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科技

聯想無需驚慌

2021-11-23 23:28:16科技

不要期待「這次真的不一樣了」。

航通社首發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微博:@航通社 |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

2021年 第32期

文 / 書航 2021.11.23

某意見領袖連發 7 段影片質疑聯想,獲得了巨大的共鳴,不過聯想只是派人聯絡了一下他,此外始終保持沉默。

有一段網傳錄音說柳傳志「急了」,而實際上這段錄音是 2018 年 5 月柳對「5G 標準投票」一事的迴應。

如同這個以訛傳訛的錄音一樣,聯想這次受到的質疑,都是前些年老問題的重複。如果該查,那早就查了。但是這幾年間聯想未受到任何相關的調查及「處理」。

只要不被查出問題,就是沒有問題。在未被定罪前,嫌疑再大,也只能被稱為嫌疑人。嘴上強硬沒有用。

現在的網上輿論,就是見不得聯想好,你罵他就是流量源泉、財富密碼。你替他說話那就遺臭萬年,順著私信追過來罵你。

航通社此前關於聯想寫過多篇文章,但無一例外,都不合網民胃口。

《說說「聯想反對預裝國產作業系統」這件事》:聯想對安裝 Linux + Windows 雙系統有經驗,這種做法會讓系統不穩定。有說法稱,聯想等廠家提出的方案其實是隻安裝 Linux 單系統,因而未獲透過。

《為風口浪尖的聯想說幾句話》:以往外企來華「水土不服」乃至黯然退出,多是因為本地化程度低,決策要外方老闆拍板,沒有本土管理團隊。即使徹底中國化的金拱門,也沒人否認它的美國身份。聯想在海外市場恰好就是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充分本地化,定價和運營也都入鄉隨俗,結果被噴不是「民族企業」就實屬冤枉。

《聯想到底算「哪國」的?》:梳理了當時(2019 年)聯想的業務佈局,其業務地理分佈廣泛、平衡,不依賴任何單一地區(哪怕是中國),並跨地區、跨市場形成風險對沖。聯想在技術方面也不是全無投入,主要是超算、自然語言處理及行業解決方案等方面。

如果文章有幸被分發得多一點,那就會被噴的多一點。即便如此,社長也沒有改變自己的觀點,這篇也是一樣。

三年多了,聯想的「口碑」一直處在這個水平上,所以它這次沒有任何理由感到驚慌。當然,它是不是真的會驚慌,也不好說,只是說任何期待「這次真的不一樣了」的人,可能都只會再失望一次而已。

商譽仍無影響

2018 年 5 月,聯想所謂「5G 標準投票」事件出爐,柳傳志當時還是很在意的,要求打響「聯想榮譽保衛戰」。三年多來,如果以聯想在目標網友當中的口碑來算,這一「保衛戰」並未取得成果。

不過這也許是因為聯想後來意識到,網友所說的聲調再高,也並沒有什麼可怕的,不值得大動干戈。從財報看,聯想國內市場的商譽以及商標資產計算,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聯想月初發布的最新一份財報顯示,2021 Q1 商譽及商標資產計 61.19 億美元,Q2 為 61.34 億美元。這裡的商標資產包含聯想商標及 ThinkPad、YOGA、小新、拯救者,摩托羅拉、日本市場的 NEC 及富士通等。

新的財季聯想改變了業務部門分類方式,解決方案類從其它業務中單獨分出來計算,但除此之外兩季度之間變動不大。聯想在全球市場的商譽和品牌價值,依然是中國大陸最高,其中 PC 和智慧裝置業務的商譽在國內、亞太、美洲、歐洲-中東-非洲分別是 9.56、5.53、2.35、1.89 億美元。

這意味著聯想在全球最重要的 PC 及智慧裝置市場依然是中國大陸。聯想品牌在國內的知名度,以及市場的認可程度依然好於其它國外市場。

在「5G 標準投票」一事發生的 2018 年底,柳傳志在改革開放 40 週年紀念大會上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理由是「科技產業化的先行者」。這一稱號及其定性至今仍然有效。當前中國對一些已有定論的重大事件、重要人物的評價,注重同歷史上已有結論相銜接,所以不會輕易推翻以前的說法。

不僅如此,聯想以及其它不限於科技網際網路領域的大型民企,都成為世界各國觀察中國經濟開放程度的「煤礦裡的金絲雀」,外資對中國經濟前景的信心持續受到國內企業應對政策風險的影響。

高負債仍安全

當然,僅有「丹書鐵券」並不足夠,更重要的是眼下聯想仍是一家正常運營的企業,從股權結構、財務健康度和實際業務方面都是如此。聯想不是恆大,不是獐子島,也不是匯源果汁。

而這家正常運營的企業是全球 PC 出貨量第一的大型跨國公司,養活了上下游全產業鏈的「百萬漕工」,並透過大量投資與各行各業產生進一步關聯。

本次很多人提到聯想財報體現的高負債率,分析師會議也有專門討論此問題。

聯想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已連續多年處於80%以上,與地產公司相當。科創板及創業板中,網際網路和相關服務行業的平均資產負債率是39.5%,計算機、通訊和其他電子裝置製造業是55.7%。

聯想的分析師會議已經將這個問題解釋得比較清楚。蘋果、戴爾、惠普、索尼 2020 年度平均資產負債率是 89%。在國內,浪潮的資產負債率是 67%,媒體報道也認為是「高位執行」。只要 PC 或伺服器生產依然是它們業務的大頭,高負債這個基本前提也不會改變。

高負債與金融投資關係不大,主要是應付賬款即給供應商的貨款等,和應收賬款即銷售收入等之間的差異。而大牌 PC 及伺服器廠商穩定的銷售通路和客戶,又可以保證現金流持續充沛。這決定了表面上聯想的負債率與風口浪尖的房企相當,但實際上卻非常安全。

應付賬款的增多還受到疫情的影響,主要是兩方面:一是遠端辦公、教育等訂單需求增加,出貨量增加,導致對原料需求增加;二是供應鏈緊張、海運受阻、臺灣乾旱缺水等多種因素疊加導致的「晶片荒」。

此前缺芯問題較多被報道的是影響到汽車生產,但消費電子裝置才是使用晶片最多的地方,消費類 PC 和平板早就在默默漲價了。知乎一位數碼評測達人說:

「2021 年雙 11 和往年相比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價格沒有可觀優惠’,大量產品在雙 11 期間的‘活動價’甚至比四五個月前的‘首發價’還要高几百元。」

業績仍穩健

那麼,具體到聯想,它的對公和對個人銷售是否有明顯的下滑呢?財報顯示:

涵蓋家用及商用電腦、手機和其它硬體的「智慧產品業務」今年上半財年整體收入同比增長 122%,其中非個人電腦收入增長 23%,目前佔「智慧產品業務」的 19% 份額。商用物聯網收入增長 254%。

涵蓋伺服器和雲的「智慧基礎設施業務」上半財年整體收入同比增長 45%,IDC 資料顯示,4-6 月聯想在中國區伺服器市場份額,以銷售額計由第 5 名上升至第 4 名。

涵蓋硬體售後、伺服器運維、整體解決方案等的「智慧服務業務」上半財年整體收入同比增長 52%,其中解決方案服務同比增長 74.8%。智慧運維及 DaaS 服務平臺大客戶領域服務量翻了 65 倍。

聯想目前缺少品牌號召力和魅力,其品牌價值曾位於全球百強,但近兩年跌出榜單。不過,這並不影響聯想在中國大陸消費 PC 市場的業績,因為消費者的選擇也就只有這麼幾家。

聯想消費 PC 不斷有負面新聞出現,從 2006 年的 ThinkPad T60「飛線」,到最近說有經銷商以河南水災泡水機冒充新機出售,不一而足。以至於算上稅以後國內售價比美國高很多,這甚至連新聞都算不上,即使正是這一點為聯想招來了網友們最多的惡意。

這些負面跟 5G 標準投票、國產 Linux 預裝等比較宏觀的負面說法不同,可以直接影響消費者的決策。但即使如此,這些散發的傳聞也始終未對銷量產生實際影響。逢年過節推薦不同價位桌上型電腦、筆記本和平板,還是能看到拯救者、小新、YOGA 和 ThinkPad。畢竟,沒人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

而那些宏大敘事就更不會影響消費決策,比如沒多少人會因為聯想不預裝 Linux「不愛國」,而選擇一款預裝了 Linux 的電腦,或者把自己電腦的作業系統手動更改為 Linux。

想用輿論影響政府採購?

也許華為和清華同方能稍微咬下聯想份額的一點點邊緣,因為聯想長於 x86 整機,而對國產替代的整機不擅長。華為有這個心思切入市場,但無論如何 PC 製造不會成為它的主業,也就無法構成實質威脅。

政府採購買的不僅僅是機器,而是服務。聯想服務有數十年的經驗積累,在最近一次財報中,聯想擴大了服務類業務的範圍,將更多以前歸類於一次性銷售 + 售後的業務定性為「XX 即服務」,可使各型別企業按需購買或租賃整機,並隨意購買任何期限的技術支援。

前景展望仍向好

全球 PC 市場份額前三名依次是聯想、惠普、戴爾。聯想在全球 PC 市場的份額被惠普咬的比較緊,而戴爾的差距相對大一點。蘋果和宏碁分列四五位。

除蘋果外,其他幾家的同質化程度較高,可並排比較。對比「御三家」的 PC 及智慧裝置、伺服器及雲、售後及解決方案這三大業務,可以發現一些共同點:這些廠商的非 PC 業務都在逐步增加分量,以分擔風險,實現業務的多元化和協同效應。

戴爾的 VMWare 業務在 11 月 2 日分拆出去,最後一份含有它的財報顯示其增長較上季度放緩,在所有業務中的份額也下降。VMWare 是戴爾併購 EMC 的副產品,一直因為複雜的股權結構和高昂的負債被視為戴爾的負資產,每次傳出分拆的訊息都會刺激股價,而今終於成事。

而惠普則是 PC 業務與印表機業務各佔半壁江山,另外伺服器業務拆掉成為惠與(HPE)。所以,三家業務構成各有不同,可以說在其中聯想是相對最為倚重 PC 業務的,它的服務銷售部門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觀察較長期的股價走勢,幾大 PC 製造商在疫情爆發後都有不錯的成績,即使後續回落,也高於疫情之前。聯想財報比戴爾和惠普都更好,市場的反應也更好,主要是科創板「一日遊」之後已經利空出盡。

在三家的財報中,裝置製造銷售目前已經是廣義上的,除傳統 PC,也包括了 Chromebook 和安卓平板,以及手機、智慧音箱、耳機這些周邊產品。

近期刺激 PC 市場的因素,短期是 Windows 11 的出貨,特別是系統需求提升,導致部分舊電腦無法升級;長期則寄希望於疫情常態化,及遠端辦公需求持續增長。

在這方面,美加等國已經逐步開放邊界,有「與病毒共存」的預期,使得不少分析師認為戴爾和惠普的銷售預期見頂。而聯想主要面對的亞太區市場,特別是中國大陸市場,則堅持「動態清零」政策,使得遠端辦公需求持續高企。

而對於「共存」後的世界預期,也各有不同:戴爾認為員工回到辦公室後,企業將開始逐步更新閒置超過 18 個月的舊電腦,從而刺激銷量;而惠普認為學校的重開更為謹慎,不打疫苗等因素影響到的青少年更多,所以集中的 Chromebook 需求會減弱。

上文提到負債率高的一個原因是賬期差異,而三家頭部 PC 廠商正在進行的銷售模式變更,也會加大這一差異。三家都提到將針對大客戶的解決方案,從一次性硬體銷售逐步轉向「PC 即服務」的訂閱模式。

結論

人們對聯想的批評總離不開「貿工技」,將它與華為相提並論時,說它擴大規模就是靠併購,而不是做好產品和研發,以及買來的品牌也沒有養護好。有人說聯想沒創新,X1 Fold 出來又說這點創新當不起它的體量。

但是,將華為的鼎力創新當作中國企業的常態,以為是個大公司,它可供創新的資源一定就很多,不創新就是暴殄天物、浪費資源,則是一種誤區。創新還需要更多的運氣,以及多次連續的正確決策作為支撐,所以創新是難以複製的。

聯想也是「科技產業化的先行者」,沒有先例可循,它在發展路上選擇更穩妥的併購路線,以對員工和股東(包括國家)負責。這對後來中資企業帶來的示範效應和可複製性反而更強。在中美關係緊張前夕,中國已連續多年成為全球最大的海外併購國之一,並在 2016 年達到海外併購總金額 1854 億美元的峰值。

名聲壞如果影響到銷量,管理層就會重視;當初說打響榮譽保衛戰,現在不怎麼管了,說明一時的譭譽也沒有影響。

真正能決定企業生死的報道,還得說是彭博打擊榨汁機 Juicero 的經典一戰,一段 2 分多鐘的影片終結了這家融資 1.2 億美元的獨角獸。彭博的報道同樣不是原創,同樣是整合了網上已有的質疑,但證據確鑿,邏輯清晰,道理簡單,而且——影響到了銷售。

這樣型別的報道,截至目前還沒有在聯想身上出現。所以它無需驚慌。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