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汽車

極氪聰聰:造了 25 年車,All in 「新造車」是什麼感覺?

2021-07-15 12:47:01汽車

「極氪智慧科技 CEO」安聰慧在吉利工作了 25 年。

早在本世紀初,汽車行業也曾經歷過一波造車熱潮,當時,手機、家電,甚至白酒品牌都紛紛參與造車,結果則是大多數的破產倒閉。

在安聰慧看來,當今的新造車熱潮與當初有所同,也有不同。同樣會誕生激烈的行業洗牌,同時促進產業發展;不同的是,逐步成熟的新技術、不一樣的產銷模式和由此帶來的行業發展前景。

這些不同,就是「老法師」安聰慧要面對的「新手村」。

在一些人看來,吉利投身做智慧電動車的決定看起來晚了些。小米 100 億美元造車、華為集齊 5000 人造車團隊,科技巨頭掀起新一輪造車巨浪;另一邊,造車新勢力走過量產大關,出貨量逐漸走高,已經開始侵蝕燃油車市場。

今年 4 月,「極氪」品牌正式釋出並推出首款車型 ZEEKR 001, 並在短短兩個月內完成售罄全年配額。身為極氪智慧科技 CEO,安聰慧表示自己將會 all in「極氪」。

前不久,安聰慧就使用者的質疑釋出了一封公開信迴應,裡面提到「作為一個年輕的品牌,極氪是不完美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實際上,早在七年前,可以為不同平臺車型提供共享解決方案的「浩瀚架構」已經開始搭建。

7 月 13 日,極客公園的「科技新風向」進入極氪工廠,極客公園創始人 & 總裁張鵬對話從業 25 年的極氪智慧科技 CEO 安聰慧,聊聊當「老法師」進入「新手村」,有哪些思考和感悟?

「老法師」兜裡有啥?

「為什麼現在才出來亮相?」

面對極客公園創始人張鵬的提問,安聰慧表示,「極氪」並不晚,只是它誕生的時刻恰好撞上市場滲透率由 2% 躍升至 6%,標誌著行業進入一個高速增長期。這也印證了,吉利從七年前就開始了智慧電動車的佈局,在時間線上是準確的。

7 年前,由吉利與沃爾沃合資的領克還未投放市場,但從那個時候起,這家傳統車企就開始思考智慧電動汽車時代的未來,浩瀚架構也從此開始搭建。

今年年初,吉利汽車在決策層面明確了實現「藍色吉利行動」的最終路徑:

一方面,用吉利和領克品牌佈局傳統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市場,來度過燃油車向新能源車的漫長轉型期;與此同時,吉利要用極氪這個全新的智慧電動品牌直奔主題,進行真正面向未來的佈局。

在背靠吉利集團強大資源下發展而來的浩瀚架構,就是「老法師」兜裡藏著的法器。不同於一些品牌造一款車賣一款車,安聰慧把這耗時 7 年搭建的架構造車比喻成打造一片森林,單一車型製造則是栽每棵樹木。

「森林裡的每種樹木,代表著每種車型,土壤就是架構。要想森林裡面有各種樹木、花草,我們要給這個森林打造更好的土壤環境。但打造這片土壤的時候會花很多的精力和時間。」安聰慧說。

而浩瀚架構就是極氪為整個智慧電動汽車產業打造的土壤。「所以我們要基礎工作做紮實,這個土壤做好了,上面的植物樹木會很快的形成。不是說我們簡單的為了一個植物來引導和發展,搭建它的土壤。」

五年時間、超過 200 億元的投入。單為這個架構花這麼長時間,花這麼多錢,值得嗎?安聰慧認為這是必須的,「你要形成非常紮實的基礎,才能有更好的市場競爭力。」

汽車架構是非常複雜的,從底層的硬體層、到中間的系統層再到上端生態,是一個全方位立體的系統。

「手機可以六個月迭代一次,但汽車領域是不行的,一個架構就要花四五年時間。」安聰慧說道。

一個架構做出來後,這個森林要想更加繁茂,必須開源。安聰慧希望浩瀚架構能成為汽車界的 Android 系統,「到目前為止智慧電動車這個階段,浩瀚做到了給多個品牌使用。」

安聰慧認為,極氪文化體現出平等、多元、可持續,並且開放,是一個沒有圍牆的花園。

「我們也想透過多個品牌的合作,共同推動整個智慧電動產業積極快速發展。透過廣泛的共用,不僅對於整個浩瀚架構自身,對各個品牌汽車來說,可以省去很多重複性的工作,也能使一些新晉品牌快速地在智慧電動產品中得到體現。」

這片森林需要更多人來搭建。「我們不能封閉,未來的汽車行業不是靠某個企業單打獨鬥的形式贏得最終的成果勝利。需要開放,需要大家一起聯合、合作和共創。」

新手村意味著什麼?

「老法師」面對的新手村,是一個直接與使用者互動的模式。為此,51 歲的安聰慧換下了西裝革履,穿上了休閒裝,不讓大家叫安總,要叫「聰聰」。聰聰還入駐了極氪 App,直接與使用者溝通,認真追求使用者共創。

其他一些傳統車企前車之鑑是,如果搬來新造車的面子,搬不來裡子,最終會出現運營、經銷上的重重困難,消費者並不買賬。

缺乏使用者直接參與,導致的最終結果就是決策走樣——按照傳統燃油車思路打造的產品往往無法打動智慧純電動市場的潛在客戶。

為表真誠,安聰慧甚至聽取使用者意見,認真地思考如何與使用者一起共創出行體驗。

「有個使用者是在氣象站工作,提出車內有那麼多的感測器,意味著每輛車都是一個移動的氣象站,行駛在全國各地能夠蒐集不同的氣候資料,而這些資料又可以進一步共享開放,分享給更多使用者使用。從傳統造車意義上,這些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呢?但在今天,就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這是使用者的需求和建議。我們正在共創我們的汽車,這是使用者的空間,他們可以自由想象:咖啡廳,客廳,酒店,臥室卡拉 OK 廳,遊戲廳等等,我們都會認真對待。」

安聰慧想讓極氪成為一家「使用者企業」,「不是簡單地以我們自己的研發團隊、工程師來定義、開發產品。而是和我們廣大的使用者、合作伙伴一起共創。」

從概念車釋出到 ZEEKR 001 誕生,極氪根據使用者的反饋進行了多達 342 項的提升。

在新車亮相後,這種使用者共創開發模式也在運轉中,使用者呼聲較大的鋼琴漆工藝黑色運動元件、副駕通風座椅、EC 光感天幕等配置被陸續列入未來的選裝包計劃中,極氪的開發團隊甚至首開先例,在不久前提供了 3 種方向盤設計方案供粉絲和客戶投票。

為了鼓勵使用者更直接地參與到極氪的發展中,極氪甚至拿出了 4.9% 的股份權益作為使用者共創的激勵,讓使用者真正從「精神股東」變成極氪的「股東」。

新造車「馬拉松」才剛開始

極客公園曾經報道過,在當今的「新造車勢力」中,人才結構正在發生改變:以往車廠更青睞機械工程的畢業生,如今全轉向了軟體演演算法類的人才。在未來,汽車行業對人才的需求到底是什麼樣的?

安聰慧認為,軟體人才和硬體人才是同樣重要的。「汽車這個行業是軟硬要結合的。大家現在在講軟體定義汽車,但那一定還是建立在硬體的基礎上。」在極氪,公司擁有近 40% 的研發人員,其中超過 20% 是硬體人才,18% 左右是軟體人才。

這個被認為健康的比例結構,是「極氪」同時重視軟硬體在汽車上結合的結果,有別於許多「新勢力」。

目前,中國汽車市場中新能源汽車的滲透率已經超過了 10%。行業經驗顯示,當滲透率在接近 10% 的時候,該品類將進入佔領市場的快車道。

面對似乎人人都能下場造車的狀況,和少了很多零部件造車就變得容易很多的說法,安聰慧認為並非如此簡單。「我覺得現在的智慧電動車行業更加充滿了挑戰。汽車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交通工具了,它是一個智慧的體驗中心。它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這個行業是一場馬拉松比賽,我認為現在只是馬拉松的一個開始,也就是前一兩公里。現在取得的成績不代表未來,急於判斷是不正確的。」安聰慧認為,在這個馬拉松才跑出運動場的時刻,極氪已經看向了未來。

少了零部件的簡單,有了更多根本性的轉變,這才是新造車賽道要面對的更本質的問題。這樣的挑戰讓安聰慧興奮。

對於各行各業企業進入造車,這位行業的守望者認為是件好事。「這實際上可以促進智慧電動產業的發展。但也並非新興的企業都會成功,如同零幾年的那波造車熱潮,雖然不一定成功,但給汽車行業整體帶來了發展。」

「人活著還是需要一些夢想。全世界的汽車跑遍了全中國,為什麼不能是中國的汽車跑遍全世界呢?」

看來在新的「造車大亂鬥」的時期,老法師還是有著十足的信心——和上次一樣,他和他的企業將在這股造車熱潮中贏得生存。

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釋出,轉載請新增極客君(ID:geekpa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