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情感

歌行半路,笑看滄桑

2020-05-29 04:09:37情感

人生如歌,究竟做一個怎樣的歌者,才能讓歌聲在歲月裡繞樑,不至於嘔啞嘲哳。

喜歡把喜怒哀樂揉進歌裡,又常常故作姿態,極力掩飾被風雨侵襲的疲憊與無奈。雖未能氣場大到如自帶女神光環,暗地裡又渴望血液裡的傲然能讓靈魂獨具一格,鶴立雞群固不可取,與眾不同或許有時也是置身事外的最佳假面。

歌行半路,笑看滄桑

自以為三觀尚正,平日裡也喜歡與那些正能量較多且幽默風趣豁然開朗的人一起把歌言歡,即便偶有喧囂掠過,只要用心尺量一量,再把被驚擾了的風鈴束之高閣,倒也相安無事。至於那些看不見的風浪,就順其自然,我欲逍遙自在,何懼他人作梗?

有些人,唱著唱著就散了,就當是天意難違,慢慢便恢復往日的寧靜,也不想用歇斯底里來勉強任何一個轉身。不過確實還會對本該同行卻漸行漸遠的歌友產生莫名的惆悵,恨不能用九牛二虎之力挽住從前,又不願絮絮叨叨做無謂之舉,就索性任由夏風吹亂過往。

歌行半路,笑看滄桑

我不是一個優秀的歌者,但一直努力進步著。總以為禮尚往來是開嗓後必備良藥,能保持不卑不亢的互動隊形,倘不太整齊,大概是熱情過剩所致,無妨,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何況是一些無禮過客呢?

君子遠小人,我非君子,小人如硬斷我歌,亦是可忍孰不可忍。人生沒有坎坷,那便不是完整,總要用狂風暴雨來洗淨滄桑,哪怕歌聲被迫斷斷續續,也要笑著唱下去,給自己勇氣,就像是讓骨骼聽話,不能輕易就散了架。

歌行半路,笑看滄桑

歌已行至半路,誰會相伴餘生應已瞭然。做一個能讓人相處舒服的歌者,夕陽下無需誓言,只要以誠相待,相信那些唯恐天下不亂蠢蠢欲動的偽友,會在愧意中主動退避,若執迷不悟,那便是無藥可救,我不是神仙,但願也不要遇見太多妖魔鬼怪。

紅塵滾滾,不知烽煙彼岸,可有笑容依舊?無論如何,我該用提高歌技來激勵自己,寧願相信歌中自有魂如玉,澈流年。

歌行半路,笑看滄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