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品茶

水為茶母 器為茶父 茶具發展之探源

2020-06-20 10:17:10品茶

世上本沒有茶具,茶喝多了就有了茶具。魯迅的「路」梗同樣適用於茶具。先民飲茶最初肯定沒有專用的茶具,而是與其他食具、酒具混用。到漢代便有了專用茶具的記載。西漢文學家王褒一篇遊戲文字《僮約》中有「烹荼盡具」,那時像楊寡婦這樣中產之家就有專用的「具」用來煮茶。近年,浙江湖州一座東漢墓葬出土一隻瓷甕,甕口頸部有一「茶」字,這是一隻用來貯藏茶葉的專用器具(現藏湖州市博物館)。西晉左思《嬌女詩》「心為茶荈劇,吹噓對鼎(釒歷)」有「鼎」和「(釒歷)」的專用茶具,同時期的杜育《荈賦》:「器澤陶簡,出自東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劉」則已經重視茶具「陶」的產地和「匏」的款式。

水為茶母 器為茶父 茶具發展之探源

東漢許慎《說文解字》釋:「具,供置也」,本義就是備辦酒食的意思;字形下部為手,上部為鼎,會意為用手捧著鼎器;上部鼎字在篆文訛變為貝字,所以作者誤釋為「從貝省」。「器」是所有用具的統稱,四個「口」意指排列眾多用具的意思。器字的本義古今變化不大,金器、木器、陶器、兵器等等都稱之為器。

水為茶母 器為茶父 茶具發展之探源

「水為茶之母,器為茶之父」,古人強調器具對飲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謂的「器具」,在陸羽《茶經》中是有區別的,「二之具」中是指採製茶葉的「造具」20種,「籝、灶、甑、杵臼、規、承、簷、芘莉、棨、撲、焙、貫、棚、穿」等;而「四之器」中的「煮器」28種,「風爐、炭撾、夾、紙囊、碾、羅合、則、水方、碗」等指煎茶、飲茶的用具。《茶經》「九之略」則是上述「造具」和「煮器」的簡省版,但是「城邑之中,王公之門,二十四器闕一則茶廢矣」,也就是都市喝茶族必備24種茶器,缺少了就不能稱喝茶。去年,杭州旅遊宣傳片中有一個幾秒鐘的茶藝表演,因為「茶則」和「茶夾」混用就遭到愛茶者向政府熱線強烈投訴,可見正確選用茶具的重要性。唐陸龜蒙、皮日休和詩《茶具十詠》中有「茶籝」「茶焙」「茶鼎」「茶甌」4種茶具,宋蔡襄《茶錄》中有9種茶器,都包括了茶葉採製和飲用兩方面的器具,所以歷史上茶具、茶器也不是像陸羽這樣嚴格區分。直到宋鹹淳五年(1269),審安老人《茶具圖贊》所載的12種茶具都是品飲茶的用具。也就是說,到了宋代晚期,茶具的概念才與今人所指相同。

水為茶母 器為茶父 茶具發展之探源

唐皮日休《茶甌》詩:「邢客與越人,皆能造茲器。圓似月魂墮,輕如雲魄起。」唐代瓷器有「南青北白」之說,指河北「邢窯」和浙東「越窯」為代表的瓷器。陸羽在《茶經》中明顯抑邢揚越。他說:「若邢瓷類銀,越瓷類玉,邢不如越;若邢瓷類雪,則越瓷類冰,邢不如越二也;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綠,邢不如越三也」。這是由於越瓷本身有類冰如玉的質地,更在於越瓷的「青色」能助茶湯的「綠色」。他極力為越窯「帶貨」,認為「碗,越州上」,居當時全國「七大名窯」之首,還比較了瓷碗釉色與茶湯色澤的關係:「越州瓷、嶽瓷皆青,青則益茶,茶作白紅之色;邢州瓷白,茶色紅;壽州瓷黃,茶色紫;洪州瓷褐,茶色黑。悉不宜茶。」

水為茶母 器為茶父 茶具發展之探源

陸羽在《茶經》中推廣的器具相當於全國標準化茶具系列,以後茶具的製造和發展基本以陸羽提出的這套茶器為範本。從出土文物中我們仍舊可以看到陸羽《茶經》中的類似茶具實物。1987年4月,陝西法門寺唐代地宮出土了唐代金銀茶具,這是唐僖宗李儇供奉的宮廷所用。大致上相當於陸羽《茶經》中的「豪華版」實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