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品茶

同座奉茶:武夷巖茶十二位非遺傳承人

2020-01-06 15:04:05品茶
同座奉茶:武夷巖茶十二位非遺傳承人

「三十六峰,七十二洞,九十九巖,巖巖有茶。」奇特瑰麗的丹霞地貌給了武夷山「秀甲東南」的美譽,也賦予了武夷巖茶獨特的巖骨花香。

九曲溪縈迴在雲霧繚繞的群峰之間,茶樹倚山岩而植,得天獨厚的山場優勢是武夷巖茶「巖韻」的來源,製茶人的工藝又對其品質的呈現起了關鍵作用。

2006年,武夷巖茶 (大紅袍)製作技藝被評定為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同年,陳德華、葉啟桐、王順明、劉寶順、劉峰、王國興、吳宗燕、遊玉瓊、劉國英、黃聖亮、陳孝文、蘇炳溪成為首批國家級武夷巖茶(大紅袍)製作技藝傳承人。

此後,以大紅袍為代表的武夷巖茶在國內市場發展迅猛。金秋十月,《茶道新生活》走進武夷山,拜訪了這些傳承人,追尋悠悠巖韻,細味正宗巖茶。

傳奇之外的「大紅袍」

同座奉茶:武夷巖茶十二位非遺傳承人陳德華

1985年,由肉桂、水仙等拼配而成的第一款商品大紅袍上市,將其研發並推向市場的陳德華被尊稱為「大紅袍之父」,他也是第一個以無性繁殖的方式成功培育出純種大紅袍的人。

市面上對於母樹大紅袍的典故大家眾說紛紜,無論是「猴子採茶」還是「御封貢茶」都極具傳奇色彩,陳德華笑言:「光是《中國茶經》裡編的故事就有七八千字,我看播音員也要念一個鐘頭。」而真實歷史,可以考證至民國時期。「

1932年崇安縣政府在母樹大紅袍旁蓋了房子,由民黨軍官蔣鼎文派兵看守,茶則由天心寺廟產。」自此之後,生長在九龍窠懸崖上的這幾棵樹齡三百多年的大紅袍一直有人看守著,1995年崇安縣政府下紅標頭檔案宣告大紅袍母樹為國有財產, 2005年5月3日,採製自母樹大紅袍的20克茶葉由武夷山市政府贈送給國家博物館珍藏,這是母樹大紅袍被特別保護前的最後一次採摘。

他們談技術,不談手工

同座奉茶:武夷巖茶十二位非遺傳承人

王順明的茶葉廠取名「琪明」,因為「老婆的名字一定要放前面」。走進茶廠,大宅前有一半是他的茶樹實驗區,另一半是種滿柚子柿子、養著家禽和魚的庭院,「她喂她的雞,我種我的茶」是他現在的生活寫照。對老婆如此疼愛的王順明,講起茶來話鋒可犀利了。

「我們要研究茶如何改進,不要老講傳統手工。」曾任茶科所所長的王順明和陳德華、劉國英、遊玉瓊一樣,都是科研技術的推崇者。「歷史要記住,但傳統不等於落後。傳統手工的那一套,我敢說現在的年輕人都沒有看過。

1972年以前沒有電,家家戶戶都是手工製茶,現在百分百沒有一家是手工的。你們現在電視上看到的手工製茶,都是東湊西湊拼成一套完整工序的。」他認為,在機器可代替手工且效率更高的今天,還固執於手工就是落後了。「傳承的是傳統的原理,但要用現代的方式。」

他從不把管理大紅袍母樹二十餘年的經歷看作榮耀,「其實就是替政府辦事,有什麼好炫耀的?」看到茶學專業的學生泡茶方式不對,立刻手把手教起來,「學校錯的東西多了去了!」在大眾看來已是順理成章的觀點,在他這裡都能被輕易推翻,但敢於說出自己的觀點,這就是真實的王順明,犀利也幽默。

何為「傳統的巖茶」?

同座奉茶:武夷巖茶十二位非遺傳承人蘇炳溪

現代科技的引用給傳承千年的茶帶來了新的生命力和更多的可能性,但「傳統」依舊是傳承人堅守的品質。

年齡最大的傳承人蘇炳溪今年已過鮐背之年,雖然耳朵聽不清了,但見到我們拜訪求合影就立馬把頭上的草帽往地上一扔,對著鏡頭笑得像個小孩似得,十分可愛。他的兒子蘇德發說父親現在還要做茶,「一到採茶季看到廠裡的搖青機也要過去搖兩下。」

蘇德發從小跟著父親學做茶,他堅持好的山場必須用手工一芽一芽地採,這樣才能更好地保留茶葉裡的物質,山場的管理也必須按傳統的規矩要求來,不能妄自改變,「父親的樹不能砍的,一砍他就生氣。因為砍掉的茶樹只有香氣,沒有樅味。」

同座奉茶:武夷巖茶十二位非遺傳承人劉峰

劉鋒的仙凡巖茶製作中心在武夷山景區內,竹子和木頭搭起的建築與秀美的武夷山融合在一起,古樸自然,如茶,連線起心靈與自然。竹棚子下幾位工人正在分揀茶葉,秋風穿過通透的窗戶,茶香滿屋。劉鋒說傳統的巖茶是越喝越舒服的,「就算市場行情差,的品質也一定要堅持。」

同座奉茶:武夷巖茶十二位非遺傳承人吳宗燕

北巖茶業的吳宗燕也講到傳統的巖茶要烘焙到中火以上,但環境氣候和製作理念的改變,使得現在最高階別的巖茶遠比不上以前的。「很多人不懂真正的巖茶是怎樣的,投機取巧的茶商多了,市場就亂了。」面對茶葉市場的起起落落他也看得輕鬆,「倒下一批就當重新洗牌。」傳承在他看來就是要尊重歷史,迴歸到傳統的工藝和風格,「幾代人傳下來的,一定不會錯。」

茶湯裡的東方禪意

同座奉茶:武夷巖茶十二位非遺傳承人陳孝文

在武夷山腳下的蘭湯橋邊,有一處清淨自然的院落,唐宋風的建築透著東方禪意,這是彝山蘭若,我們在這裡見到了最年輕的傳承人陳孝文。

武夷巖茶按等級分為正巖茶、半巖茶和洲茶,正巖中又以「三坑兩澗」為上。孝文家茶以擁有「三坑兩澗」中的牛欄坑山場最多而聞名業界,陳孝文又出自製茶史兩百餘年的「陳氏一族」,28歲就入選成為首批傳承人之一。如今,孝文家的「牛肉」(牛欄坑肉桂)更被外界冠上「巖茶之巔」的美稱。

彝山蘭若將文化、藝術與生活,以茶為媒,融合在同一雅舍內,這裡是孝文家茶的全國客戶接待中心。茶是基礎,文化是昇華,陳孝文說文化包裝也是更好地建立品牌,這方面另有管理者,他的本行還是做茶。「做茶就像玩股票一樣,最高點誰都算不到」,儘管製作武夷巖茶暗含著很多的變化性,但陳孝文一直在精益求精,把茶做好。

黃聖亮

在十二位傳承人裡,祖祖輩輩做茶的除了陳孝文,還有黃聖亮。

據黃氏家譜記載,明末清初,黃氏祖先開始潛心研究武夷巖茶,由「士漢」公設的「瑞泉巖茶廠」品牌至今已有百年曆史,黃聖亮現主管瑞泉巖茶廠的生產技術。

由於大紅袍與佛家的淵源,黃聖亮19歲到永樂禪寺一待就是七年,這七年的參悟也是他對茶的參悟,他認為傳承除了技藝,精神的傳承也很重要。黃聖亮現在帶了很多小徒弟,全部都會做手工茶,他說這是工藝的傳承,但還需要精神上的提升,懂得懷著恭敬心製茶,所以這些小徒弟每天都要到佛堂上課。未來,黃聖亮希望把茶做到「東方文化國際化」,讓武夷巖茶帶著東方精神走向國際。

文:關燕媚

圖:茶悅世界/網路

本文系茶源地理首發原創,轉載請聯絡後臺授權,並註明來自茶源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