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汽車

數字化專欄|汽車行業數字化升級實踐:數字化汽車(一)

2021-07-08 13:16:02汽車

引言:數字技術推動汽車產品向數字化方向發展

傳統汽車產品正在數字技術的推動下進行重大革新,向數字化轉型升級。埃森哲公司認為汽車將不再是一種單純的交通工具,未來是智慧網聯汽車的天下,汽車將發展成一個硬體平臺,配置多套定期更新、高速運營的軟體<1>。Jürgen Meffert提出數字化出行的汽車產品是:隨時聯網、使用方便的電動汽車,而且還具有智慧駕駛功能<2>。溫克爾哈克認為,汽車將從出行的交通工具轉變為「行駛中的資料中心」,這個中心將配備強大的計算能力和網路基礎設施,此外許多車輛與不同的合作伙伴廣泛且不斷地聯絡在一起<3>。綜上所述,汽車的核心價值已經向數字化智慧網聯方向發展。

價值主張方面,智慧網聯汽車這種數字化產品將成為主流

數字經濟背景下,客戶買車時的判斷標準也在發生變化,他們不再單純比較排量、動力、懸架等硬體配置,而是更關注汽車的智慧化程度和軟體更新服務。智慧網聯汽車的一個趨勢是「軟體定義汽車」,汽車將發展成一個硬體平臺,配備多套定期更新、高速執行的軟體,實時上傳資料,實時接受資料,一部汽車就是移動的資料來源。與汽車硬體相比,軟體成了汽車裡迭代最快,最容易定製化個性化的部分。智慧網聯汽車已經融入到汽車「新四化」趨勢中,其中:電動化是基礎,網聯化是條件,自動(駕駛)化是關鍵。

首先是電動化。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對汽車產品節能減排政策、法律、法規逐步升級加嚴,在中國的雙積分法規條件下,傳統車企為了能夠適應越來越嚴格的節能減排法規,必須採取兩大方面的措施,一是現有傳統燃油車的電動化改造,二是開發純電動車。在燃油發動機方面,車企必須開發排量更小、油耗更低的發動機,為點火裝置和發動機的其他部分配置精確的操控軟體,並需要持續升級混合動力技術(弱混、中混、重混)。純電動汽車有兩類,一類是傳統燃油車平臺上改造而來,其優點是降低開發成本、縮短開發週期,缺點是佈置網聯化、智慧化技術的平臺拓展性低;另一類是開發純電動車平臺,優點是結合智慧化、網聯化等先進技術融合性好,缺點是投資大、開發週期長。

第二是網聯化。車聯網分為狹義的車聯網和廣義的車聯網兩個範疇。狹義的車聯網通常是指T-box,負責車內資料的採集和遠端的通訊。廣義的車聯網分為「端管雲」三層,第一層「端」負責採集和收集車輛資料、車輛狀態、車輛環境等資訊,具備通訊(車內、車間、車網)能力的終端。第二層「管」系統就是通常說的V2V車與車、V2P車與人、V2R車與路、V2I車與基礎設施等互聯互通,所以車聯網與自動駕駛密不可分。第三層就是雲平臺,車聯網離不開雲端的運營和管理。在雲平臺上可以結合網際網路應用以及線下服務,其應用系統也是圍繞車輛的資料返回、計算、排程、監控、管理與應用的複合體系。

第三是自動化。自動(智慧)駕駛是指機器幫助人進行駕駛,在特殊情況下完全取代人駕駛的技術。SAE美國汽車工程師學會對自動駕駛的分級從L1到L5,主要功能從駕駛支援、部分自動化、有條件自動化、高度自動化到所有場景無人駕駛完全自動化。

主要參考文獻

<1> (德)埃裡克·謝弗爾,吳琪,黃偉強.工業X.0—實現工業領域的數字價值.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7,65.

<2> (德)尤爾根 梅菲特,沙莎. 從1到N:企業數字化生存指南. 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8,31.

<3> (德)烏韋·溫克爾哈克.汽車工業數字化轉型—驅動力、路線圖與實踐. 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19,140-141.

<4>曹欣蓓. 特斯拉:顛覆者的數字化樣本. 中歐商業評論,2020(7): 22-24.

#大V聊車#

作者簡介:

穆天宇,現任華晨自主品牌汽車公司副總經理。擁有工學學士學位和工商管理碩士學位,高階工程師。2001年大學畢業後進入華晨汽車集團工作,曾任研發中心產品戰略處處長,銷售公司副總經理,集團發展規劃部副部長,整車事業部副總經理。

主要從事產品管理、營銷管理和戰略管理工作,產品業務涵蓋乘用車、商用車和共享出行。經歷二十年來華晨自主品牌整車從前期立項、設計開發、上市營銷、迭代升級的生命週期全過程。負責和參與新產品立項策劃50個,新產品上市營銷管理專案16個,市場客戶調研專案44個,組織編寫集團發展戰略規劃、出行業務戰略規劃,制定品牌內涵方案,參與建立戰略規劃體系、產業整合最佳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等綜合改革專案。當前工作的主要方向企業戰略管理、產品戰略管理、商業模式創新、汽車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

該文章首發於微訊號:易簡萃升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