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情感

「諮詢師伯涵|挽回婚姻,發現老公出軌如何調整心態」

2020-01-01 20:43:19情感

深刻情感說你的情感後援團

「諮詢師伯涵|挽回婚姻,發現老公出軌如何調整心態」

在我接待的情感諮詢中,有個問題是大家最擔心的,但往往也是很多婚姻中最後沒能避免的情況——出軌。

這個問題是能夠擊毀愛情、婚姻、家庭最基礎、最核心的東西,所以很多女性的來訪者一遇到這件事情便會失控抓狂。

出軌是情感中的大忌,也是最讓人難受和無可奈何的。

畢竟人心長在別人身上,最難改變的就是人心,之前和大家分享過很多挽回技巧的文章,今天我就單從出軌後,作為妻子作為女人的心態建設來談談。

其實很多來訪者遭遇出軌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心急火燎的要解決出軌這個事情本身,想要馬上把小三除之而後快,馬上回復以前平靜的生活。

但是,越是不能調整心態平復心情,想要解決出軌問題,真的能夠順利?

所有因為出軌而遭受情感破滅,來找我的女性來訪者,都會非常的情緒化。

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又恨又怨,我的一個來訪者在找我的時候已經非常焦慮和抑鬱,每天都想著怎麼讓丈夫迴心轉意。

一開始還能照顧孩子,為了不影響孩子,在兒子面前還能偽裝一下,後來漸漸的心中苦悶不能排解,最後甚至在兒子面前訴苦。

家裡本來就被男主人出軌弄得烏煙瘴氣,如今女主人也不能扛起家庭,甚至火上澆油。

最後的結果大家可能都猜到了,她上小學的兒子也只能送去孃家。

「諮詢師伯涵|挽回婚姻,發現老公出軌如何調整心態」

自己也沒法去正常工作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日常的生活必須要抗焦慮的藥物和安眠藥才能維持,這種情況,既沒有成功挽回老公,還讓自己的狀態越來越差。

還有一種情況的出軌則要難纏麻煩很多——男方出軌藕斷絲連。

我一個案例中女性,男方出軌之後認錯道歉,一切都按照女方的要求來,但是問題就在於雖然男方回了家,看似一切安穩。

但是男方卻依然偷偷摸摸的和外面的女人暗通款曲,這一切都被女方看在眼中。

這讓我這個來訪者作為母親的心態的信念全部崩塌了,一來家裡的氛圍已經穩定,她沒有辦法忍心再一次掀起風波,影響女兒的考試和學業;

但是面對一次又一次偷腥,女方又一次次陷入痛苦之中。

面對這種情況中,她越來越感覺不公平,變得非常暴躁,在家裡沒有好臉,甚至在公司裡業務也做不下去。

一開始期望能夠破鏡重圓,到現在連自己的生活都沒發好好維持,男方更是沒法變得安穩規矩。

為什麼一心想要挽回和重整家庭,卻難以真正做到的,心之所向,但做的事情卻往往背道而馳。

其實發生這種情況也確實是非常難以避免的,因為人的行事是遵從情緒-認知-行為這個規律的。

「諮詢師伯涵|挽回婚姻,發現老公出軌如何調整心態」

情緒影響認知,而認知則驅動行為,在面對出軌這種大事的時候,女方一開始肯定都是憤怒、痛苦的情緒,在這種情緒之下,她們對男方的認知就是:有了汙點!有罪!

這種想法會導致他們一看到這個男人,各種難過和憤怒都會一併而起。

最要命的時,一旦有相關的事情起了爭執,肯定會扯上出軌的事;就算不扯上,心裡也一定想著這個事,更加憤怒。

同時還有一種情況也是非常危險的,即是上文中所舉的第二個例子。

在男方反反覆覆的出軌情況中,女性除了痛恨,憤怒男方以外,還會非常下意識的痛恨自己。

他們都會有著一個想法:是不是因為我不夠好,才導致他的出軌?

這種想法就算不在明面上,但是也一定會在潛意識裡慢慢潛伏。首先,我必須強調!

出軌,百分百是出軌方的錯,誰是加害者,誰是受害者這事一目瞭然的,所以這種想法當然是錯誤的。

雖然想法是錯誤的,但卻非常難以根除這樣的想法想法。

心理學中有一個概念,叫做自我認同感:

人顧名思義其實就是自己對自己的認同,出了自信這個層面上,還有對自己社會角色的認同。

「諮詢師伯涵|挽回婚姻,發現老公出軌如何調整心態」

每個人除了是自己以外,還有很多社會上的角色,比如說一個人在職業層面是一個老闆;

在社交層面上他是一個朋友;在家庭層面上他又有著父親和兒子以及丈夫的角色,角色是多樣的。

而自我認同感也會從這些社會角色中汲取自信。

然而出軌一事,則會讓很多女性在自己妻子這角色的自我認同上大大減少,這樣帶來的後果是讓女方在平時的生活和工作上的自信都大大的受到影響。

自我認同感從很大的程度上會影響到另外一個東西,心理學上叫做自我效能,簡單的理解,可以看做是一個人在工作和生活上的辦事能力和自我調節能力。

自我效能和自我認同可以說是一根線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毀俱毀。

所以很多女性在情感上受挫之後,自己的生活以及工作都會受到極大的打擊,就是這個原因了。

而一個人當連自己的生活都照顧不好的時候,是絕對沒有可能掌控或者管理另外一個人的生活的,所以當女性自己陷入了漩渦之後,想要再把男人的心挽回或者鎖住,那是比登天還難。

因此!我們才說,要想處理好出軌的事情,首先要處理的是自己的心態。

那麼,如何才能打破這個知情行的惡性迴圈,從而達到自我調整的結果呢?

眾所周知,情緒是最上頭的東西,也是起效最快的。

你想想,所有衝動的想法、行為都是由情緒引起的。

這是因為我們的大腦結構在有事情刺激到我們時會通過兩個通路刺激大腦,一個刺激到前額葉皮層,這是讓我們能理智分析事情的地方;

但同時他還會以更快的速度刺激到深層邊緣系統,而這個系統則像是一個火藥庫,一旦觸及就會爆開,好處是反應快有動力,壞處就是太過激動,難以抑制。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情緒是先於其他認知和行為的,而且是天生的無法改變,所以我們要做的只有從情緒和行為中間的認知下手,才能有所改變。

1、減少你的期望

其實,有很多女性之所以如此痛苦,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期望過高。心理學中有一個公式:感覺=結果-期望。

「諮詢師伯涵|挽回婚姻,發現老公出軌如何調整心態」

在很多時候,這個出軌的結果很難在第一時間解決掉,過來人應該知道這事一個持久戰,

所以短時間之內要提高結果,即讓男方斷絕一切,安安穩穩就像無事發生過一樣虔誠的贖罪,並不容易。

所以你要做的更多的是降低自己的期待。

像剛才說的那樣,男方虔誠的贖罪然後一心一意的和你過日子,這太難以一步到位了,如果可以輕鬆達成也就不必費這麼多精力了是吧。

所以,對這樣的結果,我們可以盼望,但是不要強求。一旦強求,就會有很高的期望,一旦結果沒有達到這個期望,你就會感受到莫大的負面情緒。

你的期望有多麼大,你的失望就有多麼大,這種失望一半對他,一半對自己,其實對誰都沒有好處,

你情緒越糟糕逼得越緊,對方也就越難受越想逃離,反而事倍功半。

那不如降低你的期望,告訴自己這個事情確實只有慢慢來,給對方一個喘氣的機會,也給自己一點餘地。

當你情緒好了,能夠自己照顧自己了,也不咄咄逼人了,對方反而可以慢慢處理這些事情,才能有挽回對方的基礎。

2、看清出軌的核心本質

大部分女性在男方出軌後都會選擇性的自我矇蔽,一開始會逃避出軌本身。

其實可以理解,畢竟是人就會對自己恐懼的事情選擇逃避,但是這樣的結果只會讓這個事情愈演愈烈。

如果男方只是稍微偷腥迷途知返還好,如果是一錯再錯就難辦了。

而在出軌石錘之後,女性總會潛意識裡面覺得這個事情一定是第三者的錯,是第三者誘惑迷魅住了男方。

其實這種想法也是一種自我矇蔽,因為這種思維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第三者,

而事實則是,第三者往往是責任最小,或者說婚姻出現裂縫的真正核心問題永遠是在夫妻二人之間的。

所以我在這裡所說的要看清,是看清自己和丈夫都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因此在遇見事情想要藉由出軌而發火時一定要記住,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情,要做的是一起聯合解決問題,而不是互相對抗。

同時,在面對出軌後的藕斷絲連時,你也要清楚的仍是到:這是出軌,是一個需要耐心才能慢慢處理好的事情。

當有這樣的想法和覺悟之後,你會發現你在家庭裡的角色不再是一個絕望的復仇者了,家庭的氛圍也不再是劍拔弩張了。

這時,一個可以支援你慢慢挽回婚姻的基礎條件才形成了。

3、 正確的承擔責任

剛才提到了要認識到自己也有不足的地方,很多女性來訪者就給我說,是啊是啊我做到了啊,

我知道我哪哪哪沒做好,但越這樣想我就越傷心,越沒法工作和帶孩子了。

這裡一定要和大家說清楚,要意識到自己沒做好的地方,並不是意味著自己要去承擔出軌的責任,像是前文說的:出軌永遠都是出軌者的錯。

「諮詢師伯涵|挽回婚姻,發現老公出軌如何調整心態」

在這段婚姻中,即便你有沒做好的地方,那他也絕對不是聖人。

婚姻需要的是不斷的磨合和協調,並不是甩開膀子另尋新歡,所以千萬不要把出軌的責任全部歸結於自己身上。

你需要做的時,認真的思考,在婚姻中到底有哪些事情是沒做好的,是三觀?是關懷?

總之你要知道這些問題是你沒做好,並不是你沒做或者是做錯了。

一旦你有了負罪感,就會在很大程度上降低自我認同,認為自己在妻子這個角色上沒有做好,

順帶的,你的自我效能也會迅速降低,最後以至於影響到你自己的生活,一旦如此,便會讓這個婚姻真正的走向盡頭了。

所以要堅定地知道,出軌的錯在出軌的人身上,但是你現在是一個擺渡人,以一個接引人的身份把對方接回來。

當然,也只有自己能夠承擔起自己的生活責任,不被情緒所壓垮,才有可能去接人回來了。

其實,婚姻上的事情,沒有一個簡單的方法能夠讓所有人都變得滿意和圓滿。

婚姻的本質就是兩個人、三個人甚至很多人相互照顧相互磨合才形成的,所以想要避開對方,一個人力挽狂瀾顯然是很難得。

不過在一切的一切之前,有一個前提——就是你自己本身是一個相對獨立不依賴一依附他人的人。

如果你連自己的生活以及工作都照顧不了了,那又何談與另外一個人一起經營呢,更不必說在大多時候需要你一個人頂住許多的壓力。

所以,在真正處理出軌這個事情之前,更加重要的是調整好你的情緒與心態。

要記住——只有一個良好的狀態,才能有資本面對一個嚴峻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