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人物

袁世凱的軍事能力客觀評價如何?

2022-09-20人物

袁世凱作為近代中國陸軍的創始人,北洋軍閥的鼻祖,一輩子都與軍隊打交道,雖然沒有親身指揮大規模的作戰行動,但是軍事能力和眼光還是不錯的。而且這個軍事能力的含義是比較廣泛的,不是說親自領兵到一線沖鋒和指揮這才是軍事能力。這只能說是軍事指揮能力或者狹義的軍事能力。廣義的軍事能力是很多範圍的,除了軍事指揮能力,還包括練兵、後勤、用人、戰略、用人等諸多與軍事有關的方方面面因素而形成的。

袁世凱出身名門,父祖叔伯都是顯貴,家庭中也有從軍打仗的人。他本人早年科舉不中,也就早早從軍投靠了淮軍慶字營。參與平定了1882和1884兩次在北韓的平亂。而且北韓國王的親軍也都是袁世凱訓練出來的。1884那次平亂,而且袁世凱是最大的功臣。若非袁世凱勇於任事和處事果斷,那一次日本人極有可能就會獲得成功了。而也正是因為這一次的表現,袁世凱備受李鴻章賞識。雖然只是個三品銜,但是權力已經不亞於駐北韓的總督了。

1894年甲午戰爭,袁世凱是有些失算的。不過這一次也不能全怪他。這一次畢竟不同於十年前了。十年前日本人的實力和十年後不可同日而語了,即便是袁世凱這次依然成了,日本人還會有別的借口。而更重要的是日本人這次的決心很強,而清政府因為老佛爺六十萬壽,已經沒有當年的決心了。甲午戰爭時候,袁世凱是親眼目睹了,目睹了日軍的實力,也更是目睹了淮軍為主的清軍的兵敗如山倒。戰爭中,雖然袁世凱依然沒有親內建兵指揮。其實即便讓他帶兵,也未必會有好的結果。畢竟當時參戰各軍都各有各的派系,而且中高級將領的資歷都很高,是看不起袁世凱的。甲午戰爭中,袁世凱雖未直接領兵,不過卻管了段後勤。而後勤是事關戰爭的重要一環。在管理後勤方面,袁世凱顯示出了很強的能力,十分註意細節。比如他曾就軍米提醒過宋慶,讓宋慶註意哪些米可以食用,哪些米可能是發黴的,是不可食用的。另外在軍事方面也有獨到的見識。當日軍渡過遼河,宋慶想退守摩天嶺時,袁世凱認為只守一路無濟於事,日軍肯定會分幾路進攻。

甲午戰爭失敗後,清政府大力編練新軍。袁世凱接替胡燏棻取得了編練新軍的差事,也得以真正掌握權兵權。雖然清政府為編練袁世凱的定武軍使出了吃奶的勁,想辦法籌集軍餉。但因為種種原因,新編的軍隊依然與最初的標準還差一些。這個時候袁世凱果斷選擇了裁減步兵,而保留炮兵。十分註意保留炮兵。另外在炮兵的編制和使用上,袁世凱透過多年閱讀中外兵書和甲午戰爭,已經非常有近代化的意識了。提出了炮兵部署上可以分散但火力上不宜分散的思路和辦法,這在當時的清軍中是非常罕見的。對比日後的武衛軍前後左中右五軍中,袁世凱的右軍與淮系老將聶士成的前軍實力最強。但就炮兵編制和使用上,袁世凱的則優於前軍。袁世凱出任山東巡撫後,帶走了武衛右軍主力。自然也會在山東境內剿匪了。以全國最精良的武衛右軍和諸多有實戰經驗和武備學堂畢業生組織的右軍應對一些義和團,自然是殺雞用牛刀了,而且袁世凱已經是二品大員,這些具體的前線軍務自然不是他太過於操心的事情了。

李鴻章在辛醜條約簽訂兩年後去世,袁世凱署理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次年實授,成為了李鴻章的接班人。不過袁世凱只能算是李鴻章在軍政外交領域方面的接班人,而不可能也沒有能力全盤繼承李鴻章鼎盛時代的所有衣缽和人馬。李鴻章北洋時代的許多人的資歷都不亞於甚至高過袁世凱,如周馥、盛宣懷等,都強於袁世凱許多,袁世凱就管不了。尤其是在財政方面,盛宣懷就和袁世凱不合作甚至是公開對著幹,袁世凱也沒有辦法。袁世凱的財政人員主要依靠的是周學熙和後來的交通系人馬。

雖然袁世凱沒有辦法繼承李鴻章的全部衣缽和人馬,而且他在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任上的時間只有七年,遠不像李鴻章那樣漫長近三十年。但是袁世凱任總督時候趕上了清末新政的好時代,慈禧太後雖然依然玩兒平衡,但是總體上思維已經大振幅轉變了。他擔心的只是自己的權力,所以袁世凱在七年總督任內取得的成就和獲得的權力已經遠遠超過了李鴻章。他也成為當時疆臣領袖和漢族士大夫階層的領袖,是變革的核心和代言人。就軍事方面,七年總督任內,袁世凱做的主要是練兵。袁世凱利用特殊的地位和權力,將北洋軍的標準演變為全國的標準,並利用全國的財力編練了自己的六鎮新軍,而且勢力由直隸一地發展到了幾乎整個北方。另外七年總督任內,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參與處理日俄戰爭。日俄戰爭,清政府名義中立,實際上暗中支持日本。這是袁世凱的提議,也是當時無奈的選擇,更是袁世凱一生中乃至近代中國少有的與日本「親善」到頂點的時候。

無論是日俄戰爭時候安排馬玉昆去遼西前線的布防,還是暗中向日本提供支持,或者是戰後與日本的關於東三省事宜的談判。袁世凱雖然名義上一直不是前列,但實際上都是他直接主導的。尤其是在戰後談判共二十多次中,袁世凱大小事情都與日本外相小村壽太郎爭辯,以至於小村事後曾對曹汝霖說:「此次我抱有絕大希望而來,故會議時竭力讓步,我以為袁宮保必有遠大見識眼光……不意袁宮保過於保守,會議時咬文嚼字,斤斤計較,徒費光陰,不從大處著想……故聯盟之意此時不宜表示。俄國野心甚大,……我兩國不先為之備,必將同受其害。中國若能與日本聯合,整軍經武,力圖自強,兩國或可免受其害。我這次沒有機會與袁宮保商討此事,故與你略露此意,如有機會,望先轉達。倘袁宮保有意討論,我當再來!」。曹汝霖的回答是:「近來微聞樞廷對袁宮保似有疑忌之意,……此時進言,袁豈敢作此主張」。很明顯,日本當時的確希望接著日俄戰爭時候中國掀起一股日本熱的時候,趁機與中國達成同盟,實際上是將中國牢牢與日本捆在一起。而素來以反日聞名的袁世凱豈會這樣輕易上當。

1908年11月,光緒帝和慈禧太後相繼去世。次年,袁世凱被以足疾的名義開缺回籍。本來,如果沒有辛亥革命,即便袁世凱依然下野之後仍有巨大的影響力,但畢竟已經是年過半百的人了,而載字輩都年輕,潛移默化的時間影響之下,北洋軍中的袁世凱勢力也會逐漸消磨。但是歷史就是如此,辛亥革命讓袁世凱得到了一個極好的東山再起的機會,而且是掌握全國最高權力的的機會。一輩子精於謀劃和算計的袁世凱又怎麽可能放過呢。關於辛亥革命和南北和談的事,不再討論。只說一下辛亥革命中最重要的陽夏之戰方面的事情。陽夏之戰,在前線主要是馮國璋打的。馮國璋是當時北洋軍中最能打的,參加過甲午戰爭,有實戰經驗。北洋軍無論是戰鬥力和裝備,都是強於民軍的。但是大方向是袁世凱掌握的。

1912民國成立後,袁世凱掌握了最高權力。而從1912-1916年,雖然國內也有戰爭,大規模的如擊退俄國支持的外蒙進犯內蒙,平定孫文二次革命,鎮壓白朗和護國戰爭。袁世凱貴為一國最高統帥,他都是最高指揮者,但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只是把握大方向,並不會具體參與和謀劃的。他的精力更多是放在了全國軍政要務上,這些實際上是陸軍部和總參謀部的事情。其實從袁世凱出任山東巡撫後,他的事情已經主要不再是軍務了,他也由一個純軍人轉行為政治家了。

袁世凱締造了近代化的北洋軍,但是北洋軍畢竟也與湘淮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北洋軍在各方面都遠強於湘淮軍,但又許多是類似的。比如都有很強的私人色彩,此外就是都是一支濃厚的傳統思維意識熏陶出來的軍隊,並沒有意識形態的信仰,只有忠君報國和絕對服從這樣簡單的口號,然後就再也沒有了。如果說在當時的西方已經完成憲政的國家,忠君報國和絕對服從是並無不可的。在東方如日本那樣有武士道思想影響下,那麽也可以理解。而近代中國直到黃埔軍校建立前的軍隊無論是湘淮軍和北洋軍,本質上都是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特殊國情下的產物,是軍隊私有化的成果。本質上人們參軍當兵大多還是如古代那樣立功名取富貴的心理。在這樣的情況下,評價一個人的軍事能力實際上是有欠缺的。因為國家的落後和不完整,還有體制思維的不健全,加上帝制崩塌後的人們的信仰缺失,一個人的能力再強也不過是杯水車薪的。而一支軍隊的戰鬥力和信仰也都寄托在了對一個人或者幾個人忠誠上的軍隊,也不可能發揮最大的戰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