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情感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2020-06-14 04:08:20情感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01-

我25歲那年,太年輕。

我太年輕的25歲那年,被迫去接管一個專案。作為乙方的代表,我直接對話的是甲方的董事長和甲方的營銷總監。

那個營銷總監,是一名女士。年紀不小,面容寡淡,一問才知也是大病一場,修養一年,被董事長叫回來匆匆上馬,因為專案不容有失,她剛度假完就回來工作。

那位營銷總監女士也比較職業化,聊起專案單刀直入,我大概表達了我怎麼計劃去操盤,我關心的幾個關鍵時間點是什麼後,那位營銷總監就直接問我:「你知道一個人,把整個青春都獻給一件事的感覺嗎?」

她看了我一眼,點了根菸,「我把我的整個青春都獻給了誰誰。」

這裡的誰誰,是一個男人的名字。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講真,我看著跟前並不年輕的她,我深信不疑地發現自己確實被這句話擊中了,在我年輕得過分的25歲,我條件反射地回覆她說,「是啊,有多少人,願意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呢?」

她聽完我這句話,就笑了。

她說,「恰恰是因為我們已經用整個青春去愛它,所以才不能有任何閃失啊。」

我點點頭。然後,我順其自然拿下了那個專案。

並且,在隨後的四年裡,我把這個專案做到真正意義的成功。

我在那個專案結案那年,我才29歲。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恰恰是因為我們已經用整個青春去愛它,所以才不能有任何閃失啊。」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02-

時間已過十餘年,我此時此刻已36歲。

但是我依然對那句:「我把我的整個青春都獻給了誰誰。」耿耿於懷。

你以為世界上不會有這樣的傻子,但你偏偏就會遇到這樣的傻子;

你以為自己不會是這樣的傻子,但你偏偏就會是那個傻子;

你以為世界上不會有兩個這樣的傻子,但很幽默的現實會很戲謔地告訴你,傻子就是容易遇到傻子。

這或許就是樸樹所唱的,「傻子才悲傷」的意義吧。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所以我總在想,這個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願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

而這樣的人,到底是幸運的,還是不幸的?

又或者,他們是心甘情願的,還情非得已?

想到這,我自然又想到了聲音碎片所唱的那一句:「相愛吧,終有一散的人們。」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03-

在我所身陷的無盡回憶的青春裡。

我確實是那個會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的那個傻子。

我深陷其中,我樂此不疲,我冷暖自知,我寂靜歡喜,對不起,我實在是編不下去了。總之,我就是那個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的那個傻子。

這樣的甘願,就好比天性,在那種執著於一人的天性中,我是一條忠誠的,訓練有素的,甚至你可以說我是不知悔改的狗。

所以,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願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但我知道我願意。

這樣的「我願意」像一道搶答題。

就好比,那個貌美如花的少女還沒有說出一個字,你就著急忙慌說出「我願意」的那種「我願意」。

你要一直愛……我願意。

你要一直陪……我願意。

你要一直愛我愛到年華老……我願意。

你要用整個青春去……我願意。

這就是青春,在無數個玩笑原本應當成玩笑的片刻,你卻過於認真。認真的,你最終真的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愛那個參與你青春所有時空、所有片刻的那個人。

你如此認真,哪怕她一直只覺得那是你年少無知的幼稚和天真。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04-

在穿越無數個時空,在穿越無數次命運之後,其實我回顧過往的青春早就已是:心中毫無波瀾,甚至還想笑。

但偶爾看到熱戀中的男女,我還是會挑釁一下他們,問問那些年輕的少男少女們,在這個時代,「有多少人,願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

而很多年輕的男孩女孩對我的話也認為是開玩笑,只會回一句,「叔,你是要唱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嗎?」

所以,我漸漸又發現這樣的認真,已經是一種過時的浪漫,在當下的潮流文化中,那種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的行事方式,確實太古典,太機械主義,太教條。

這樣的古典教條機械主義,就像那一句人人自嘲的話,「人生苦短,何必認真」。

但我想說,如果不是那麼認真,又怎麼說自己愛得深?

所以,願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的人。

都是那個活得清清楚楚、痛痛快快的明白人。

在這樣的清楚明白中,其實與其說願意用整個青春,不如說,早就懂得什麼叫不求回報去愛一個人。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05-

有的人,一天愛一人。

有的人,願用整個青春愛一個人。

這兩者,誰對誰錯,其實不需要分辨,也無意義分辨。但我想說的是,那些願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的人,或許更「溫柔」吧。

你看,我也只是敢用一下「溫柔」這個形容詞。

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是對那個人的溫柔,是對過去時光的溫柔,也是對那個深愛他人的我們的溫柔。

在那些願意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的你我內心裡,或許,我們都幻想著一個法則吧:

彷彿只要一直愛著對方,你我彼此就始終美好;

彷彿只要一直愛著對方,我們的青春就永不散場;

彷彿只要一直愛著對方,對方就一直是值得我們深愛的人,被很多事物所祝福的人。

所以,明白了這點,你自然就理解了周星馳說的那句話——

「你根本忘不了一個認認真真愛過的人,你以為錯過的是一個人,其實你錯過的是整個人生。」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而所謂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的我們,或許就是真的不想錯過那個原本屬於我們的人生吧。

在那個老得談青春都覺得不好意思的日子,我們終於在浪費大半個人生後,坐在彼此身邊,然後我們看天,看雲,看風,然後我們說……

差一點,我們就能在一起。

差一點,我們就白頭偕老。

差一點,我們就子孫滿堂。

差一點,我就能變成一束月光,彷彿這樣便可以輕易落在你身上。

所以你讓我該怎麼說呢?我那麼努力去愛你,還是差一點……也不直到是差一點,還是差好多……或許也不重要了。

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我們這種人怎麼說呢,說愛就愛一輩子,要我們中途放棄什麼的,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在最後,你幸福就好,誰給的都行,不遺憾愛過你。

我想說的是,與其說願用整個青春去愛一個人,不如說就好比一首歌,我甘願一個人把這首歌唱完,直到把這首平淡無奇的歌唱成一首情歌,恩,情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