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婚戀

午夜夢裡,逃不開的依舊是少年離家的故鄉

2020-11-30 19:58:00婚戀

不知是否因為異鄉太久,還是因為年齡漸長,對故鄉的想念之情更甚,對兒時農村生活的懷念更濃。

跟父母打了個電話,問候了他們的身體,生活後,自己又陷入了那個自然潔淨、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般的鄉村生活。

午夜夢裡,逃不開的依舊是少年離家的故鄉

老家的房子是一幢獨處的兩層樓房,遠離鎮中心,掩隱在一片綠色中,房子周圍是一小片綠油油的果園。每當金秋季節,橘樹上掛滿了黃澄澄的橘子,沉甸甸的,壓的枝椏都往下垂,那黃色的橘子和綠色的葉子互相映襯的風景是可以如畫的美。橘樹下,是母親養的雞鴨們,在悠閒地溜達,偶爾用它們的爪子刨著食物吃。放養的雞肉質鮮美,營養豐富,每次喝了母親熬的雞湯,總是好幾天都在回味。

鄰裡之間是親切和睦的,互相之間竄著門兒,聊些東家長西家短的新鮮事兒,或把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翻出來曬曬。彼此碰到些事兒需要搭把手的,叫一聲,鄰居們都會互相幫忙,有時感覺比親戚還親,還方便。正應了一句老話:遠親不如近鄰。

田園裡都是農家人自己種的各種蔬菜水果,自家是吃不完的,於是用來送漁村沒田地的親戚朋友或者還有多餘時,便也去集市上賣些。而漁村的親戚們也把每次捕撈回來的新鮮的魚啊蝦啊,送給農村的親戚們。這便也是送人玫瑰,手留餘香。或者簡單地理解為一種以物換物的樸實的生活方式。

午夜夢裡,逃不開的依舊是少年離家的故鄉

其實,現在的農村已經很現代化,城裡有的,大多數農村也有。我想惟一最大的區別是農村的人們依舊儲存了原來的純樸的生活方式。而城裡人,一天到晚是關緊了自家的房門的,鄰居之間也很少打招呼的,甚至於有些連住了幾年的鄰居都不認識的。人與人之間時時處處提防著,小心地生活著。

農村卻可以生活得放鬆自在。可以大聲地說,放鬆地笑,滿嗓子的喊,沒人會在意你的喧譁,也沒人會說你是否影響了他人的安靜。即便你赤膊在田間勞作,也沒人會驚訝你的半裸,嘲笑你的粗魯。如果誰家來了親戚或陌生的人,鄰居們都會過來瞧瞧或問候一下;遠方的兒女們回家去了,鄰居們也會過來,問些外地生活的景況或送些自家的特產,讓人感覺心窩暖暖的。

農村的太陽,每一天都升的比城裡早,那是因為城市裡太多鋼筋水泥的摩天大樓;農村的空氣吸進去都帶著草的味道和果樹的芳香,而城裡,出去一天回來後,臉上能擦下一層灰來;農村的夜晚寂靜而安寧,夏夜裡依然可以聽蛙叫,而城裡已經沒有了白天黑夜之分,因為夜裡只是另一群的生活時間。

午夜夢裡,逃不開的依舊是少年離家的故鄉

曾經因為討厭農村的落後和各種不方便,年少的我總想往城裡跑。如今在城裡呆久的我,卻又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經地農村的日子,想起叔叔嬸嬸們淳樸的笑容和親切地問候。這樣的情感,也許就像婚姻的圍城,外面的想進來,裡面的又想逃離。

其實去年才回過家,看望過父母。感覺上卻有好久好久沒有踏上家鄉的那條道路了,離春節還早,在老家的爸爸媽媽已經在一天天地計算著新年的日子,翹首盼著我們回去團聚了。每次的電話裡,也總少不了今年會不會回來過年,什麼時候回來的話題。而我不敢答應太多,不敢承諾什麼,生怕到了那一天,又有什麼事情牽絆住了,如此,會讓他們滿心的期待變成失望。生而為子女,沒有在父母年老的歲月裡盡孝,已然不應該,不敢再帶給他們任何的失望和遺憾。

每當夜深人靜,臥室的窗簾阻斷屋外的霓虹閃爍時,躺在暖暖的被窩時,腦子裡總會閃現出那熟悉而遙遠的家鄉的生活場景。每次午夜夢裡,徘徊不去的也是那少年離家的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