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人物

杜甫被稱為「詩聖」是否有些言其實?

2020-04-14人物

否。詩仙、詩佛、詩魔、詩鬼等封號,大部份都是讀者封的,而杜甫的詩聖,是詩人們集體推崇的,你說是不是言過其實?

悲天憫人本來就是道德內容,不是詩人的判別標準。大多數唐代詩人都是儒人的楷模:駱賓王勇於起義並因此而死,白居易寫了幾十首【新樂府】,杜牧研讀各種兵書戰策渴望為國效力,就連風格一向華麗的獺祭之王李商隱也會寫「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這樣的詩句,更別說寫「鞭撻黎庶令人悲」的高適等人了……他們怎麽沒有被奉為「詩聖」呢?

原因很簡單:「詩聖」看的是詩的成就,並不僅僅是人的成就。杜詩是學詩者的寶庫,集大成於此,值得反復通讀,會使人由衷地感到——這就是詩中的聖人啊!

把唐朝的幾位詩人比較一下,翻閱度大概是這樣的:

10分:杜甫

5分:李白、李商隱、李賀

3分:王維、白居易、杜牧

2分:岑參、高適、賈島、孟郊

1分:孟浩然、陳子昂

比如我讀杜詩,是這樣的:

杜甫被稱為「詩聖」是否有些言其實?
杜甫被稱為「詩聖」是否有些言其實?

讀李白的詩,是這樣的:

杜甫被稱為「詩聖」是否有些言其實?

前些年專門對李白詩進行過一次深入排序,反復探研,翻閱度竟然還是比不上杜甫,而杜詩基本只是隨手翻翻而已。

擺成一排,猜猜哪個是杜詩?(答案在最後)

杜甫被稱為「詩聖」是否有些言其實?

為什麽會這樣呢?很簡單:學詩的人,杜詩讀得最多,想都不用想。其他人的詩也好,也有很多可以學習之處,但是杜詩最全,什麽都有,琳瑯滿目,集大成者,怎麽避得開呢?蘇東坡說:「詩至於杜子美,天下之能事畢矣。」這就是學詩人的心聲。

說到學詩,一般有四種

第一,拿來主義的學詩

比如李賀寫「東關酸風射眸子」,周邦彥寫「橋上酸風射眸子」。

第二,翻出新意的學詩。

比如古詩有「置書懷袖中,三歲字不滅。」李白寫「長吟字不滅,懷袖且三年。」

比如蔡邕寫「枯桑知天風」,李白寫「送別枯桑下,雕葉落半空。我行懵道遠,爾獨知天風。」

第三,受到啟迪的學詩。

杜甫寫:「香稻啄餘如麗粒,碧梧棲老鳳凰枝。」韓愈見了,深受啟發,寫「舞鑒鸞窺沼,行天馬度橋。」

就是這樣。要是找點靈感,看誰的詩都行,真要學東西,還是非老杜的詩不可——

「紅膩小湖蓮」的「膩」,「潛波想巨魚」的「想」,「身輕一鳥過」的「過」,「細雨魚兒出」的「魚兒」,「一去紫台連朔漠」的「連」……隨便翻幾首,都夠讓人琢磨半天的。哪裏列舉得完呢?

為什麽經常說「杜詩可學,李詩不可學」?其實,李白詩也可學,別人的詩也可學,只是可學之處沒那麽多,所以翻來翻去,往往會讓人有無從下手之感。

剛才沒說完。學詩還有第四種,其實已經脫離開「學」的範疇了——

第四,點鐵成金的學詩。

沈佺期寫「人疑天上坐,魚似鏡中懸」,杜甫寫「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霧中看」。

鮑照寫「野風振山籟,朋鳥夜驚離。」杜甫寫「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如此之老杜,怎能讓人不佩服?

上文的答案(高適右邊還有一本,沒拍出來-_-|||):

杜甫被稱為「詩聖」是否有些言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