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婚戀

父親參加婚禮,被嘲笑窮酸,經理看是父親,說:我唱歌助興

2020-08-03 12:12:04婚戀

大學畢業後,我競聘到一家公司上班。後來,我跟聞新相識了。

聞新長相一般,工作能力卻超強。從見第一面起,聞新就對我展開了追求。我開頭對聞新啥沒感覺,覺得他不是我夢中男人的樣子。聞新不氣餒,足足追求了我六個月,他的真心感動了我,我終於跟聞新走到了一起。

父親參加婚禮,被嘲笑窮酸,經理看是父親,說:我唱歌助興

交往了一段時間,當得知聞新的家世之後,我還是想打退堂鼓。聞新也算是富二代,他家在當地開了公司,有錢。而我則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家境很一般。我知道有不少人想嫁入豪門,我卻深知其中的艱難,我想:「門不當,戶不對,價值觀不合,以後要朝夕相處,問題自然多多。與其這樣,不如及早抽身。」

我對聞新說出顧慮,聞新則笑我多慮了,說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他那麼愛我,一定會幫我協調跟他父母的關係,讓我輕鬆適應。

我儘管有些猶豫,看他這樣情真意切,還是同意了。

半年後,我們終於走進了婚姻殿堂。

父親參加婚禮,被嘲笑窮酸,經理看是父親,說:我唱歌助興

結婚當天,婆婆家在一個大酒店包了場子舉辦婚禮,當天請來了很多人,足足訂了幾十桌酒席。聞新說,這酒店檔次很高,要預訂很長時間才可能訂上,這裡的東西很貴,並且從不打折。即便是這樣,這裡也常常客滿為患,從不必擔心沒生意,能到這裡吃飯的人,非富即貴。

我父親生活在鄉下的山村裡,結婚當天,他坐了長途汽車來到這裡。等他找到酒店的時候,婚禮已經快開始了。

我一看父親,左手提著一個塑膠袋子,右手拿著用紙包著的土特產,穿著一件款式過時的西裝,明顯比自己的身形大了許多,腳上穿得皮鞋打過鞋油,卻能透出下面斑駁的底色,怎麼看怎麼土……唉,父親在山村裡活了一輩子,能這樣打扮也算是盡心了。

我回頭一看公婆,他們明顯有些失望,大概沒料到親家是這樣一個鄉下老頭,大好的日子,丟了自己臉面!

倒是聞新熱情招呼父親。席間,公婆對我父親也很少說話,禮貌雖然周到,卻顯得生硬而疏遠。父親自知給我添了麻煩,一臉卑歉的笑。

席間,我聽到有人在小聲議論:「哪來的鄉下人。」「現在還穿這樣的衣服?」我聽著那麼得不入耳,臉上有些掛不住。

酒至半酣,大家正吃喝得高興,經理不知什麼原因從旁經過,看到我父親,他先是一愣,後來一下子瞪大的眼睛,一把抓住了父親的手,道:「老班長,是你啊!你的傷好了嗎?」

父親一呆,看了他半晌,問他是誰,他說:「我是小順子啊!」父親這才恍然大悟,這才說:「是你啊,這些年來你幹什麼了?」小順子說自己是經理。

雙方說了一番話,經理拿過主持的話筒對下面的人說:「今天是老首長來了,二十年沒見的貴客,全場六折,酒水免費,另外,我獻歌幾首助興。」

全場一片噓聲,這可是天大的面子啊。他唱了一首隊伍上的歌,等他唱完,全場掌聲雷動,父親眼裡也有淚花,估計想起了年輕時的經歷。

父親參加婚禮,被嘲笑窮酸,經理看是父親,說:我唱歌助興

婚禮在繼續,我忽然覺得公婆看我父親的眼神變了,變得尊敬多了,在場的每個人都是。我忽然覺得有這樣一個父親,倍有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