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情感

「陪你住三年出租屋,結婚你連彩禮錢都不給我,你卻說我物質?」

2020-01-05 16:45:11情感

在愛情中女人就像是追隨著陽光的向日葵一樣,愛情這道光往哪個方向照她就往哪個方向前進。

「陪你住三年出租屋,結婚你連彩禮錢都不給我,你卻說我物質?」

01

都說女人是被情緒控制的動物,為了愛情可以不顧一切,要是她們在心裡認準了一個男人,那她就算吃再多的苦也不怕。

擁有愛情時,女人根本不在乎自己到底能得到什麼,能不能過上更好的生活。僅僅是迷戀和對方在一起的那種感覺,因為這種感覺是和其他人相處時得不到的,所以她們能夠為了長久享受到這種感覺付出自己的所有。

當倆人的心在一起糾纏得到時候,在乎的基本都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那份在一起時的心動感。

這不是那種不求回報的付出,她們付出的那份愛,也想換回對方回報自己同等的愛,愛情是相互喜歡的產物,只有這樣才能繼續走下去。

「陪你住三年出租屋,結婚你連彩禮錢都不給我,你卻說我物質?」

02

男人要是遇見能夠為自己付出一切的女人,但卻不知道真心相待的話,那遲早都會失去對方的。一旦真到了那個時候,那他後悔也來不及了。

當女人愛一個男人的時候,根本不會畏懼任何的貧窮苦難,並且會迎難而上。

嘉文和子雅是大學畢業後才在一起的,那時候嘉文選擇讀研,而子雅則是出去找工作上班了。雖然工作後子雅的工資很少,但她一心愛著嘉文,她認為以後嘉文肯定會前途不可限量。

因為手裡沒有多少的存款,兩人只能租了一間不到十平的單間,雖然日子過得很苦,但兩人在一起也會感到十分的開心。

「陪你住三年出租屋,結婚你連彩禮錢都不給我,你卻說我物質?」

03

他們倆為了交房租,不斷的在吃飯上節省下一部分錢,而子雅為了愛情也是沒有任何怨言的跟著吃了半年的米飯和饅頭,她總是說要把自己最好的東西給嘉文,說他讀書需要營養。

那時候嘉文特別的感動,說自己以後賺到錢了一定好好對待子雅,讓她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

嘉文是理科生出身,身邊男生比較多,學習學的人也比較木訥。在上班時子雅拒絕了很多向她表明心意的男人,因為她心裡已經認定了嘉文。

她的父母也勸過子雅,說不要再遭受這份罪了,儘早找個男人嫁了,起碼能給她一定的物質基礎,可子雅始終都不肯放棄。

「陪你住三年出租屋,結婚你連彩禮錢都不給我,你卻說我物質?」

04

兩人終於熬過了那艱苦且漫長的三年,生活逐漸開始了轉機。嘉文在畢業之後找了份較為穩定的工作,且工資待遇也非常不錯。子雅心裡那份期待的愛情,也終於迎來了曙光。

兩人安定下來後就打算考慮結婚的事情了,畢竟兩人已經相處了這麼久,都希望能有個屬於自己的家了。但往往在談婚論嫁時,最能看清一個男人的真實面目。

雙方家長隨即約時間見面,考慮到嘉文雖然現在工作穩定了,但他並沒有房子和車子,家庭經濟條件也非常一般。而且兩人結婚之後還得在城市裡繼續打拼賺錢才能買到房子。

反正就是他們倆現在的生活還沒有確切的保障,這時候子雅的父母就提出讓嘉文家裡拿出20萬的彩禮錢,並且還需要給「五金」。

「陪你住三年出租屋,結婚你連彩禮錢都不給我,你卻說我物質?」

05

嘉文一聽結婚需要這麼多錢,一下子就著急了,對子雅說:「你都知道我們家裡是什麼樣的條件,根本拿不出來這麼多的彩禮錢。咱們都是明事理的人,五金那麼俗氣的東西就免了吧!」

子雅反問道:「那咱們倆結婚,我作為女方,你彩禮錢不給我,結婚用的首飾也沒有,那你現在打算為了結婚付出些什麼呢?」

嘉文回答:「咱倆的感情是不需要用金錢來衡量的,這麼多年的感情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你相信我,結了婚之後我肯定會對你好的。」

子雅無奈:「你現在都說要娶我了,任何的東西都不肯給我,你這還怎麼讓我相信你會一輩子對我好呢?現在連這點彩禮錢都不肯付出!」

「陪你住三年出租屋,結婚你連彩禮錢都不給我,你卻說我物質?」

06

嘉文特別生氣:「我沒想到你是這麼物質的女人,算我以前看錯了你。」

聽嘉文這麼說以後,子雅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你說我物質?我為了你住了三年的出租屋,了省點錢我連續吃了半年的饅頭鹹菜,這些年為了你無怨無悔,是我在賺錢養你,你現在說我物質?」

他們倆最終不歡而散了,這讓子雅的心都涼透了,她付出了那麼多,但等現在準備要結婚了,他竟然一分錢都不想拿。

男人願意為女人花錢不一定是真心愛她,但男人要是不願意不想給女人花錢的話,那他肯定是沒有愛的那麼深。要是男人不願意珍惜那個為了你付出的女人,那總有一天女人會寒心離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