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時尚

Lolita女孩正在中國消失

2021-06-27 14:28:19時尚

華麗的花紋、層層疊疊的裙襬、複雜的頭飾、全套的項鍊首飾,再配上或暗黑或清純的妝容。這些身穿洛麗塔服飾的女孩被稱為「lo娘」,她們組成的圈子即是「lo圈」。

由於洛麗塔服飾風格極具個性,在走紅之初受到了媒體的諸多關注。然而與熱度持續的JK制服和漢服相比,越來越多的lo娘選擇退坑,閒魚上不難看到她們選擇離開後轉賣的裙子。不少售賣洛麗塔服飾的商家也在採訪中向我們抱怨,今年的生意並不好做。

從日本到中國,洛麗塔正在被女孩們拋棄。

Yuki看著店鋪現在的銷售量,儘管在同類店鋪中不算差,但是和2019年的巔峰時期相比,銷量仍然下滑了快一半。

不過經營這家洛麗塔店鋪PreciousClove九年,積蓄和多年積累下來的客戶群讓她還能繼續堅持下去。許多這兩年才入行的店鋪,最近已經因為銷量下滑準備關掉。

從2009年經營洛麗塔店鋪KradLanrete以來,這是月香第一次產生這樣的疑惑:曾經狂熱的lo娘們是不是正在漸漸拋棄這個圈子?

在開始自己原創lo裙之前,月香自己是一名忠實lo娘。她將細節繁複、穿戴起來極為耗時麻煩的lo裙當作自己的日常服飾,常常一天花在搭配上的時間就要一小時。

然而,經營店鋪忙碌起來以後,曾經覺得自己可以一輩子熱愛lo裙的月香也不得不承認,工作強度不再允許自己將lo裙當作是日常服飾來穿戴。從事這一行的人尚且做不到每天穿lo裙,月香覺得現實生活中這樣做的人只會更少,「大部分人買來肯定穿的時間很少,收藏是大於穿著的。」

KradLanrete模特

洛麗塔真的過氣了嗎?

僅憑一點資料和採訪在這裡妄下斷論可能有些武斷,但它們至少在向我們證明:和前兩年相比,洛麗塔在中國真的沒那麼火了

2020年騰訊釋出的《00後興趣報告》裡,Lolita的熱度遠遠低於JK制服和漢服,排名第三。

Yuki告訴我們,和2019年的巔峰時期相比,今年同期的銷量下滑了三分之一到一半。疫情是造成銷量下滑的直接原因,「很多大型的展會、茶會都辦不了,這樣Lolita的銷量肯定多多少少會受影響。」

疫情同樣給實體洛麗塔店鋪帶來了巨大的打擊,月香從2016年開始將網店擴充套件為線下店鋪,在上海淮海中路租下了一棟小洋房。每到週末,月香便會邀請一些藝術家來辦和洛麗塔文化相關的跨界展,有時也會挑選一些別家店鋪的lo裙,讓洛麗塔愛好者們有更多的選擇。在疫情發生之後,迫於經營壓力,月香選擇了暫時關閉這家實體店鋪。

這樣的困境開始倒逼店主們對自己原創設計的lo裙進行改良,希望可以推出一些相對日常的款式。南鹿鳴SIKA的店主美木子今年開始做一些款式調整,因為「現在圈子裡更多喜歡能夠方便日常出行的甜款」。月香則直接把很多裙子的裙襯去掉了,讓款式變得更加簡潔;如果是lo娘們有參加茶會的需求,則可以在原本的裙子上加上覆雜的內搭與裙撐,重新還原洛麗塔的優雅與華麗。

前兩年瘋狂擴張的洛麗塔市場造就了一條嚴格的lo圈鄙視鏈:穿日牌的看不起穿國牌的,穿全套的看不起混搭的,當然最不入流的還是山寨版lo裙。

這種原本存在於圈子內部的鄙視鏈也延伸到了現實生活中。2019年7月,一名四川女孩因為穿了一件山寨lo裙,走在路上時被兩個陌生女孩攔下來當街辱罵:「山寨還好意思穿出來。」

鄙視鏈的產生使得lo圈「炒裙」風氣越來越嚴重,最誇張的案例是2015年日牌Baby發行的一條名為「中村十字」的lo裙,一經發售就成為爆款。由於出貨量少,這條裙子曾在二手平臺被賣出11萬人民幣的天價。

「中村十字」或許是一個有些誇張的極端例子,但是隨便在閒魚上搜一搜,不難看到一條原價2000元左右的日牌lo裙被炒到5000元左右的價格。穿國牌被嘲笑,日牌的價格又過於高不可攀,很多剛入坑的lo娘們正是被圈內這種風氣「嚇跑」的。

洛麗塔在中國逐漸過氣有諸多現實原因可以盤點,但故事的結局總是可以在開頭找到部分答案。其實早在洛麗塔走紅、出圈的時候,衰落的隱患就已經被埋下了。

與漢服不同的是,洛麗塔在中國一開始便是舶來品。月香與洛麗塔結緣頗有些浪漫色彩,那是在2000年,她因為喜歡哥特文化而迷上日本樂隊malicemizer的吉他手mana。後來,mana建立了一個名為Moi-même-Moitié的Lolita品牌,月香對這種服飾風格一見鍾情。

那時候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可以擁有一件這個品牌的裙子,一直到2008年她上大學以後,才知道如何從日本網站海淘,但昂貴的價格仍然讓月香望而卻步。

為了自己賺錢買到一條心愛的裙子,月香決定利用自己學服裝設計的專業優勢來「賺點零花錢」。2009年,她開始在淘寶上售賣一些洛麗塔配飾,不過就算是在洛麗塔愛好者聚集最多的城市上海,也很難看見穿著全套lo裙和配飾的女孩。那時候國內製作原創lo裙的店家不超過20家,月香的客戶群非常小而穩定,因為總是親自發貨,她甚至還能記得他們中大多數人的名字。

據三位店主回憶,洛麗塔文化和服飾的走紅時間在2018-2019年之間。一方面,當時日本洛麗塔市場日漸式微,很多日牌看重了當時正如火如荼的中國市場,希望能夠進來分一杯羹,這使得lo娘們購買日牌的難度變小了很多,市場上能夠選擇風格、品牌也豐富起來。

另一方面,社會擁有了更多穿衣自由,不必再過多在意別人的目光,「在我眼中洛麗塔就是很叛逆的服裝,在追求效率的現代社會穿著繁複的古典蕾絲蓬蓬裙,這種行為本來就是一種逆時代而行的朋克精神,一種堂吉柯德式的浪漫。喜歡這種服飾的人變多自然也是情理之中,因為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的權利。」

當然,其中最重要的原因還是一大批網紅、up主的助推。2018年前後,很多博主穿著精緻的lo裙拍攝影片,收穫了一大批流量,讓這個相對小眾的圈子有了走進了大眾視野的機會,其中最著名的便是lo圈模特謝安然和B站網紅@機智的黨妹。

2017年時,謝安然就因為常常在校園裡穿lo裙而引起媒體的注意。黨妹則抓住了高階lo裙價格昂貴這一特點,在影片中進行一些貴價lo裙的開箱,成功圈了一大波粉絲,也讓Lolita文化被更多人熟知。2019年年末,謝安然決定穿著lo裙去參加選秀節目《創造營2020》,更是讓Lolita迎來了一次大範圍破圈。

謝安然

網紅的助推加速了洛麗塔的出圈,也讓lo圈因此被打上了「譁眾取寵」的標籤。抖音土味lo孃的存在讓這一偏見越來越深,她們在影片中穿著洛麗塔服飾轉圈、摔倒、劈叉、翻牆,甚至會對著路人說「我是你女友,我懷孕了」。這一系列行為雖然引來了不少流量,但也讓很多真正熱愛洛麗塔的lo娘難以忍受。

更讓很多lo娘無法忍受的是,在國內,仍然有不少人將lo裙看作是指向色情擦邊球的「情趣服飾」。「抖音第一蘿莉」蔡蘿莉因為頻頻在直播中穿lo裙而獲得大量關注,走紅之後,不少網友扒出她曾在鏡頭前穿著lo裙做出一些色情暗示。

這種個例的出現讓很多圈外人對lo娘產生了很深的刻板印象,這些女孩在他們心中則和「蘿莉」、「福利姬」沒有差別。這幾年,隨著女性意識的覺醒,lo娘們又被打上了「媚男」的標籤。不管她們怎麼在社交平臺上強調自己是因為熱愛才選擇穿lo裙,總有人一棒子將她們打入「媚男」的深淵。

種種怪象出現的同時,很多lo圈人士將圈內魚龍混雜的現狀歸結於有太多人只是跟風進入這個圈子,而不是真正熱愛這個文化。

在月香看來,一個圈子裡有深層愛好者和淺層愛好者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是因為跟風進入這個圈子的人,也有一定機率會變成真正的洛麗塔愛好者。前兩年瘋狂膨脹的洛麗塔市場在她看來並非是好事,「小圈子文化熱度一過還是應該恢復到它原本該有的樣子,前幾年飛速膨脹、過度消耗未必是一件好事,可能會不僅淺層愛好者走了,之前的深層愛好者也因為失去了興趣而大量流失。」

lo裙在國內逐漸退潮,那麼在原產國日本,洛麗塔文化還是不是卡哇伊萌妹們的愛呢?就如前文中提到的那樣,日本品牌前幾年大批入駐中國市場,正是因為在日本本國,洛麗塔作為一種時尚風格,已經不再這麼流行。

2017年,創刊19年、以介紹洛麗塔文化為主的原宿時尚雜誌《KERA!》及其副刊《Gothic&LolitaBible》宣佈停掉紙質刊物,只保留電子版。2018年4月,知名日牌VictorianMaiden在官網上宣佈關閉自己在東京的實體店;主打可愛風、也會售賣lo裙的Swimmer也在2017年底宣佈,因為原料漲價、通貨膨脹、山寨橫行等原因,品牌會在2018年初全線停業。很多日本人甚至吐槽,現在在原宿地區遇到的lo娘,很多都是中國女孩。

日本Lolita店鋪

種種跡象都表明,曾經風靡日本,尤其是原宿一帶的洛麗塔文化幾乎已經要在日本絕跡了。究其原因,日本有研究表明,洛麗塔文化的衰落和原宿時尚的退潮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專注於原宿街頭時尚的雜誌《FRUiTS》在17年停刊以後,創始人青木正一說:「值得被拍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了。以前我們一天往往能拍到好幾張不錯的照片,現在經常一天連一張也拍不到。年輕人似乎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愛打扮了。」當初lo娘聚集的原宿竹下通現在已經變成了遊客聚集地,無處可去的lo娘離開原宿地區以後,也常常被日本普通人苛責,覺得她們穿著誇張、行為怪異。

另一方面,日本第一代lo娘如今已經畢業進入職場,甚至是結婚生子,很多人已經不能再繼續將lo裙當作日常穿搭。而新一代日本年輕女孩裡,就算有人想要購買昂貴的lo裙,很多也因為經濟原因無法負擔,畢竟很多日牌lo裙現在一件單價就在2000元以上,再加上各種配飾,雜七雜八買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在日本,洛麗塔是一種街頭時尚風格;在中國,洛麗塔則更多被視作是二次元文化的一部分。不過,不管發展軌跡如何不同,兩國的洛麗塔都面臨著衰落的現狀。如何拯救lo圈,或許是lo娘們需要思考的下一個問題了。

參考資料:

TIC:TheShrinkingLolitaFashionMarketInJapanHasBusinessOpportunitiesInChina

採訪&資料收集:egnaroo

撰文&編輯:Echo

部分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其餘來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