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處世

不以己度人,是一個人最大的善良

2020-04-21 16:53:04處世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前幾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個故事。

一個50多歲的中年人,騎著一輛三輪車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

短短60秒內,他連續打了三次瞌睡。

紅燈剛過,他被後面汽車的鳴笛聲驚醒,強打起精神,慢悠悠地繼續在馬路上穿行。

後面超過他的車子裡,有幾個張揚的少年,甩下一句:「傻逼啊,馬路上還敢打瞌睡,不要命啦!」

接著便大笑著呼嘯而過。

梵高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團火,但路過的人只看到煙。」

少年頑劣,不知生活艱辛。

等到年歲漸長,歷盡苦楚才會明白,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世間多的是說不出口的苦衷和無法解釋的悲哀。

01

如果你,出國留學,功成名就,遠在千里之外的母親病重,想見你最後一面,你會怎麼做?

赴美留學的50歲北大博士後王永強,與家人失聯20年,77歲的母親生命垂危,死前一心盼著再見這個兒子一面。

家人找到媒體,費盡周折聯絡上他,他卻通過中間人傳話:不要再找了。

當被問及是否會去見母親最後一面時,他只說了七個字:清官難斷家務事,便匆匆結束通話了電話。

不以己度人,是一個人最大的善良

一時間網上又是鋪天蓋地的罵聲。

有人說,富貴了就想擺脫貧窮的父母,簡直是個人渣。

有人說:「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最多讀書人」。

就連王永強就讀的北京大學,也招致無端謾罵:「清華北大怎麼老出這種忘恩負義之人?」

然而隨著事情的進,真相正在漸漸浮出水面,王永強的個人經歷,也被曝光:

因家裡條件貧寒,父母曾多次要求他輟學。

王永強硬靠著獎學金和補助金一路撐了下來,考上大學之後,家裡卻頻頻打電話向他討要學校發放的補助金。

工作之後,父母的要求越來越多。

比如幫堂哥的孩子進蘇州大學讀書,幫患有小兒麻痺症的哥哥在城裡找工作......

要是他不答應,父母就鬧到學校。

結婚後,更是不得安生。

他準備帶著妻子去日本深造,父母要求他把一家人都帶去;艱難的異國求學生涯中,家裡每每打來電話,都是要錢。

因為這個「吸血鬼家庭」,妻子和他離婚了,他無奈之下便「逃」到了美國。

父母聯絡不上他,就去騷然前親家,逼得前親家又換工作又換房,才得以脫身。

血濃於水的親人,成了真正的債主。

王永強一去不回20年,期間的掙扎和困頓,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魯迅說:「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

有些傷痛,不被我們看見,如果做不到換位思考,至少不要妄自評判。

02

如果你,正值花樣年華,卻生在貧困家庭,夾在姐姐和弟弟中間,為一部智慧手機發愁,你會怎麼選?

河南一位14歲女孩,選擇了吞藥自殺。

不以己度人,是一個人最大的善良

她的父親,一個老實巴交的殘疾人,對著鏡頭自責落淚:「咱家太窮了,三個孩子只有一個手機上網課,二女兒吃藥自殺了。」

幸運的是,女孩最終被搶救過來了。

此事隨即在網上引發熱議。

很多人不解的是,現在還會有人因為一部智慧手機自殺嗎?

小姑娘年紀輕輕,為何不把生命當回事?

我卻看到了那個少女的傷疤。

正如那句話所說:「看起來學校裡的每個孩子都穿著校服,但他們腳上永遠穿著不同的鞋。」

城裡的孩子唾手可得的一切,是貧窮孩子們無法企及的夢想。

就像小說《銀魂》裡說的:「和那些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少爺們不同,有些人光是活著就已經拼盡全力了。」

知乎上曾有個話題:哪一刻,你覺得生活很難?

有個高贊回答是這樣說的:

「放學回家,看到媽媽在牛圈裡,用擀麵杖打牛,因為牛掙脫了韁繩,跑到糧倉,糟蹋了很多糧食和瓜果。

我媽邊哭邊喊:

「你咋浪費糧食啊,你咋這麼不聽話啊!我呆呆地看著,牛眼睛裡也流著眼淚。那個時候,我覺得牛好苦,爸媽好苦,生活好苦。」

你沒窮過,你不懂。

窮人最令人難過的是,一生都在被命運的大手拿捏,對生活毫無還手之力。

很多苦難,我們未曾見過,並不代表它不在發生,有些眼淚,未被我們知曉,不代表這世界就沒有哭聲。

如果做不到感同深受,至少選擇寬容和慈悲。

03

這兩,毛坦廠中學再次火了。

4月6日,安徽毛坦廠中學高三家長開學在即,萬名學生和家長歸來,小鎮一改往日的寂靜,人頭攢動,熱鬧非凡。

不以己度人,是一個人最大的善良

疫情之下,高考延期,學子們的處境尤為艱難。

他們一大早,就開始了晨讀,沒有傘的孩子,只能拼盡全力地奔跑。

不以己度人,是一個人最大的善良

但底下依然出現了這樣的評論:毛坦廠中學的景象到底是中國教育的成功還是悲哀,值得深思!

有網友實名反駁:

說毛坦廠是教育界悲哀的人,應該永遠也不知道有多少家庭高考失利的孩子,在這裡重新找到了人生的希望。

不以己度人,是一個人最大的善良

他們不知道的是,與明星中學衡水中學不同,毛坦廠中學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學生,都是復讀生。

高考失利,挑燈追趕,艱難再戰。

毛坦廠中學的學生,100多人擠在一個教室,每年要做5000張卷子,吃飯時間只有十分鐘。

他們的家長,都是在外務工人員,為了陪讀租住在離家幾公里的地方,小小的房間只有一張床,選擇毛坦廠中學,已經是他們最大的努力了。

而這並不是毛坦廠中學第一次面對質疑。

早在去年,毛坦廠中學就因為軍事化管理和密不透風的學習計劃上過熱搜。

有人說它是「高考工廠」,專門輸送高考機器,批判它泯滅人性。

甚至有網友質疑,這些考上了大學的孩子,以後真的能變得優秀嗎?

言辭間飽含譏諷。

在此事炒得最熱的時候,白巖鬆讓他們的記者去了一趟。

記者在親歷了毛坦廠中學學生的生活以後回來說:

「這個看似泯滅人性的地方,最有可能給讓這些孩子有尊嚴,活得像個人樣。」

白巖鬆後來在採訪中說:「無論如何我都做不出嘲諷毛坦廠中學的事情。我不一定完全認同這裡面的教育體制,但我願意用溫情去面對毛坦廠中學,我祝福這些普通的家庭。」

不以己度人,是一個人最大的善良

條條大路通羅馬,有人天生就在羅馬。

你可以有優越感,但你沒有資格去嘲笑那些拼盡全力的人,他們不僅僅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是肩負著一個個家庭的希望。

如果你曾親臨萬人送行的現場,感受過那些卑微的渴望,恐怕也能在那樣的場景中給予他們深深的理解。

不妄自評判,是基本的教養。

不己度人,才是一個人最高階的善良。

04

黃執中在奇葩說中提到過一個概念,叫做遙遠的哭聲。

他說,一個成熟的人,人飢己飢,人溺己溺,他的認識不在周遭。

一個人對生活的認知越高,聽到的哭聲,越遙遠。

佛說,眾生皆苦。

人前大笑的人,背後也有令人心碎的哭聲。

最沉默無言的人,內心也有難以言說的哀慟和深情。

一個有閱歷的人,見過了世界,看盡了眾生,才能對周遭產生憐憫。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因憐憫而生共情,由共情而生體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