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婚戀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2020-11-30 19:30:00婚戀

同甘共苦十四年的夫妻倆,卻因為一通神秘的來電徹底走向決裂。來電者身份成謎,丈夫疑心頓起,來電內容成謎,懷疑更深一層。他們無法解開真相,也無法從婚姻的困局中找到出路,夫妻倆還能繼續攜手走下去嗎?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結婚十四年來,相比身體上的傷痛,心靈上的煎熬更讓劉筱蓮(化名)苦不堪言,她告訴我們,近年來萬軍(化名)對她的懷疑與日俱增,而上個月的一次來電,更是讓丈夫那如同海潮一樣翻湧不息的疑心瞬間達到了頂峰。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劉筱蓮是做服裝生意的,名下開了好幾家店鋪。在招聘時,劉筱蓮不小心加了一名男性,當時劉筱蓮還微信詢問過對方的身份,但對方一直沒回,劉筱蓮也沒將這件事放心上。過了一段時間的一個凌晨,劉筱蓮還在睡夢中,萬軍看到對方回的資訊,問劉筱蓮「在嗎」,萬軍以妻子口吻回覆「在」,結果對方立馬打來了影片。

萬軍懷疑電話那端是妻子的相好,他叫醒劉筱蓮掐著她的脖子說:「總走夜路會撞鬼,今天終於被我逮住了。」萬軍逼著劉筱蓮和對方聊,劉筱蓮強調自己根本不認識對方,但萬軍一口咬定劉筱蓮在狡辯,拿著手機對著筱蓮的臉猛捶,劉筱蓮的臉都被打腫了。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萬軍說,當時以為對方是客戶,所以幫妻子回了資訊接了影片,對方第一句話就叫了妻子的名字,還說太陽曬屁股了還在睡覺,妻子說不認識純碎是在說謊。劉筱蓮解釋說,自己和對方的聊天記錄就可以證明,他們根本就不認識,而且自己的微信名就是本名,對方知道她的名字很正常。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萬軍覺得,事情沒有妻子講得這麼簡單,因為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之前自己創業搞養殖,和妻子兩地分居,半夜12點多回家,發現妻子在和陌生人通話,詢問妻子對方是誰,妻子說不認識,萬軍一查通話記錄兩人通了三次電話,又沒忍住打了劉筱蓮。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萬軍認為女性不應該隨便給男人留電話,外面誘惑很大。之前妻子閨蜜開業,劉筱蓮帶著他去吃飯,他老遠看著妻子拉著男性的手說話,但劉筱蓮卻說沒有拉手,只是打招呼。劉筱蓮的不承認再次惹惱了萬軍,他又一次動了手。

在生意場上這樣的接觸也算不上很過分,更不能因此就判斷妻子變了心,可萬軍為此耿耿於懷,他懷疑的依據到底是什麼呢?劉筱蓮說,丈夫的疑心都是因為沒有安全感。在剛結婚的時候,男主外女主內,丈夫是家裡的經濟支柱。丈夫破產後,劉筱蓮自己開店做服裝生意,沒想到越做越好,到現在已經開了好幾家店了。就是近兩年,丈夫經常懷疑她,回到家還要翻衣櫃看床底下,上廁所時,門故意開一條縫,偷聽劉筱蓮講電。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萬軍說,近兩年妻子很愛打扮,以前妻子只有三四瓶化妝品,現在有二十八瓶,每天跟選美一樣。有時間用在化妝上面,卻不能抽半個小時給小孩做個飯。劉筱蓮承認對孩子的疏忽,但她也是不願意的,誰不想在家只是做做飯乾乾家務。自己現在不努力,養孩子養老怎麼保障。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蒐證、竊聽和「嚴刑逼供」,萬軍這些年就像福爾摩斯一樣,拿著放大鏡來偵察妻子身上的蛛絲馬跡。如今萬軍雖然對自己的行為已有悔意,但似乎還並未徹底放下對妻子的疑心,心裡觀察員決定,透過一個小小的測試來幫助萬軍認清問題的根源所在。

測試很簡單,由夫妻倆分別作畫,畫作題目就是《我的家》,不一會兒,劉筱蓮率先收筆了,劉筱蓮的畫作上分別畫著自己、孩子和丈夫,看起來平凡而美好,可萬軍這邊的畫作卻有些不同,畫的卻是自己的原生家庭,而且還是想象中和父母一起散步的畫面。萬軍說,自己年輕時不聽話,經常和別人打架惹爸爸生氣,不到他二十歲時,爸爸就因為肝癌去世了。父親去世後,萬軍將一切過錯都歸結到自己身上,母親的改嫁更讓他感覺失去了一切。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心理專家認為,萬軍很有可能有中度的創傷後應激障礙,而這個創傷很有可能來自於萬軍對於父親的愧疚,萬軍對自己的有很多否定,人生失去光彩。而妻子在作畫時,說到畫裡的場景都會感動到落淚,畫裡表達的很有可能是劉筱蓮心裡最期望的東西。調解員認為劉筱蓮還是很戀家的,兩人彼此之間都有感情,但萬軍一定注意要自己的心理狀況,最好是能尋求專業幫助。

因為一個影片丈夫怒對妻子動手妻子崩潰:他每天檢查衣櫃和床底

萬軍此刻真的明白了,只有放下疑心,或許才能喚回妻子的真心。雖然萬軍的欣慰讓人無所適從,但並非徹底無藥可醫,劉筱蓮在老師的勸說下,願意再給丈夫一次機會,幫助他解開心結,發現生活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