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我不哭(原創微小說)

2019-03-23 15:37:24美文
我不哭(原創微小說)

作者:小林

孤單站排尾望不到頭,等待寂寞,人們吃東西玩手機或搭訕嘮嗑,一男的梳著辮子不停嗑瓜子,還總拿眼睛瞥旁邊人。身後站來不少人,我已經不是打狼的了。

一些人開始加塞兒,各種不能拒絕的理由,突然前面一陣騷動,隊伍開始亂,大家議論紛紛,許多排在後面的人趁機加到前面去。

排始終沒穩定,就像冒出湖水的大魚,發了性子瘋狂擺胸甩尾,有人摔倒,有人呼喊求救。一女孩歇斯底里哭嚎,排里人震驚了,相互抓肩膀,身子劇烈搖擺但心不動搖。

那些過路人,看見我們搖頭咂嘴。我們卻不覺著慘,排著就有希望。前面開始吵,吵得很厲害,聽不清楚,各種猜測。有人強調了自己身位,去前面打探情況,再沒回來。

大排還是散掉了,排頭排尾皆成散兵,大家根據自己的判斷重新起排。我被擠得懵懵懂懂來到一排尾。

安靜優雅,表情莊重,沒有交頭接耳嗑瓜子的。我站在隊尾舒適又惶恐,不知道為啥,感覺不真實,那邊擠成鬼這裡安靜祥和,前面人禮貌地回頭看我,讓我不知所措。

工作人員過來聲音洪亮地質問我,你有那啥嗎(沒聽清楚是啥)?我只好跟著說,沒那啥。你沒那啥,站這幹啥?

忽然,我懂了。就像非機關人員禁止入內,軍人視窗,員工通道,正高職稱待遇,老幹部活動中心(退休工人都不好意思進去)之類。這裡人不是一般人,這個隊我沒資格排,於是我紅著臉離開。

顫抖著,不是因為冷!有人遞我一瓶水,感激不盡,但不敢喝一口。大排自從散開後,變成好幾排,也不知哪是真哪是假。排一會兒突然又散,有力氣的起頭,後面排粉兒跟來立刻成一條新排。忽而幾條排重合成一排,然後又散掉再來,有時候根本就沒有排,像大市場一樣無頭無尾。

我有些絕望,那些資訊多腦子反應快又動作靈敏的人幾回合下來,就成了各排的頭。身後短髮口齒伶俐的女子,剛來一會兒連影子都看不見了,她現在不是狀元就是榜眼,可我始終排在最後面。

人們三五成夥過來,分工細緻,有的打探訊息,有幾個分頭排在各個隊伍裡,有的分管後勤或替換候補。人家有吃有喝,有說有笑,很專業的樣子,一會兒就排到前面去了。可憐我憋著不敢上廁所,訊息都是四五手的,排途渺茫。

排頭部有人因為加塞兒動起拳腳,前面一打架,後面擔心打到自己或想看熱鬧擁擠驟起。我幾乎窒息,拼命朝外面逃,剛才還害怕被擁出排,現在恐怕在排裡丟了命。

辛苦排到的一點可憐名次,再一次歸零,但是排還是得排,只有站在隊伍裡,即使最後一名,也是有目標的,區別於無所事事的旁觀客(我的價值觀)。

據說前面的人還動刀子見血,110,120都來了,地上出現了血腳印。越是危機時刻越是要堅持(我的信念),那些害怕而溜走的人肯定要後悔,鑑於排隊現狀,組織者決定發號。一個小小的排號,解決的是秩序、平等和尊重,我很欣慰。

發號了大家還吵,隊伍亂哄哄的,笑聲罵聲嘆息聲,混雜一起。一張如撲克牌大小的排號終於發到我手裡,驚呆!小號有內容:三星號,金色,排前十名或特殊,馬上辦;二星號,銀色,排第十一名至四十名或特殊,稍後辦;一星號,藍色,排四十一名至一百名或特殊,早晚辦;白色,隨到隨發號,不用排隊的所有人,不一定辦。

一天沒吃粒米,擠丟一隻鞋,憋得尿失禁,雙腳浮腫,手握那張潔白的紙片(大白號),我潸然淚下。工作人員問我,哭啥,不滿意咋地?

我說,我想哭不行嗎,還得排隊不成?

(原創文章,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