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婚戀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2020-11-30 19:01:44婚戀

從小,我就特別喜歡吃柿子。也許是緣於童年時期的某種特殊情結吧。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我的童年,社會不發達,物質不豐富,人們勉強吃飽穿暖,但卻極容易滿足,臉上常常有燦爛幸福的笑容,空氣裡時常瀰漫著爽朗的笑聲。年幼的我們,踢毽子、彈彈子、跳格子、捉迷藏,各種簡單的遊戲,單純而美好。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那時最好的零食便是鄉村裡樹上的果子了,那時也沒有提倡大面積水果種植,但每個村子裡總是有零星的果樹吸引著我們,或在院牆裡,或在水溝邊,最普遍的是橘子、酸桃子、柿子,至於杏子、梨子這類比較高階的,到了成熟季節總有老年人端著凳子把守在樹下,我們這群小孩只有遠望,垂涎三尺了。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而我,最愛的是柿子。因為好多人家院裡院外都有,所以能比較輕易的摘到或撿到。在那個零食水果是奢侈品的年代,它很好的滿足了我的饞嘴。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愛柿子,愛它的獨特口感。現在一想起,柿子的味道就在味蕾上雀躍。或硬脆爽口,或清涼甜美,或綿軟多汁。最喜那種軟柿子,輕輕的撕去皮,汁水便開始外流,於是把嘴對著汁水,輕輕一吸,一股腦兒的連肉帶汁便進了嘴裡,隨著一股清涼一起下了肚。小夥伴們常常吃的汁水橫流,變成了大花貓,互相指著哈哈大笑;有時弄髒了衣服還會被大人訓,因為據說這汁水上了衣服是不易洗乾淨的。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愛柿子,愛它的吉祥寓意。你知道為什麼過去的院落裡總喜歡種幾株柿子?因為它表示日子紅紅火火,預示著柿柿(事事)如意,萬柿(事)順心。其實,柿樹花是樸實無華羞澀無香的,在花開漫野的時節很不起眼。可它從綠萼初綻枝頭到長成青果,後期慢慢變成黃色、橙黃色,待到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方轉為橙紅色。它一直都在默默吸取天地精華,歷經春秋冬夏,迎來果實累累。讓人相信:時光,終不負所有的等待與深情。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愛柿子,尤其愛它藍天白雲下的獨俏枝頭。嚴冬時節,樹大多落盡了繁華,天灰濛濛陰沉沉,蒼茫大地,顯得特別的蕭條,而柿子恰像一盞盞小燈籠掛在樹梢,又如夜空中璀璨的星斗,那麼的耀眼。這紅紅的的果實,不畏嚴寒,在瑟瑟冷風中,堅守著初衷。最讓人讚不絕口的是冬日暖陽裡,藍天白雲下落光了葉子的樹,枝枝奮力伸向蒼穹,飽滿圓潤的紅柿掛滿枝頭,這是冬日鄉村最美的風情畫。那童話般的藍,熱烈的紅,還有樹下那一個個仰望的小腦袋,藏著初冬最美的詩意。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又到了柿子大量上市的季節,家鄉因為新農村建設拆遷退林還耕,柿子樹已經很難再見了,但我每年還是要從遙遠的他鄉購回一箱又一箱,儘管老人說吃太多會患結石,但我還是喜歡,只為那童年。

想念家鄉的柿子樹了,以及樹下那群玩伴和那些燦爛的笑容。

我愛,冬日裡的那抹紅

(圖片部分源於網路,侵則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