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品茶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2020-06-24 14:55:17品茶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明代因廢除團改以芽茶為貢茶,飲茶的方式也從點茶改為泡茶,同時重點茶具也從茶、茶盞,轉移到紫砂壺。從明代大量的茶書和文人筆記,及以影像記錄文人生活的文人畫中,我們都可以應證逐步崛起的軌跡,見證從嘉靖以來到明末這一百多年來「壺黜銀錫及閩豫瓷,而尚宜興陶」的過程。

文徵明《品茶圖》嘉靖十年(1531)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文徵明《品茶圖》 88.3X25.2 公分,現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文徵明《品茶圖》區域性

款識:碧山深處絕纖埃。面面軒窗對水開。乍過茶事好。鼎湯初沸有朋來。嘉靖辛卯(1531)。山中茶事方盛。陸子傳過訪。遂汲泉煮而品之。真一段佳話也。徵明

文徵明的《品茶圖》是非常經典的雅集的文人畫。文人畫在十五世紀的蘇州有了新的發展,蘇州文人表現出拒絕仕宦的傾向,也使得繪畫本身與生活風格更為緊密的結合。在、文徵明的領軍下,文人山水畫經常出現「雅集圖」的型態,畫中書寫集會的目的及參與者的姓名,佐以山水及參與者,以描繪出雅集的場景。

雅集是文人社群的興起中的一種形態,經常伴隨著雅集的場景有遊覽以及十六世紀開始興盛的品茶活動。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品茶圖》是描繪與友人品啜雨前茶的場景。畫中一個環境優雅的草堂,裡面有二人對坐清談,几上擺置香爐、白色的茶甌,焚香品茗;另一邊的茶寮內有一僮煽火煮茶,爐上置有單柄湯壺,旁邊桌上還有一個茶葉罐和一個白色茶甌。畫中所描繪的是一場文人茶會即將展開。爐上一隻端把紫砂壺,形制上還是屬於大壺,像周高起所言,到了萬曆年間時大彬以後才開始流行小壺。文徵明出身文人世家,一生嗜茶,他以茶入詩、入畫、入書法,畫中所表現的文人品茶,亦頗具代表性。

明代飲茶文化不僅講究茶本身之色香味,要和誰同飲,幾個人喝,也代表著不同的意義。茶事圖開始流行出現在文人的山水畫中,應該是明中葉以後的事。

文徵明這幅《品茶圖》採雅集的形態,二人坐在草堂中,一人過橋準備參與茶事,不過這種多人品茶的景象,到了萬曆年間就逐漸變成一人獨飲。這幅《品茶圖》正表現出當時文人飲茶的時尚,陸樹聲的《茶寮記》也寫道:「園居敞小寮於嘯軒埤垣之西,中設茶灶,凡瓢汲罌注濯拂之具鹹庀。擇一人稍通茗事者主之,一人佐炊汲。客至則茶煙隱隱起竹外。其禪客過從予者,每與餘相對,結跏趺坐,啜茗汁,舉無生話。」也是類似的景象。

王問《煮茶圖》嘉靖三十七年(1558)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王問《煮茶圖》 29.5x283.1 公分 現藏於臺北故宮博物院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王問《煮茶圖》區域性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實物:明嘉靖吳經墓出土的「柿蒂紋提樑壺」,壺身高 17.7 公分,最大身圍 19 公分,口徑 7.7 公分,腹徑 15.6 公分,底徑 7公分,現收藏於南京市博物館。

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典藏一幅王問的《煮茶圖》,此卷畫於嘉靖三十七年(1558),根據這幅畫作的說明,左面主人於(湘妃)竹前,聚精會神地挾炭烹茶,罏上置提樑茶壺;對面文士展卷揮毫,狀態愉悅。席上備有筆、硯、香爐、書卷等。

整體畫面呈現文人相聚,論書品茗,瀰漫書香、茶香的清雅悠閒生活,這是晚明茶畫上常見的題材之一。其中湘妃竹爐上的茶壺和江蘇南京嘉靖十二年(1533)太監吳經墓出土的提樑壺,在此我們就簡稱之為吳經壺「有驚人的相似程度」。

根據宋伯胤對吳經壺的考察,認定是一脈相承於羊角山的工藝,可以作為研究時大彬以前的標準器。在這個時期的茶壺形制都較大,多有提樑,置於竹爐之上,應該是用來煮水。從所使用的茶具來看,應該可以視為從末茶的飲用方式過渡到散茶的茶飲法的過程。

丁雲鵬《玉川煮茶圖》萬曆四十年(1612)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丁雲鵬《玉川煮茶圖》137.3X64.4cm, 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丁雲鵬《玉川煮茶圖》區域性

款識:壬子(1612)冬日為遜之先生寫於虎丘僧寮 丁雲鵬

丁雲鵬《玉川煮茶圖》,根據款識,繪於萬曆四十年(1612)。畫中有三人:主人持扇,目光注視著茶爐上的單柄茶銚,爐座下有炭籠、炭夾置於一旁;右邊一老僕手提紫砂提樑壺,左邊一老嫗手捧有蓋的盒子。在石几上擺放著紫砂提樑壺、瓷壺、茶葉罐,還有一個香爐。庭院內奇石、芭蕉、修竹、菊花等,顯得相當的雅緻。也可以稍稍看到當時的文人在「閒隱」生活中,在自我生活場域的經營。

《玉川煮茶圖》原指的是唐代詩人盧仝,不過畫中呈現的卻是明代萬曆年間文人流行的烹茶方式及茶具的擺設。在這幅畫中我們可以看到在右邊石几上那把提樑紫砂壺,根據其擺設的方式及大小,應該可以判斷出那把壺是主人用來泡茶;而老僕手上那把較大的提樑壺,應該是拿來提水,準備燒水用。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紫砂壺到萬曆年間,已經將大壺改做小壺,應該逐漸成為一種風尚。古人茶畫喜以盧仝為主角,盧仝不滿時局、不願仕進,尤其嗜茶,所作的〈七碗茶歌〉自唐代以來即為愛茶者所樂道。茶事圖到了十七世紀初,畫中所呈現的常常是一人獨飲的寫照,或許是張源《茶錄》寫到:「飲茶以客少為貴,客眾則喧,喧則雅趣乏矣。獨啜曰神,二客曰勝,三四曰趣,五六曰泛,七八曰施。」也許也正給了紫砂壺由大壺改作小壺的另一個理由。

陳洪綬《隱居十六觀.譜泉》約崇禎十六年(1643)

聊聊那些文人畫中的紫砂壺

陳洪綬《隱居十六觀.譜泉》 冊頁 現藏於臺北故宮博物院

崇禎十六年(1643),陳洪綬南歸隱居紹興,《隱居十六觀》是陳洪綬晚年的作品。〈譜泉〉畫中,畫家一人獨啜曰神,一手持白甌,一手撫紫砂壺,一旁茶爐上還有一隻正燒煮水的單柄。狀似畫家才將茶湯注至茶甌,正準備品飲一壺好茶。這時侍茶的僮僕不見了,紫砂壺的樣式顯得更加質樸,似乎反映了當時的政治情勢及文人的心態:紫砂壺越來越屬個人的清玩,而飲茶也就是越來越個性化,成了文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