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汽車

集團CEO馮擎峰馮總,以及路特斯科技CMO慶巖慶總專訪

2021-11-23 23:29:52汽車

主持人:歡迎各位媒體老師,我們剛剛釋出了Emira,確實有很多媒體在關注。今天,我們集團CEO馮擎峰馮總,以及路特斯科技CMO慶巖慶總,與在座各位老朋友,包括原來Elise、Exige、Evora的車主,大家一起交流。可能有一部分媒體老師還在觀望,希望跟兩位老闆聊了之後,更多人買我們的車。我們就開始,大家自由一點。

記者:我看了一下,今天剛公佈價格,我想問一下我們定價的時候是怎麼考量的,還有就是它的產量有多少?都說物以稀為貴,量如果很大的話,會不會便宜?包括交付週期,因為咱們是燃油車,還牽扯到車牌的問題。

馮擎峰:定價我們還是誠意滿滿的,首先,不是說給你一個基礎價,你再往上面加價。我們的FE版本一次性把配置搞到位了。我們不想玩花招,路特斯的方式就是直給。第二個關於產量,雖然我們大概投了1億多英鎊,把英國的工廠進行了改造,但產能也只能提升到5000臺,全球訂單已經到了1萬臺。

記者:什麼時候交付?

馮擎峰:在中國大陸地區,是明年的第四季度。

記者:這裡頭我發現很多人都是兩年多以前跟著馮總一塊去英國,當時您釋出的願景,包括工廠,包括VISION 80戰略。兩年多過去了,現在到達了哪個階段?

馮擎峰:2018年我接手路特斯。2017年收購以後我一直在路特斯董事會裡面,但是並沒有去操盤這家公司。從2018年開始,受書福的委託去管理這家公司。2018年正好是路特斯70週年慶,我們定下了VISION 80戰略。我們在展望未來十年以後,路特斯會變成什麼,路特斯將成為什麼?這個戰略核心是擁抱未來、擁抱科技,向電動化和智慧化轉型。

我們首先開發了一款車,第一款定下來的車是Evija,並不是Emira。它是一個純電超跑,代表著我們轉型升級的決心。用2000匹馬力,1800公斤的空氣下壓力,9秒以內0-300km/h加速,來表明我們擁抱時代的一種決心。

當然,十年規劃不僅僅一種型別。我們決定做最後一款燃油車,就是今天亮相的Emira。同時,我們要向生活用車擴充套件,今天我也釋出了一點點Type 132的資訊,是一款純電的、智慧的、超豪華的SUV。

生活用車方面,我們推出了純電智慧矩陣,Type132、Type133、Type134、Type135。Type133是一款轎跑,Type134我們叫新物種。所謂新物種,我們並不想把它定義為什麼車類,因為我們需要更多的創新,更大的創新,來做一款和別人完全不一樣的產品。

還有純電小跑,過去我們曾經發布過和雷諾Alpine這個品牌的合作,我們要共同聯合打造未來的電動化跑車平臺。這就是我們的產品策略。

回顧這三年過去,我們的Evija全球限量130臺,在全球定單也都非常不錯。在疫情的影響情況下,我們的定單也非常好。Emira今天亮相,我們明年第四季度就會交付。Type132在明年四季度的時候會SOP。

這三年過去了,應該說我們還是交出了規劃中的部分答卷,就是Evija、Emira和Type132紛紛開始亮相。未來,我們會以每年一款的速度推進。

慶巖:Type132釋出了一條影片,我稍微解讀一下,它是分了四個章節。第一個章節就是breathe呼吸;第二個章節是see,感知;第三個章節是stretch探索,最後一個章節是awake覺醒,其實它是四個模仿人的行為,其實也說明瞭這個車的一些功能。希望大家有機會可以再看一下。其中我們做了很多用心的設計。

記者:路特斯這個品牌在中國的現狀,相對來說是比較小眾的。之前的產品Elise、Exige、Evora給大家的印象是很深刻的,它是一個非常小眾的跑車。您有什麼具體的計劃或者策略,讓你們未來的跑車產品和生產用車能夠高度重合?因為功能不同的產品使用者畫像完全不同,怎麼把這兩種產品想辦法融合,讓他們既接受你們的運動產品,也接受你們生活化的產品?

馮擎峰:你說的很客氣,我們不僅在中國是小眾化,在全球都是小眾化。因為我們在全球也只不過是,過去一年也就賣1000多到2000臺車。同時,一直在打造極具個性的品牌,喜歡的人是絕對喜歡,愛它的人絕對愛。

有些車型,甚至有人會說「心靈在天堂、身體在地獄」,我覺得這個評價還是蠻準確的。開的時候,短時間還是非常好的,但是長期的話受不了。Emira就改變了這種特性,也可以滿足你日常的生活和長時間的駕駛,但是,它的操控、它的體驗並沒有改變,依然會讓你開得爽。

我們向生活用車延展也是一樣,我們品牌的基因和定位不會去改變。我們來自於賽道,我們依然會重視賽道。包括我們的智慧駕駛,我們也叫賽道級智慧駕駛,我們願意把智慧駕駛放到賽道上去battle,去PK。這就是路特斯基因,不會去改變。

我相信,喜歡路特斯基因的人,他可以體驗多種路特斯產品,而不是侷限於Elise、Exige。

慶巖:剛才馮總講得很好,關於路特斯的「人格」,其實我們最近也在做梳理,能夠想到最關鍵的三個詞。第一個就是反叛,它有很強的反叛精神。第二個就是先鋒精神,第三個就是一個多面性的人格。這其實是路特斯的精神。

不管Emira車主還是Type132車主,我們認為他們在本質的追求上是一致的,比如說創新的駕駛或者駕乘的體驗,不同於他人的人格,追求新事物的創新想法。在這些理念上,我們的客戶不論是買跑車還是買生活用車,其實他都會認同路特斯的靈魂,這種卓爾不群的先鋒性格。這個是路特斯一直在堅持的品牌支柱,比如說賽道的效能,可持續發展的效能,包括在創新的技術上,以及空氣動力學上堅持的東西,其實都賦予了這兩個產品同樣的性格。也就會吸引到這一部分人群,我會認為他們在人格和產品的性格上都會有這樣的偏好,並不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格。

記者:有很多媒體拿路特斯跟保時捷做比較,因為路特斯現在也轉為生產SUV這樣的車型,一定會引起這個品牌原有定位上的變化。你們對路特斯的定位,以及未來的銷量是怎樣的判斷或有怎樣的目標?

馮擎峰:我們不會和其他品牌去對比,當然大家可以去聯想,但是我們不想去對比。路特斯依然是路特斯,路特斯依然走的是路特斯之路,而不會走別人的路。我認為,還是剛才強調的,我們的特性和特點,人們所接受這個品牌的靈魂是存在的。但是我們要提供不同的產品,就像Exige有人能夠接受,但是很多人不能夠接受。我們能不能造出來更多使用者接受它的文化,接受它的基因?未來,就是要豐富我們的產品線,我們不侷限於一年一千多臺的量,我們要有追求和未來。

所以說,這個基因我們不會去改變它,我們也不想去和別人對比。路特斯永遠是路特斯。

記者:目前咱們有一萬訂單,對於路特斯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數字。這些下訂使用者的畫像是什麼樣子的?比如說年齡、男女的性別比例。第二,路特斯在國內或者全球的服務網路體系是怎樣的規劃的?

慶巖:我們對中國的小訂使用者做了畫像研究。因為海外的資料還沒有拿到,基本上跟原來的資料比較類似。中國還是男性的比例大一些,但是女性的比例比傳統的路特斯使用者的訂貨還會高一點。

另外,城市還是集中在上海及華東等地,我們看到使用者的年輕化的傾向是非常明顯。目前小訂使用者在轉大定,大定使用者我們還沒有做統計。

第二從渠道上來講,對於Emira這款車,全球的渠道已經ready,路特斯汽車在全球40多個國家都有相應的經銷商。包括在歐洲地區的英國、日本、北美,它的訂單數量都非常大,目前也在緊張地交付準備。我們會優先保證中國市場交付,對中國市場也是一個特殊的傾斜。

目前,我們在國內也在準備相應的交付渠道。我們首先會在7個城市,北、上、廣、深,加上武漢和杭州、成都,都會推出相應的服務中心以及城市展廳,在明年年末完全準備好。昨天,我們也召開了渠道、直營合夥人模式的拓展大會,我們也會在更多城市尋找合作伙伴。

所以,在明年交付之前,我們主要的重點購買使用者所在城市,都會做好銷售、交付、服務的佈局。在全球的其他地方,目前基本上已經完整佈局了。

馮擎峰:補充一點,很多車迷一直熱愛路特斯這個品牌,但有一部分未能完全接受我們過去的產品。當前,我們的訂單得以大幅提升,一是因為路特斯的精神、產品的特性沒有改變,我們增加了使用者可以應用到日常生活中的特性,比如說座椅的舒適性,過去路特斯車型可能只有兩向調整功能,現在我們用了12向調節座椅,讓更多的使用者能夠接受它。過去路特斯車車裡沒有音響,就是喇叭,現在我們搭載了英國殿堂級的KEF音響,這也是很多使用者願意去享受的。

總而言之,在使用者熱愛路特斯品牌和精神的前提下,我們推出了一個更能夠滿足他的產品,訂單就得以擴大了。

記者:我想問一下慶總,剛才您提到路特斯在全球的渠道佈局。我想更深入地問一下,在這方面路特斯有哪些戰略和思考?

慶巖:第一是重點突破,從現在的Emira到未來的Type132等產品,我們要考慮純電市場的接受程度。面對未來,中國市場和歐洲市場一定是戰略中心。

第二個,直銷的營銷模式,馮總也講到了。作為重要的銷售戰略轉型,無論是在品牌大本營英國和歐洲,還是在中國,我們第一階段主攻的重點城市都會採用直銷模式。這樣,我們可以第一時間更加接近消費者的需求,更好地服務消費者。還包括網際網路的應用,都是非常重要的銷售戰略轉型動作。

銷售體驗也十分重要。我們希望路特斯無論是在中國的門店還是在歐洲的門店,還是在英國的門店,都能夠提供給沉浸式的,線上線下一體的銷售體驗。我們希望用更多的數字化、網際網路化的技術將銷售體驗做到最好。

當然,還有其他方面,比如說全球價格的一致性、定價的邏輯性,也是目前我們要重點突破的問題。所有這些方面,我們都要從全球市場來考慮。

馮擎峰:在英國,路特斯是第一個向直營全面轉型的品牌。在歐洲,有一些傳統的OEM廠還在探索這種模式。

記者:剛才您提到了消費體驗,因為路特斯的運動基因大家都是很清楚的。面對路特斯Emira車主,有沒有一些類似於駕駛體驗的專案或者機構?

慶巖:這是一定有的。對中國所有購買FE版本的車主,我們都提供完整的首發權益。除了服務、維修的權益,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設在武漢工廠的專屬賽道,大定車主可以預約體驗。此外,還包括駕駛培訓權益等等。。

我們重啟TEAM LOTUS概念,因為路特斯車隊以其為名,贏得了很多冠軍,它代表了一種精神。我們希望透過這個概念,在FE車主之外,再畫一個領地,對所有跑車愛好者開放。不管你開什麼車型,Elise、Exige、Evora車主都可以加入,也不管你是哪個品牌的使用者。在TEAM LOTUS CLUB裡面,我們會有相應的賽道晉級模式,在武漢賽道舉辦的體驗、培訓,以及冰雪試駕等等。我們還會打造一個線上社群,比如你的車在賽道跑了多少圈速,這些資料都會同步上傳,你可以參與打榜、排名並獲得積分,你的積分高我們就有獎勵。

我們也在探索虛擬賽車跟實車結合的方向,比如說,使用者在明年在拿到Emira這臺車的時候,他在App裡會領到一臺虛擬的同款賽車,這個「賽車」可以在移動或PC端進行模擬駕駛。屆時,就會有實車和虛擬兩個成長體系。

這都是我們目前在規劃的,我們希望把路特斯的賽道基因做得更深,不限於線下的試駕、試乘、培訓,還會往線上去擴充套件。不僅針對路特斯車主,我們還希望做得更開放,我們也歡迎其他跑車的使用者加入我們的社群。這是我們要傳達的非常重要的資訊。

當然,不同的車型對應的權益是不一樣的,路特斯車主一定有專屬權益。

記者:是不是今後所有的路特斯車型都在英國生產?

馮擎峰:我們採用中英雙引擎戰略。英國依然會專注於跑車,包括未來的電動跑車,中國會專注於生活用車。當然,我們的研發和工程力量是全球性的。

記者:請問馮總,您覺得電動化和智慧化的變革,對路特斯來講是機遇還是挑戰?

答:機遇。路特斯發展到70年的時候,就是2018年,我們真正地面臨抉擇的十字路口。我們制定VISION 80戰略,堅定不移地向電動化、智慧化轉型,因為我們認為這對路特斯來講是一個機遇。

第一,我們的負擔並不重,我們並沒有那麼龐重的渠道,轉型速度非常快。從今年開始,歐洲和英國的經銷商網路都開始轉型。

第二,我們過去的產品負擔不重。路特斯工程的力量很強大,我們把這個強大的力量賦能到我們未來的產品上。到今年年底,我們的Elise、Exige、Evora全部停產。生命週期結束了,我們翻篇了,進入全新的時代,進入到Emira、Evija還有未來的Type132、Type133時代。我們沒有負擔。

智慧化和電動化轉型,在中國還有更多優勢。我們在中國打造一個引擎,同時為全球賦能。所以我說,我們不僅打造輕量化的產品,我們還是一個輕量化的公司,上下同心,大家很容易就達成一致了。我們沒有一個龐大的身軀,只要大腦指揮到了,我們的行動就會跟上。這就像開車一樣的,你要指哪兒打哪兒才行。

慶巖:再補充一個小點,我們不生產燃油發動機,但是我們有空氣動力學。這其實對我們的轉型也是非常有利的。

記者:未來路特斯要推出生活用車,就需要品牌本身有更多元的溢價能力。過去,路特斯在運動性上是有優勢的。對於其他方面,比如說豪華、智慧等等,您打算如何把這些新要素注入到品牌中?

慶巖:來到這個展會的現場,大家都能體會到路特斯在這些方面的轉變。但我們依然忠於兩點,第一就是我們到底是誰,路特斯有它自己的人格,它所定義的豪華跟友商的標準是不一樣的。正如馮總一直強調,我們要找到符合路特斯精神的高階感。無論團隊的精神面貌,展臺的風格和設計,還是活動與溝通方式,都需要塑造符合路特斯反叛、先鋒、多面性格的獨特調性,並把這個調性最大化地釋放出去。路特斯一定不會一味地堆砌所謂的「豪華感」。

記者:路特斯在賽道上有很多輝煌的歷史和戰績。之後,在全球和中國,對於汽車運動包括賽事這方面有沒有一些規劃?

馮擎峰:目前針對Emira FE版本我們沒有這個計劃。基於未來電動化的發展,我們會參加一些電動化的賽事。年底,我們將釋出一個參與賽事的資訊。

記者:據瞭解設計大師彼得 霍布里(Peter Horbury)先生來到路特斯工作。未來,對路特斯有著怎樣的影響和作用?

馮擎峰:彼得.霍布里一直在參與路特斯的設計工作,他此前是吉利的首席設計師,掌管了旗下全部品牌,包括路特斯在內,Evija、Emira也都由他指導。現在,可以專注於路特斯,他非常興奮。他是一名英國人,路特斯從小就是他心目中的dream car。他是一個非常有創造力的人,接下來我們會發布的Type132、Type133、Type134,都會在他的操刀之下,我們共同來創造。

慶巖:他是一個非常有激情的設計大師,不僅會參與到車輛的設計,對於品牌未來的發展也很有見地,會給到團隊很多的輸入。

記者:未來,路特斯推出SUV,是否會對超跑基因有一些影響和弱化?比如說,路特斯打造一個反叛式的標籤,但這個標籤會面臨大眾化或公眾化方面的挑戰。

馮擎峰:UV這個「S」代表了什麼?運動。但是市面上的SUV運動嗎?我相信路特斯會把它的超跑基因放到SUV上,會讓SUV變成真正運動的SUV。請你相信,一定會有很好的融合。

慶巖:不管路特斯打造什麼車型,我們豎立的品牌或產品支柱都是一致的。

第一,是創新的駕駛體驗或者革新的駕乘體驗,無論駕駛還是乘坐,無論SUV或者跑車,你都會感受到那種創新性。路特斯在賽場不斷贏得勝利,它是依靠創新而不是堆砌馬力。

第二,空氣動力學設計。不管SUV還是跑車,都將一以貫之。

第三,路特斯最早提出,駕駛一臺跑車要像「穿在你的身上」一樣,也就是wear the car,如影隨形。未來,我們SUV的發展方向,就如馮總之前談到的,它將是一個智慧化的「機器人」,不僅好開,它還懂你,就像變成了你身體的一部分,是能力的延展。這種理念也是可持續的。

第四,不管跑車也好,還是SUV也好,運動性是路特斯最根本的基因。

第五,可持續發展。路特斯在造車的時候,應用到很多可回收的部件,包括我們在新的SUV生產過程中也利用環保材料。各種環保的材料的運用,為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以上五點,無論是SUV還是跑車,我們都要堅持。我並不認為這是兩件事情,這是一件事情,路特斯的品牌和產品都會遵循這五個方向。

記者:路特斯採用中英雙擎戰略,那麼,路特斯有本土化研發的計劃嗎?

馮擎峰:我們在中國有研發團隊,主要分佈在寧波、武漢、上海。在德國的研發團隊集中在整車VD這一塊。在英國,路特斯工程團隊位於Hethel,考文垂還有一個造型中心,我們在英國有兩個造型團隊,Hethel團隊主要是做跑車產品,考文垂團隊側重於生活用車,總體是一個全球化的佈局。

記者:路特斯正在積極擁抱電動化,電動化產品在造型設計上會有很大的變化嗎?如何融入賽道基因?

馮擎峰:電動化給了我們更多的設計空間。因為電動化的來臨讓車變得更「簡單」了,空間變得更多了。因為沒有燃油發動機,變速器可在前艙佔有更大的空間,我們可以把前艙往前推,車內的空間就出來了。我們看Evija,如果是燃油車,它很難造出這樣的從車裡貫穿的孔隙。我們的SUV也不例外,在空氣動力學方面,我們依然會做到極致。

記者:路特斯一直追求極致輕量化,在以後的生活用車,如何實現?

馮擎峰:提到純電汽車,大家一定會提到電池帶來的增重。在電池重量增加的同時,我們想辦法把其他的重量減下來,比以前做得更加極致,才能在輕量化方面做得更好。同時,大家也面臨著一個挑戰,車重了以後,它的操控會面臨一個挑戰。我們所要做的是,即使加入電池重量之後,我們依然把操控做得更好。這就是我們追求的。

記者:但輕量化面臨一個問題,一些豪華裝備可能會讓這個車變得重。因此,那些德系豪華SUV基本上很難實現真正的輕量化。

馮擎峰:我們要按照體積來比,同樣體積的情況下我們是最輕的。路特斯一定會做到。

記者:路特斯電動化以後,會不會成為整個吉利集團電動研發的先驅者,以後它會向其他平臺輸出自己的技術?路特斯會不會利用整個集團的服務體系,比如充電配套,在未來去發展佈局?

馮擎峰:技術應用一定是有一個從高到低的延續過程,當一樣技術開始普遍應用的時候,就變得不是「高科技」了。比方這個桌子,在發明的時候可能是高科技,但現在就是一個日常用品。我一直跟團隊講,路特斯是一個技術應用的最佳實踐者,因為我們可以承載這些高技術的發展。未來,我們發展了更高技術,它就可以共享給集團的其他品牌。比方說智慧駕駛,我們要打造賽道級智慧駕駛。當智慧駕駛發展到一定程度,它的成本也沒有那麼高了,這個技術就可以共享給更多品牌。

慶巖:我們的路特斯工程,本身就是一個對外賦能的公司。所以不光是面對集團,我們有很多成熟的技術,也是樂於向其他的車企進行賦能和合作的,這個也是路特斯的基因之一。

記者:未來,家用線產品的造型、定位、功能等等,會跟現在的路特斯有很大的區別嗎?怎麼權衡它們之間的不同?

馮擎峰:我們會把Emira的理念應用到SUV上。透過Emira大家可以看到,產品效能提高了,它的受眾開啟了。我們的SUV當然也不是面對所有人,我相信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我們的產品,我要強調路特斯的基因不會改變,但我們可以進一步開啟受眾面。

慶巖:產品設計的核心理念是不變的,剛才說的五個方向一直不會變,無論是創新的駕乘體驗,還是隨時可以上賽道,還是可持續的發展,還是空氣動力學,還是為一人造一車的理念,從機械感到智慧感的理念都不會變的。這個無論是SUV還是跑車,我們都會堅持。當然了,不同車型會有不一樣的受眾,但是這個理念不會變。

記者:今天我看到了Emira跟以前的路特斯產品完全不一樣,特別是內飾方面。請問是如何實現這種顛覆的?有來自集團的資源支援嗎?

馮擎峰:

提到內飾的改變,過去路特斯的使用者存在抱怨,缺少生活場景化,拿個行李箱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上了車以後手機還得揣在口袋裡,這些都是使用者的痛點。我們要去改變它。我們儀表臺下面設定了一個巧妙的儲物空間,同時也體現了輕量化的設計思路。

我們希望營造一種氛圍,除了賽道,還有生活。

記者:路特斯作為一個英國傳統的高階品牌,如何開啟美國市場?我覺得它很有機會的。

馮擎峰:路特斯在美國、歐洲、英國、日本、中東都是非常強勢的品牌。Emira在這些地區的訂單情況非常好。而且,我們在美國有一定的自己開發的渠道。Emira是同期全球釋出,我們的生活用車也會進入美國。

記者:很多人都習慣於燃油效能車發動機和排氣的聲浪。在電動化之後,路特斯如何打造自身的聲音?

馮擎峰:我們正在打造一種特殊的,路特斯特有的聲浪,會在Evija上率先使用。它不再是傳統的,用一個喇叭模擬發動機的聲音,我們會帶來一種既讓你興奮又讓你有高科技感覺的表達。

記者:Emira是最後一款燃油車,未來會有電動車的產品,它們的售後是分開的還是在一起?

慶巖:到2022年底,我們將在全國14個重點城市佈局銷售和服務網點,搭建以商圈為主的城市展廳以及以汽車商圈為主的交付服務中心,Emira和Type132的交付、銷售和服務工作都會同步展開。面對暫未布點的區域,我們還會配備移動服務車。

記者:在盈利方面,路特斯怎樣規劃?未來預期如何?

馮擎峰:您有沒有發現,很多小眾品牌在大的集團體系內生存得還是不錯的。但是完全獨立的品牌,面臨的挑戰要大得多。路特斯比較幸運的是,我們能有一個大家庭,一定能給路特斯很多的賦能,還有成本的分攤,讓我們達到一個盈利的狀態。我們一定要追求盈利,沒有盈利就沒有發展,沒有盈利就沒有未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