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娛樂

走親戚,方知年味

2020-01-20娛樂

這些年,年味越來越淡,發現過年成了走親戚的唯一理由,平時除了紅白喜事,一般不太往來。

是什麽讓親朋好友之間少了聯系?大概基本都習慣了各家自掃門前雪,不像小時候,最喜歡周末,有事無事一路小跑去外婆家玩玩,去小姨姑姑家串個門,渴望著他們拿出番薯幹、煮雞蛋、炒芝麻等最淳樸的零食,來解解饞。那會兒互動很多,給貧窮的日子平添了幾許快樂,如今回想起來,甚是溫馨。

走親戚,方知年味

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大魚大肉不再是年的象征,也不再是看得見舍不得吃的菜,倒成了生贅肉的罪魁禍首,明知不可取,偏偏自控力不足。至於新衣,更是可以隨時添置,需要就買,從前為了過年討個彩頭而纏著父母要穿新衣的那個小丫頭,早已定格在上世紀的時光裏,一去不復返。

幾家每年保持來往的親戚,吃年酒的電話已先後而至,這是禮尚往來的每年常態,即便覺得是負擔,也不敢大聲嚷嚷,唯恐禮數不周,亂了綱常。

聚會的情形年年大同小異,不用腦補,也能想象得出席間的話題,一般來說,自己不願被人提及的問題,偏偏無法幸免,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人太多,可能是因為他們嘴裏鹽巴太多,混在口水裏,專門用來應酬。曬收入、比房子、炫耀孩子三大現象,多少年來雷轟不動,穩穩占據了中心話題,有人歡喜有人愁也沒辦法,於我,則盡量只做聽者,家裏有代表浪費表情就可以了。

走親戚,方知年味

一年365天,與親戚歡聚一頓飯的時間,其實不會超過兩個小時,喝茶、吃飯、再喝茶,說再見,年年如此。堆滿笑容的臉上,分不清真偽,想想一個轉身就是一年,也就沒必要絞盡腦汁去細細琢磨了。

親情,經過長年累月的冷卻,最終只在過年時熱情數秒,不是天生冷血,只因滄桑過後,繁華盡頭皆漠然。悲喜不再適合與人分享,獨自默默承受,便是不擾人的最佳方式,一鬥米救急的事情,應該屬於幼年時感動過的剎那,而今即使舉步維艱,也不願開口求助,親戚,只是談笑間翻轉年輪的使者,而我,也只為添歲而重逢。

走親戚,方知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