建築中,再邀三五好友,品一壺好茶,吃一頓美宴,也許關於成都文殊坊的建築文化,你會別有一番更深刻的領悟和感受。

位於文殊坊白雲寺街60號的「殊德醫館」是一座造型古樸大氣,莊嚴巍峨的川西古民居建築,它佔地面積達5000平米,在成都乃至全川很少見到有如此巨大體量的單體古建築。它的內部共有三層樓,其佈局大氣高朗,恢弘空曠,完全是賓館博物館級的配置標準,廁所也是「星級標準」一樓大廳的中醫藥品及中草藥實物展示,對遊客提高中醫藥文化的瞭解和認識非常有意義。順便說一下,殊德醫館大廳裡地面上的「麻將」也許是你一生中看到的最大的「麻將」一張麻將牌上竟然可以站立四個人,如果不信可以去試一試。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白雲寺街上的肇第老門樓,其造型別致,層次豐富,威武雄偉,十分「扯人眼球」整個老門樓從外到內,均由清一色的黑灰磚砌成,外門樓呈「八」字形向外敞開,高大的門樓約有10米高,近處需仰望才可看到其頂部造型和圖案。整個門樓沒有太多的複雜的裝飾,卻依然展露出它的巍峨雄姿,琅腰曼迥,讓人流連忘返。特別是肇第內水泥浮雕牆上的「老成都地圖(正面)」和「文殊坊都是禪林圖(背面)」對於遊客瞭解老成都地域人文十分有益,耐人尋味。據記載,此門樓為石肇武公館留下的遺物,石肇武本是川南屏山人,1933年川省內戰,石兵敗。「肇第」二字為劉文輝題寫。

位於頭福街的成都院子東大門樓,是一個很有建築創新和文化魅力的大門,它不同於四川各地普遍的青磚灰瓦大門設計,而是大量的使用紅砂石材作門樓的支撐框架造型,並配以畫棟雕樑的窗花和裝飾圖案,輔以青磚灰瓦,同樣用紅砂石打造的一對生龍活虎的石獅子,更是栩栩如生,畫龍點睛。大門的上方中央,配以名人流沙河先生題寫的「成都院子」門匾,加之紅色的大門,整個門樓端莊、秀麗和喜慶,常常會吸引遊客在此駐足觀賞,打卡留念或發個抖音。

劉光:文殊坊文創圈建築文化探源

建築文化是人類社會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重要組成部分,成都文殊坊,是一座川西民居建築文化的博物館,是老成都建築文化的一個集體縮影。我們堅信,成都文殊坊文創圈的川西民居建築院落和建築文化,一定會在成都這座世界歷史文化名城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大放異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