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汽車

【深度】汽車製造商為什麼都開始造機器人了?

2021-10-11 10:02:08汽車

記者 | 周純粼

編輯 |

1

汽車製造商研製機器人在當下似乎已經成為了行業新風潮。一些汽車行業人士認為,智慧汽車是機器人的基礎形態。但也有人持相反觀點,認為機器人是驗證智慧汽車功能的試驗載體。這個問題就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千古難題一樣沒有答案。

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汽車與機器人的融合已經從賽博朋克的《變形金剛》系列中走進了現實。只不過,這種融合從純粹的機械結構之美變成了與「0」和「1」相關的演演算法進化。

而「自動駕駛」和「人工智慧」也將代替「功率」和「扭矩」,成為汽車的新標籤。

今年8月20日,美國電動汽車製造商特斯拉在其總部舉行的人工智慧(AI)日上釋出了一臺名為Tesla Bot的人形機器人。

公開資料顯示,該機器人由特斯拉車型上的FSD車載計算機、視覺感知系統和40個微型電機組成,高5英尺8英寸(約合1.72米),體重125英鎊(約合56.7千克),同時會有一塊螢幕作為臉部互動。

概括而言,它搭載了特斯拉汽車上的一系列軟硬體,是特斯拉汽車的「人形形態」。

它擁有與人類類似的雙手雙腳,能夠以約5英里/小時的速度移動,是人類正常步行速度的兩倍。四肢使用40個機電推杆進行操作,透過力反饋感應實現平衡和敏捷的動作。

Tesla Bot將特斯拉汽車上的Autopilot系統攝像頭充當成機器人的視覺,而車上的完全自動駕駛計算機(FSD)將充當機器人的內部器官,幫助它作為家庭的一個生產成員進行操作和運作。此外,神經網路規劃、標籤、模擬等工具也將被用於幫助特斯拉機器人高效運作,同時準確地執行任務。

那麼這臺在公路上可以識別障礙物、變換車道等輔助駕駛的機器成為了「人」之後能做些什麼?特斯拉給出的答案是「從事人類最不願意乾的——危險、重複或無聊的工作。」

除了完成跑雜貨店、撿拾家庭物品等日常任務,特斯拉CEO馬斯克表示「我相信人們會想到一些非常有創意的用途」。

將智慧汽車變成人形機器,這看似只是一個有趣的技術試驗,實際上展現了特斯拉未來的產品邏輯。

馬斯克表示,製造機器人是合乎特斯拉的產品邏輯,因為特斯拉汽車是機器人,特斯拉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機器人公司」。此前,馬斯克一直坦率地表達了他希望特斯拉成為機器人汽車公司的願望。在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馬斯克表示,「我認為從長遠來看,人們會將特斯拉視為一家人工智慧機器人公司。」

無獨有偶,從創業之初就從各方面「對標」特斯拉的國內造車新勢力小鵬汽車最近也釋出了機器人,準確地說是機器馬。

今年9月7日,小鵬正式公佈了生態企業的一名新成員——深圳鵬行智慧研究有限公司,併發布了首款智慧機器馬第三代原型機。

小鵬汽車官方資料顯示,該智慧機器馬在動力模組、運動控制、智慧駕駛和智慧互動等方面都是實現了對以往足式機器人的技術突破,具備可騎乘、強自主運動、情感化互動的能力。

這款智慧機器馬具備「多模態互動」能力,融合了視覺、聽覺與觸覺互動。其面部還配有曲面顯示屏,擁有豐富的表情與肢體語言,與人溝通更為直觀。

此外,這匹機器馬融合了小鵬汽車全棧自研的智慧駕駛技術,採用了視覺加鐳射雷達的感知系統,具備自主運動能力,可以滿足小朋友的騎乘需求。

對比可以發現,小鵬機器馬與Tesla Bot都將公司汽車產品上的先進感測器和演演算法運用到了機器人上。

這樣一來,小鵬汽車、鵬行智慧、以及小鵬匯天三家公司就湊齊了車、機器人、飛行器三種場景工具。其格局雖不如馬斯克帝國中構建的汽車、太陽能、火箭那樣宏大,但也已經初步勾勒出了一幅未來智慧世界的畫卷。

更早之前的8月10日,剛踏入汽車行業門檻的小米公司同樣釋出了一臺機器狗,名叫「鐵蛋」。談及「鐵蛋」,小米集團智慧辦公事業部總經理表示:「從長遠來看,我們是想為未來的智慧製造、還有汽車儲備人才,積累一些基本的技術和演演算法。」

這些新型創業公司或者剛進入汽車行業的公司為何都喜歡造機器人?他們是不務正業嗎?還是背後有更遠大的思考與佈局?

北方工業大學汽車產業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翔對介面新聞記者表示,首先,機器人是人工智慧技術的典型體現。釋出機器人可以吸引外界關注度,具有商業宣傳價值。

他還指出,同時,擁有機器人也體現了企業的技術儲備,相當於其科技代言人。在這一點上,不論是已經成立有些年頭的特斯拉,還是新生代的小鵬汽車等,都正在利用機器人「秀肌肉」。

當然,資金流普遍並不充裕的創業公司不會僅僅是為了用機器人「炫技」。

今年8月的百度世界大會上,百度給出了另一種解讀。它的Apollo無人車除了不能變形之外,在自動駕駛、人機互動等方面樣樣精通。除了載人與載物的不同外,在自動駕駛領域,汽車和機器人的很多軟硬體技術是共通的,都是基於視覺感知等多系統融合對場景進行認知和決策。

張翔也認為,機器人和智慧汽車有共性。例如語音識別、健康狀態檢測、人臉識別、人類心情識別、與人互動等等。「機器人和智慧汽車可以並行發展,最大效率利用人工智慧的研究成果。」他表示。

在2021世界機器人大會上,谷歌Alphabet公司董事會主席John Hennessy指出,機器人在影象識別、感測器融合、處理不確定情況等方面的智慧學習和迭代,已經成為自動駕駛汽車技術進化的關鍵路徑。

可見,不管是汽車還是機器人、機器狗,雖然形態各異,但實際上智慧技術的不少底層邏輯是相通的。

事實上,一些功能較為單一的機器人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進入人類生活。例如,飯店內送餐機器人、酒店內上門服務機器人、工業廠區內的無人物流機器人等。這種在封閉園區內提前程式設計規劃好執行路線的機器人運用的就是低階別(L2級)自動駕駛汽車上所需的視覺感知和執行處理能力。

在自動駕駛和智慧汽車領域,傳統觀點認為創業公司比傳統汽車製造商更超前與激進。但在將智慧汽車與人工智慧融合領域,老牌車企仍然有其歷經歲月沉澱的護城河。

常被「鍵盤俠」詬病智慧化程度落後的日本汽車製造商豐田恰恰是該領域的專家。其對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及殘奧會有一整套的機器人解決方案,其中有不少出自其自動駕駛技術研發部門Toyota Research Institute。

東京2020奧運會吉祥物機器人Miraitowa透過頭部搭載的攝像頭識別出靠近的人之後,可實現眼神與動作聯動,表達不同的情感。全身裝配可進行靈活動作控制的小型關節單元,能夠保持安全、高水平的運動效能。

不僅如此,吉祥物機器人還能還另一款T-HR3模擬機器人結合使用。將吉祥物機器人作為控制器,操作T-HR3,相互傳遞動作和力量。加上影像和聲音,便能夠像在眼前交流一樣,與運動員擊掌或者對話,實現身臨其境的生動體驗。

另一款名為T-TR1的遠端交流輔助機器人則搭載攝像頭和顯示器,將位於遠端的觀眾顯示於顯示器上,實現一種身處異地卻彷彿親臨現場的沉浸式體驗。藉助T-TR1,讓嚮往賽事卻無法前來現場參加的觀眾以虛擬的方式參加,併為其提供交流機會。

這些服務機器人不僅是豐田對於人工智慧和智慧汽車這些單一議題研究的體現,更是其對於未來移動出行願景的探索。

豐田未來創新中心的負責人古賀伸彥認為,豐田運用工業機器人的技術,以「支援人類活動,與人類共生」為出發點,為實現向出行服務公司轉型而努力。「‘移動’不僅指人和物品的‘物理移動’,也包括‘虛擬移動’,人們的部分甚至全部可以透過介質虛擬地傳達到更遠的地方。」他表示。

話題回到自動駕駛上。在人類向美國工程師學會(SAE)定義的L5級自動駕駛進發的道路上,技術並非最大桎梏,合法合規合倫理才是難點。

8月12日,國家工信部印發的《關於加強智慧網聯汽車生產企業及產品准入管理的意見》就明確指出,企業實施線上升級活動前,應當確保汽車產品符合國家法律法規、技術標準及技術規範等相關要求並向工業和資訊化部備案,涉及安全、節能、環保、防盜等技術引數變更應提前向工業和資訊化部申報,保證汽車產品生產一致性。未經審批,不得透過線上等軟體升級方式新增或更新汽車自動駕駛功能。

車企只能在一些專門劃分的示範園區內進行自動駕駛技術的測試與驗證,但無法迅速將其運用到實際道路上。但透過技術底層邏輯相通的機器人進行社會服務應用,也不失為一種積累資料並進行技術迭代的方式。

那麼,當機器人、自動駕駛車、人工智慧發展到足夠的高度後,是否人類就可以當甩手掌櫃了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正如電影《失控玩家》中的NPC那樣,在某些偶發事件中激發出了自我感知和進化的AI能力,它是否會對真實的人類構成威脅?

人類並不想以身涉險,安全始終是未來技術和產業發展的重點,尤其是在人工智慧技術快速發展的今天顯得尤為重要。

中國科學院院士薛其坤的建議是要給機器人設定紅線,人類應該設定監督機器人警察。

特斯拉CEO馬斯克也持有同樣觀點,他認為凡是可能影響到人類安全的技術都需要被妥善監管。飛機、藥品、汽車都已經在相關監管之下。

「之前沒有什麼比人類更聰明,但現在有了」。馬斯克認為,對於人工智慧安全而言,監管是合理且必要的,對人工智慧的管理與共生也很重要。

想象這樣一個場景。當30年後你乘坐一臺L5級自動駕駛車上路的時候,如果你想讓它去陸家嘴,而它任性地提出要求想去崑山兜一圈,那場面一定會十分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