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婚戀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2020-03-07 13:53:58婚戀

水比天嬌原創,抄襲必究。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你會介意愛人的過去嗎?說不介意是假的,但是這種介意也僅限於情感上的一種小遺憾。如果兩人是真心想走進婚姻裡過日子,一定會朝著前方看,而不是總回頭介懷於對方的過去。

愛一個人,就要接受對方的全部。所有的瑕疵和不完美,都構成了一個真實的他(她)。沒有遺憾的人生總是不完整的,如同我們的戀愛和婚姻。

每一個人,不可能在戀愛的初次就會成功。和初戀結婚的機率太小了,能遇上對的那個人,總是需要點運氣的。大多數人總要在戀愛中經歷磕磕碰碰,才會找到那個終究能攜手一生的另一半。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最後的那一個人,其實才是最幸運的。

所以,與其糾結於自己不是愛人的初戀,不如好好珍惜眼前人,想象一下你們今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最近聽說了一個朋友在婚戀中的遭遇,其中所有的曲折不過是因為她曾經和初戀的那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他們那場準備在桃花綻放的季節開啟的婚禮,也因為男方的偏見和短視而戛然而止。

說到底,婚姻幸福與否是與婚前的經歷沒有關係的,可是有的人就偏偏要把以前的戀愛過程代入到現在,甚至用彩禮的數目來表明自己對婚姻的態度,這會讓人感覺膚淺可笑。

這個朋友雖然沒有結成婚,但是她從始至終都沒有為過去的事情後悔。戀愛能否修成正果也許不容易掌控,但是一段婚姻是否有未來,卻可以從兩人的三觀裡瞧出端倪。

三觀不合的相遇,終歸只是一場錯判。幸而這名女子及時抽身離去,否則在男方有色眼鏡的審視下,就是結了婚也不會獲得真正的幸福。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於初美(化名)和關一偉(化名)兩人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兩家的父母決定把孩子們的婚事定下來,瞧著雙方對這門親事都還滿意。

於初美和父母對於結婚前問不問男方要彩禮這件事,本身就沒有什麼想法。她和父母覺得結婚就是兩人一起過日子,至於彩禮沒有也行,只要男方結婚後能對妻子好就行。

但是關一偉的家裡人卻覺得,彩禮也是關乎到男方的面子,雖然他家的家境不算太好,可是多的沒有,能拿出2萬的彩禮卻還是有的。於初美沒有嫌棄彩禮少,這讓關家覺得這個未來的兒媳還不錯。

關一偉的父母很早之前為兒子買了一套房子,就等兒子的婚事定下來當做婚房用。彩禮的事情女方答應得很痛快,讓他們心裡很高興。可是在婚禮前夕,男方家裡卻聽說未來兒媳的一段戀愛史,這成了他們心中的一根刺。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於初美在二十出頭的年紀,和大學裡的一位同鄉談起了戀愛,他們在一起將近5年的時間。這段往事她很少向別人說起,就是後來遇見了關一偉,她也只是潦草帶過。

其實,只要不涉及原則,或者和前任已經沒有任何瓜葛,後面再談戀愛的時候,也完全沒有必要和現任詳盡說明自己的過去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別人也應該給予尊重和理解。

本來男人和女人在成年後,談戀愛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可是,關一偉的父母卻聽說未來兒媳和初戀不光在念大學的時候談戀愛,還在外面租了房子,一起生活了5年。

他的父母思想比較保守,認為自己的兒子找的結婚物件不光要家世清白,自身也應該潔身自愛。而於初美過去的戀愛史,顯然讓他們以為女孩自己太不自愛了。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這件事,變成了關一偉父母的心病。他們本來很喜歡這個乖巧文靜的女孩,覺得和兒子在一起很般配。可是自從知道她的過去後,他們覺得自己的老臉都沒地方擱,一個勁的怪兒子缺心眼,找了個別人撿剩下的。

關一偉以前也僅是瞭解到未婚妻和別人曾經談過戀愛,他們認識的時候,初美已經單身好一陣了。初美長相甜美,性格也很讓他喜歡。

是個人都會講究面子,兩家終究還是已經定了親,談好了婚事。況且年輕人以前的戀愛史也都是過去的事了,男方家裡再覺得怎麼晦氣,也要面對現實。

關一偉的父母最後還是看兒子的意見,他覺得沒所謂,婚禮還是照樣舉行。一偉覺得父母的話有道理,但是婚還是要結的,不然就太沒面子了。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他的父母討論來討論去,最後決定,未來兒媳已經和別人在一起好幾年了,也不是那麼金貴的大姑娘了,那麼就彩禮減半好了,反正女方也不在乎彩禮的事情。

一偉聽從了父母的意見,婚禮前夕送彩禮這一天只給了原來的一半。本來於家並不在意彩禮的數目,可是突然少了一半總要給個說法。這一萬塊錢雖然說數額不大,可是關家這樣做有點莫名其妙。

面對於初美疑問的目光,一偉只好解釋說父母已經知道了她以前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事情。初美不解:「我以前談過戀愛你是知道的啊。」

「可是我父母還知道,你和初戀住在一起好幾年的事情了。」一偉囁嚅著說。「那又怎樣?所以你們就拿這一萬塊錢來羞辱我嗎?」初美聽完這句話後徹底怒了。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我可以告訴你,這婚我還不想結了。彩禮我家本就不想要,是你們說好的數目,出爾反爾,言而無信。你眼裡壓根就沒有我!」初美氣得把彩禮塞回關一偉的手裡,把他趕出了家門。

雖然關一偉事後道歉,許諾說還按原先的彩禮數目奉上,但是初美再也不搭理他了。她很霸氣的解除了兩人的婚約,並且對關一偉說再也不想看見他。

初美覺得問題的癥結不在彩禮上面,而在於關一偉和他父母的態度上。女人在結婚前難道就不應該有別的戀愛史嗎?這都什麼思想,好像她婚前做過什麼對不起男方的事情一樣。

本來彩禮給多少她是不介意的,她介意的是男方居然會用彩禮減半的方式來羞辱她。不管關一偉是不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起碼有一點,他還是很順從於父母的意見,這就讓初美覺得這樣的家庭自己不能嫁。

婚禮前夕,男方聽說女孩戀愛史後彩禮減半,結果女子霸氣解婚約

男方已經從心底裡看不起她了,她也就不必嫁過去遭人白眼,自討沒趣。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潔身自好並不代表一定要說,她和關一偉說完再見後,就再也不接他的電話。三觀不合的兩個人,還是趁早劃清界限為好。

有沒有婚前戀愛史,都不能成為你把愛情打折扣的藉口。《知否》裡的顧廷燁明知道明蘭的初戀是齊衡,他對明蘭的愛打折扣了嗎?沒有。他用真情換來了明蘭與他對等的愛情。

只有懦弱和不自信的人,才會糾結於愛人的過去。有智慧的人,永遠不會在婚姻裡朝後看。

-END-

我是水比天嬌,期待觀看往期文章的朋友們,請點選關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