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狄公案》,公案小說的模式,體現的殘酷性

2020-02-06 01:11:09美文
《狄公案》,公案小說的模式,體現的殘酷性《狄公案》

《狄公案》是十九世紀末光緒年間的一部長篇小說,作者不詳,也有版本署名吳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的作者)的。

這部晚清公案小說的結構是十分嚴謹的。全書共有六十四回,前三十回寫狄仁傑為昌平縣令時的破案經歷,後三十四回寫狄仁傑在朝廷中清除武則天身邊寵幸的奸佞,成功迎回太子。中間以狄仁傑斷案有功而升遷入朝,自然過渡。

這兩部分也是十分有章法的(這也是顯而易見的)。前一部分,狄仁傑共破了三個奇案,這些案件不是獨立成篇的,而是交叉在一起展開敘述的(儘管相互之間並無密切的聯絡),第一個案件發生後不久又開始了第二個案件,第一個案件結束後緊接著又是第三個案件,第三個案件完結後第二個案件才接著收尾。

後一部分中,狄仁傑「清君側」也是逐個擊破、有條不紊的,先是處理一些狐假虎威的宵小之徒,然後是消滅懷義、薛敖曹等男寵,最後是對付武承嗣、武承業、武三思等「大boss」。

至於狄仁傑破案的特點,或者說這類公案小說的模式:由一個剛正不阿的清官帶領幾個本領高強的親信隨從找尋罪證;在科學未昌明的時代借鬼神之事提供線索,甚至根據容貌面相判定人物的好壞,等等——這些也是研究者早已洞悉的了。

另外,公案小說和西方偵探小說的異同,如探案者身份的差別(官方與民間),都喜歡或者說擅長喬裝打扮去打探案情,等等,應該也是評論家們早已比較過了。

值得一提的是,書中第三個案件,舉人華國祥的兒媳死亡的真相是誤飲滴有蛇涎的茶水,則容易讓人想到西方偵探小說鼻祖愛倫·坡的《摩格街謀殺案》,博爾赫斯稱之為「幻想文學的第一宗慘案」(參見《博爾赫斯,口述》),同樣可以說是「密室殺人案」(排除有嫌疑人進入房間),「凶手」都是動物所為(前者是毒蛇,後者是猩猩)。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狄公案》也體現了一種殘酷性。美籍俄裔作家納博科夫在解讀《堂吉訶德》時,特地指出了這部創作於十七世紀的老書帶有殘酷的性質,因為堂吉訶德主僕總是不斷被人殘忍地折磨用來取樂,而當時的讀者卻竟在閱讀時捧腹不已(參見《堂吉訶德講稿》)。

而《狄公案》中,我們不難發現狄仁傑非常喜歡使用酷刑,用今天的話來說其實就是嚴刑逼供(雖然我們不能用現在的標準去評判,另一方面,也應考慮到當時缺乏科技支援,難以有確鑿的證據,犯人可以百般抵賴,因而也就需要大刑伺候吧)。特別是對淫婦畢周氏使用的由狄仁傑獨創的刑具木驢(用以杵下體),無疑是頗為不人道,而圍觀的人群卻是拍手稱快並取笑。(此外,薛敖曹被人私刑閹割的場景也是觸目驚心的。)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