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娛樂

趙格羽:驚嘆父親坎坷人生,那些父親教會我的事!

2020-06-18娛樂

文/趙格羽

1

父親節快到了。

我想寫寫我的父親。

父親文化水平低,但體格很好,非常結實,聽我媽說,父親那時候可以一口氣遊泳到河對面。當然,我父親打架也是一等一的好手。所以,從小到大,沒有一個人能欺負他,周圍的人,無論老少,都怕他。甚至,我的父親只要眼睛一瞪,周圍的人都會嚇得跑開了,有一種不怒自威的味道。

我的父親會很多才藝,木工,捕魚,織網,炒菜,樣樣拿手。要是換現在,他只要專註某一行,那就是妥妥的匠人。但那時候的父親,不懂藝術,只是為了討生活。

趙格羽:驚嘆父親坎坷人生,那些父親教會我的事!

(父親搭建的葡萄園)

2

年輕的時候,我的父親其實不是現在所說的好男人。我的父親是一個執著於闖天下混江湖的人。所以,他很少在家,對我也不怎麽管,都是和他的兄弟們走南闖北。家裏,都是我母親撐起一片天。

我的父親很豪氣,哥們兒兄弟很多,當然也可以說狐朋狗友很多。吃吃喝喝,下館子喝大酒,存不了錢。

我的父親很愛喝酒,他的酒量驚人,他可以每天喝一斤,早晨都會來二兩。通常,碰到他的兄弟,他經常喝高,然後也經常喝醉。於是,害得我母親和奶奶去把他擡回來。

因為愛喝酒這件事,我母親對他意見很大。畢竟喝醉了吐一身一屋子,都是我母親在清理。真是苦了我母親了,攤上我父親這個酒鬼。

3

小時候,我最盼望的是我父親回家。因為父親每次回家都給我買禮物。

我自從記事起,我幹的最多的就是給我父親打酒。我跑得飛快。但我一點都不覺得累。因為父親每次給我的錢都會多,然後我就可以買零食吃。所以,那時候我是盼著去小賣鋪打酒的。

我仍記得,父親那時候總褲兜裏拿出一疊錢,放在我母親面前,然後我母親就開心地數錢。那時候,我母親最開心的。

父親愛喝酒愛兄弟愛混江湖是混不吝的浪子,他一直懂得自己的責任,一個丈夫的責任,一個父親的責任。

趙格羽:驚嘆父親坎坷人生,那些父親教會我的事!

(父親做的肥腸面)

4

二十多歲的時候,父親和他的三弟兄,我父親是老大,在一戶人家裏吃飯。一個相士看了我父親四弟兄說:你在三十歲的時候,身體會受損。

我父親根本不信,我父親年輕力壯,力大驚人,意氣風發。

後來,父親三十歲那年,患了一場大病導致了右邊神經遲鈍,最後導致手腳不靈活。這幾乎要了父親的命啊。因為他是要靠手藝生活的人啊。曾經,他也想過一死了之。

但是,考慮到我和弟弟還小,於是,父親拖著這不靈活的身體,繼續靠各種手藝賺錢,省吃儉用,硬是成功地供我和弟弟上了大學。最後,所有鄰居都對我父親豎起大拇指。

所以,我永遠感激我的父親。因為他支持我完成從小地方到大城市的蛻變。

趙格羽:驚嘆父親坎坷人生,那些父親教會我的事!

(父親自己做的鹵肉)

5

其實,我的父親不善表達,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其實,我每次回家超過一周,都會和父親吵架。因為我父親太有脾氣了,而我其實也有脾氣。

我的父親脾氣暴躁,但是他屬於那種脾氣來得快去得快的人,發飆了就沒事了。所以,從小我很怕他,不敢做壞事。因為他是很兇的嚴父。

所以,我和父親,最好的相處就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相見不如懷念。

6

父親一生最大的願望是成為一段河流或者水庫的承包人,曾經有數次要成功了,最後各種原因黃了。因為我父親養魚、織網、捕魚、售賣整條產都精通。

再不濟,我父親特別想開一家餐館,就是那種工作坊似的,我爸掌勺,我媽負責招待客人,然後根據店員找一兩個親戚。沒有現代管理,也不懂現代管理,因為他的時代和視野也決定了只能小作坊式。

我爸喜歡做菜,家裏的菜都是我爸爸做,因為嫌棄我媽做得不好吃。我爸做的菜也得到親戚的誇獎。當然,因為我爸闖蕩江湖,下的館子吃的東西多,所以,也會做得好吃。

因為承包河流水庫需要一定的資金,而開餐館後來因為大病他的手腳不靈活,所以掌勺的話,自己做給自己吃還行,但是一旦開餐館,效率肯定就跟不上了。

父親的夢想,都一 一落空。

也許,這就是:心有余力不足。

那時候我還小,我也感覺到父親那種無力感。

7

我的父親身上有一種天然的樂觀。幹活很累的時候,只要晚上一碗花生米二兩白酒,他就可以哼著小曲兒覺得人間值得。

他是那種無論大起大落無論條件多艱苦,都絕對不會虧待自己的人,永遠都是抽煙酒吃茶以及下館子。

我的父親沒有做什麽大事業,他就是普普通通的底層百姓。但是,他一個平民的生活過得有滋有味,不得不佩服!

他用最樸實的方法教會了我如何愛自己愛生活,如何在低谷困境的時候不氣餒。

我的父親愛好太多了,愛喝酒愛抽煙愛喝茶愛喝咖啡,一切未知的他都想嘗試。

而這份積極和樂觀,刻在了我的骨子裏,當我經歷了失戀離婚投資失敗後,我依然可以像父親當年那樣爬起來。

世界以痛吻我,我仍報之以歌。

趙格羽:驚嘆父親坎坷人生,那些父親教會我的事!

(父親的鹵肉系列)

8

如今,父親老了,他自己養花種葡萄釀葡萄酒做鹵煮研究每天的菜譜換著花樣吃!

有一次我打電話給他問候他身體,他說:不說了,鍋裏的鹵肉湯要幹了。

我默默地掛斷了電話。

後來,八字先生看我父親的八字,說他八字太硬了,太強太剛了,要麽克自己,要麽克妻子,要麽克兒女。

我的父親,最後以克自己的方式,用一種殘缺的方式樂觀的方式生活著。

茍活,換個心態,也可以是有滋有味地茍活。

後來,我想,也許大自然造人有一些道理。

太剛則斷。

假如我父親當年沒有害那場病,以他混江湖的暴脾氣,也許會闖禍命不久也。

原來,完美的,都是短暫的,殘缺的,才是持久的。

也許這就是命運。

年輕的時候,我父親天不怕地不怕,更不信命,使勁折騰,但是命運作弄折斷了他的翅膀,他終於踏實了,也開始信命了,但是他依然積極樂觀,自娛自樂。

不如意的時候,喝幾兩小酒就著下酒菜,大醉一場,然後酣暢睡去。

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

9

有時候,我為父親的人生嘆息。

那麽有特產,那麽有手藝,那麽有想法,為何最後毫無成就?

究竟缺在哪裏?是命運嗎?是時代嗎?是出身嗎?是大腦嗎?是見識嗎?是運氣嗎?

從父親的身上,我既看到了命運的影子,也仿佛了看到了無形的力量,更看到了社會階層的縮影。

在時代的變革沈浮裏,有的人抓住機會,成為了時代的弄潮兒,成為了金字塔尖上的人。但那註定只是少數。

而更多的人是折騰一輩子,也是一事無成,也仍然徘徊在社會底層。

也許最後,我們大多數人一生最大的功課是:學會和自己和解,和命運和解,並且需要漸漸接受:自己並不是一條龍,而只是一條蟲,接受自己平庸且碌碌無為的人生。

(完)

趙格羽:知名情感作家,幸福私學院創始人,生殖健康咨詢師著有【讓愛情成為你想要的樣子】等12本書,多家婚戀網站、電視、雜誌邀請情感專家,十年從業經歷,為上萬人提供情感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