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時尚

離開「笑死」和「絕了」,這屆網友就不會夸人了

2021-06-25 17:18:19時尚

吃上夏天的第一口冰激凌

人肯定是沒了

悄無聲息地,萬能的網友們又為文壇續香火了。

「凡爾賽文學」「丫頭文學」「咯噔文學」都有著比較明顯的應用場景,易於辨認。

但最近我發現其實潛伏在身邊的文學流派另有其人,由於其與日常生活融合得較為貼切,不怎麼引人注目。

卻暗中控制了不少人的語言中樞,大腦皮層上的每一道溝壑都印下了「笑拉了」「絕了」「救命」的戳。

沒錯,說的就是「膨脹文學」。

文字裡透露出的感情無限膨脹,情緒轟轟烈烈到尋死覓活,然而壓根沒那麼「猛烈」。

但是它又跟用力過猛不一樣,因為它直接把用力過猛擺到明面上,反而顯得無比平常。

用上「笑死」這一典型用語總結一下,就是——

笑死,根本沒人把「笑死」當真。

就算逃得過前幾波大名鼎鼎新文學的侵蝕,這次,可能只有對號入座一條路可選了。

雖然年輕人天天哭著喊窮,但是比錢還通貨膨脹的,竟是親口製造出來的。

去聊天記錄裡搜尋「哈哈哈哈哈哈哈」,每日出現次數低於三次,算我輸。

在網上衝浪也時不時被吵到眼睛,整整一屏都放不下那些哈。

如果現在還是按鍵手機稱王的年代,估摸著維修頻率最高的一個鍵就是「4GHI」。

現在不流行變著花樣描述自己的細膩情感,瞄準了一個詞使勁薅才是社交新法則。

「通哈膨脹」眼看著是剎不住車了,其他情緒的膨脹也緊跟著不想拖後腿。

跟「哈」同場競技的有「笑到頭掉」、「笑得想死」、「xswl」。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好笑」倆字完全上不了檯面,在一眾笑到產生生命危機的話裡顯得格格不入。

每次我刷到搞笑博主的影片,如果下面的評論是清一色的「真搞笑」「哈哈」「好好玩」,合理懷疑這是買的水軍,還沒有配備上標準回答。

要是不能變著花樣笑,下一步就是退出網際網路平臺。

笑得停不下來、笑得合不攏嘴早就成了老古董式發言,「笑拉了」才是基本操作。

普通的笑不值一提,要笑就可勁誇張,不drama不罷休。

在網際網路上表達想笑的心情,門檻已經被抬高到了「笑到方圓十里雞打鳴擾民嚴重警察出動」的水平。

好朋友分享過來一個段子,當我打出五個哈,剛剛到及格線。

不擺出笑得地崩山摧肚子疼然後嘴角耳根相勾連的氣勢,簡直對不起她的殷殷期許。

依舊是這個朋友,前幾天分別去兩家網紅連鎖照相館拍了證件照,問我哪家好。

我下意識說了句「xxx贏麻了」。

好傢伙,到頭來我才是對「膨脹文學」愛得深沉的那一個。

哪裡有競爭,哪裡就有「贏麻了」這仨字在興風作浪。

明星紅毯比美比帥,禮服設計感懂不懂沒關係、妝容髮型的適配度如何不在乎,一句「贏麻了」就能行走天下。

各路奶茶相互battle,某兩家可樂粉絲暗中較勁,都要用一句「贏麻了」來表示贏得輕輕鬆鬆同時又不是很在意的高貴感覺。

甚至高考作文也能扯上關係,人均花椒愛好者這個名頭是坐實了。

看多了之後我眼睛也快麻了,現在比拼個高低都要上升到身體觸覺了。

彩虹屁水漲船高,沒有一句「贏麻了」是無辜的。

「膨脹文學」的一個典型特點就是靈活運用危機氛圍。

「救命」、「SOS」的濃度之高讓我差點以為順著網線過來打人從理想照進現實了。

社會性死亡的段子下面,救命聲此起彼伏。

約莫著是腳指頭接連摳了三個完整的故宮,操勞過度急需包紮。

女明星恃靚行兇,評論區一堆人喊救命。

要是不明真相的人誤入,一頭霧水地點進來,怕是要一臉沉重地走出去。

刷土味影片越看越上頭,救命。

素顏趕著上班的路上遇見前男友,救命。

看到可愛的人類幼崽和萌寵圖鑑,救命。

不是在救命就是在即將有命要救的路上。365天沒有一天沒有性命之憂,24小時有一半時間在參與性命攸關的大事件。

被念身份證的人應該不只我一個吧,下意識唸叨一句「救命」已經成了條件反射,SOS的emoji能和幾個常用表情一較高下。

跟「救命」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還有「殺瘋了」「我人沒了」。

但凡明星有美圖產出、電視劇cp有放糖鏡頭,這幾個字板上釘釘跑不掉。

吃上夏天的第一口冰激凌,人肯定是沒了。

地鐵上碰見一個側顏絕美清冷氣質的氛圍型大美女,哪有人還喘氣的道理。

把發給好朋友的吐槽訊息錯發到了公共群裡,人還健在就離譜。

「我人沒了」是正在活著的證明,是跟一日三餐一樣賴以生存的必需品。

至於人是怎麼沒的、迴光返照之前還能發條訊息說自己大限將至、1小時之後又重蹈覆轍重生一次,不在解釋範圍內。

而「絕了」「永遠滴神yyds」這些,蔓延之勢勢不可擋,已經成了日常表達的一部分。

應用場景包括但不限於衣食住行、好友聊天線上追星日常嘮叨。

買到了合身的衣服,先來一句絕絕子。

吃到一家還不錯的餐廳,yyds是標配。

我剛剛在工作群裡搜尋yyds,同框出沒的有蜂蜜芥末味炸雞、孝莊秘史、麻將機、微胖女孩、諧音梗......

還夾雜著幾位同事的名字。定睛一看,我竟然沒參與,慌了。

夸人的水越來越深,我是快要把控不住了。

萬物皆可yyds,管它是永遠單身、陰陽大師還是以一敵十,帶上這四個字母誇上一通,牛皮都變得清新起來。

「絕了」的出場場景就更絕了,深刻地展現了有事沒事來句絕了的群內生態。

這篇文章開頭的轉折絕了、晚上11點下班打車還要排隊絕了、他倆沒分手都能成熱點絕了。

把「絕了」和工作內容有機結合,絕了。

新媒體編輯的詞彙量再多、遣詞造句再高深,也不如「絕了」這倆字涵蓋意義之寬廣、表達情緒之精準。

該怎麼形容你最貼切,「絕了」全權包辦。

甭管到底哪裡絕、有沒有達到絕這個程度,二話不說來上一句,無論是糊弄還是接話茬都有兩下子。

不知道用什麼詞合適又想讓別人迅速get到自己的想法的時候,絕了就是萬金油。

當然,使用頻率過高也有失靈的風險。

這時候可以用「震撼我媽」「大無語事件」來替換。

太平淡了反而會假,越是看起來聳人聽聞越是有原汁原味。

誇張這種修辭手法,是橫行在當今網際網路世界的護身符。

無論情緒是不是真的那麼上天入地,語氣一定得十分強烈。

甜度剛剛好奶蓋厚厚一層的奶茶,用「喝」撐不起排面,「暴風吸入」才是通用場面話。

在二手交易平臺促成了一場愉快的買賣,要用「神仙」來修飾「買家」,不然總覺得不夠盡興。

夸人不帶「絕世」倆字都不像話,絕世小甜心、絕世大美女、絕世好男人批發起來簡直不要錢。

「膨脹文學」已經牢牢佔據了腦殼,把原本就貧瘠的詞語儲備擠壓得更可憐了。

要是把「yyds」「笑死」「救命」這一連串的drama用語設定成遮蔽詞,網際網路資料大概會消失一半。

如果把這堆詞剔除出個人詞典,大膽預測第一反應會是光榮上榜身處「黑名單」的「救命」。

沒了這些詞忙前忙後給日漸凋零的語言系統打掩護,離禁言的處境就不遠了。

網路失語症聽起來像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瘸了一條腿的衝浪人士也挺唬人。

但是想想大家對「膨脹語錄」的依賴,只需嚴格把控這套詞的使用量、按人頭領取不得濫用,一夜之間就會冒出無數身陷「人沒了」狀態的「絕世小可憐」。

時不時祭出十連「哈」,才能稍微放下生怕無效社交的懸著的心。

不把「笑死」藏在嗓子眼裡為下一秒做準備,沒有安全感。

沒有「救命」穿插其中調節氣氛,總覺得缺了點東西。

詞不達意的時候,打出這簡單的詞彙,省事又高效。

大家交流起來也會形成一種略帶門檻的群體認同感,聚在一起尋找能引起共鳴的同類。

不過這樣發展下去,語言中顯現的情緒持續性處於高點,遇上真正激動的事反而無法區分、不能得到有效分享。

不少人開始擔心起情感表達的扁平化和同質化趨勢。

語言學裡有個概念叫語意虛化。

簡單來說就是當一種表述用多了之後,會削弱它本身的意義,所代表的情感和價值被沖淡。

「通哈膨脹」這股風,吹到了幾乎每個人的輸入法裡。

五個哈起步,上不封頂。

眼看著「贏麻了」「yyds」「我人沒了」也要步入後塵了。

就怕哪一天這批好用不費腦的詞突然消失,被慣壞了的語言系統一時無法適應,直接退回到不會說話的嬰幼兒狀態。

萬一真的有這麼一天,我的潛意識裡一定會蹦出這麼一句——

救命,我以後不能說救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