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情感

賭博:毀掉的不止一個人的人生,還有一家的幸福

2020-01-10 14:31:59情感

作者:加貝 i

原創作品,盜版必究。

賭博:毀掉的不止一個人的人生,還有一家的幸福

學會了賭博,就是學會了傾家蕩產,是真的。

賭博:毀掉的不止一個人的人生,還有一家的幸福

看到明道哥哥因為賭博身負重債把妻兒勒死後自殺的新聞,心裡一驚,隨後引發了無窮的緊張和難受,因為我的身邊正有一個賭徒,正在漸漸沉淪。

沉淪賭博的結局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曾經不以為然,現在我信了。迷上賭博的人彷彿喪失了人性,腦子裡的世界只有賭博二字。

賭博:毀掉的不止一個人的人生,還有一家的幸福

打我記事的時候,就知道姨夫喜歡打牌,那個時候以為他只是把打牌當做自己的愛好,閒來沒事玩兩把,也算消遣生活了。後來才知道,他玩的不是我意識中的歡樂鬥地主,那一直輸錢讓大姨生氣的東西叫賭博。

大姨家第一次爆發大的戰爭是2006年,姨夫賭博把大姨攢著準備換新傢俱的錢輸掉了,還欠了好幾千。那一年過年她們一家過的很不好。

大姨吵吵個不停,姨夫時不時爆炸一下,把兩個表姐嚇得不輕,話不敢亂說,事不敢亂做,只能乖乖聽話。

還記得表姐說,那是她們最期盼開學的一個假期。我去串親戚的時候都沒敢在她家吃飯,我害怕姨夫那充滿戾氣的眼神。

幾千塊對2006年來說真的很多,何況是大姨家這種靠苦力掙錢的家庭,一家人節衣縮食一年也攢不了幾千塊錢。

過完年,姨夫去外地打工了,照大姨的話說,他不出去打工還他的賭博帳,這日子就沒法過了。

姨夫在外面幹了整整一年,一年裡摳摳索索,天天干的比別人都起勁,一分錢還捨不得花,終於在過年的時候回來家把賭博帳還了。本來以為這可長記性了,沒想到才僅僅是個開始。

姨夫還完賭博帳,大姨的臉上終於有了笑臉,以為日子可以好好過下去了。

賭博:毀掉的不止一個人的人生,還有一家的幸福

過完2007年的年頭,姨夫又去賭博,又輸了,再次欠下了賭博債,這次沒等大姨發火,他自己走了,去打工掙錢還自己的賭博帳,沒給大姨說離婚的機會。

這一年,大姨一年照顧家裡,一年各處找掙錢的活兒,嘴上也一直沒停對姨夫的罵罵咧咧。

這一年年中,大表姐輟學要去打工,大姨不識字,但也知道上學是有好處的,可是勸不住表姐,她執意不上學出去打工,大姨沒勸住還大哭了一場,大表姐還是出去掙錢了。

家裡剩下了大姨和正在上小學的二表姐還有大姨年邁的婆婆,大姨很忙,既要照顧家裡,還要種地,還想著出去掙錢,靠上學改變命運的所有的希望寄託在了二表姐的身上。

2008年過年的時候,大姨夫沒有回家,說在那賭博欠錢,人家不讓他走,他打電話向家裡求助,大姨氣的生了一場病,打針吃藥輸液好了一點後,給所有的親戚聯絡了一遍,大舅、二舅、小舅、我爸媽、我二姨一家全到了大姨家,還有姨夫那邊的兄弟姊妹也全都來了。

姨夫的姐姐求著大姨原諒她弟弟的過錯,表姐的奶奶哭的停不下來。

大家夥兒都到齊,大人吵的熱火朝天,小孩笑笑鬧鬧,僵持了一天,決定先出線給姨夫讓他還了賭博款,先回到家再說。

正月二十幾,姨夫到家了,給各家帶了禮物,賠禮道歉認錯態度也挺好。兩頭兄弟姐妹一頓說,警告他以後再也不能碰,否則他就得自己過。

賭博:毀掉的不止一個人的人生,還有一家的幸福

大姨她們家,連續幾個年頭都是這樣過的。姨夫掙一年的錢,年尾的時候還賭博帳用完。吵吵鬧鬧的日子沒停過,農村家庭約定俗成的規矩,總是勸和不勸分,從來沒有人勸過大姨離婚。

大家都說反正他玩的也不算大,就這樣吧,就這樣過吧,日子嘛差不多都這樣,男人啊不是有這毛病就是有那問題,慢慢就好了。

賭博能慢慢就好了嗎?對於賭徒來說,不逼到絕路就不知道回頭。

曾經我還一直好奇,好奇為什麼賭博都是輸錢,尤其是我姨夫,從來沒聽他帶回什麼好訊息。後來我才知道,不是沒贏到過,而是把賺到的錢又投了進去,以為自己能贏到更多,結果好勝的心越強,輸的就越慘。

人的慾望是無窮的,賭徒贏了很多的錢也不想跳出這個圈子,企圖贏得更多。

2014年,因為賭博,姨夫家爆發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家庭矛盾。姨夫居然偷走了兄弟姐妹湊的給表姐奶奶病的錢,一夜之間輸的一毛不剩。

再一次兩頭家人聚齊,這次沒有好言相勸,此時已經沒有人再指望他能改掉賭博的習慣,只是希望他能清醒一點,不要走到妻離子散的絕路。

姨夫捱打了,他的姐姐用鞭子抽了他,他的弟弟踹了他,她們的媽媽哭的快要昏死過去,他跪了媽媽跪媳婦,結果說了一句讓所有人放棄他的話。「我改不了,除非我死,不然一輩子都會賭博。」

說完,他姐夫扇了他臉,說沒見過你這種死性不改的人。

打的不輕,姨夫腿瘸了好幾天,可是沒過多久又坐在了賭博場。

賭博:毀掉的不止一個人的人生,還有一家的幸福

年底還把家裡的茶几砸了,說茶几影響了他的財運。這次打過他之後,沒有人再願意管他的事情了,聽到他賭博輸錢的訊息也不震驚了,都在意料之中。

2015年,大表姐出嫁了,我以為姨夫會要很多的彩禮,這樣賭博就有本錢了,結果並沒有。但是姨夫在大表姐婚後以各種理由借了好多次錢。大家都跟表姐說,以後你爸在問你借錢,你就不要給他,他的真實原因只有一個:賭博。

那畢竟是自己的爸爸啊,表姐怎麼會不給呢,不給多了也給少。

2017年,表姐生了孩子,自此姨夫再沒問表姐要過錢,可是大姨的身體跨了,幹不了任何重活,還得不停的去醫院,姨夫再也不能出遠門,得留在大姨身邊照顧大姨,他開始見人不理,背也有點佝僂,儼然一個小老頭的模樣,但還是一有時間就去賭博,還是輸錢。

彼時的二表姐也已經輟學掙錢,掙到的錢都給了家裡,除了大姨的看病錢,都被姨夫輸光了。

看著親戚們都一個個蓋了新房搬了新家,而大姨一家還是住在老舊的院子,守著那望不到頭的寂寞。

日子還在繼續,姨夫的賭博生活也在繼續,親戚們都不願來往,女兒也不想回家,看到他瘦弱的身影,心生許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