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別再痴迷"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了,前兩句才是精華

2020-05-20 10:30:00美文
別再痴迷

千年之前的一場落日宴席,溫庭筠與好友裴中誠對坐歡飲,進醇自醉,席間相互唱和,你來我往,多作歌曲。雖然二人是手足兄弟,但晚唐的唱詞大多浮於流豔,基本上都是調風弄月的東西,正是在這場宴席上,溫庭筠寫下了那兩句激盪千古的愛情名句:"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骰子是三國曹植髮明的一種遊戲道具,俗稱色子,呈立方體塊狀,其中一和四的面上點數為紅色,其餘麵點數為黑色,這骰子上的紅色,便被喻為相思的紅豆。骰子最初為玉製,後來改良為骨制,紅色點數點染在骨制的骰子上,因此才有了"入骨相思"的說法,因此才有了溫庭筠這一出神入化的名句。

別再痴迷

愛情是人世間最偉大的情感之一,它可以讓你心花怒放,也可以讓你目眩神迷,可以讓你眉飛色舞,也可以讓你悲痛欲絕。我們常常會以"刻骨銘心"來形容一段感情,雕刻在骨髓上,銘飾在心臟裡,足見深刻。用來描述愛情的苦楚,溫庭筠這兩句詩簡直再形象不過,也再合適不過。

因此,如今大量的文藝男女都將其用作了座右銘,當成了箴言,時時掛在嘴邊上,刻刻寫在空間裡。就傳世程度而言,此二句的確足以驚豔流年,然而就文學水準來說,殊不知它的前兩句,乃至前六句才是真正的經典,才是其中值得閃耀的精華。

別再痴迷

《新添聲楊柳枝詞二首》

一尺深紅勝麴塵,天生舊物不如新。合歡桃核終堪恨,裡許元來別有人。

井底點燈深燭伊,共郎長行莫圍棋。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這兩首詩同時而作,創作手法基本一致,因此可放在一起欣賞。二詩共八句,基本句句精妙,句句有文學包袱!第一首主要描述了一位慘遭丈夫拋棄的女子,抒發了她的幽幽恨意。先來看第一句:"一尺深紅",一塊深紅色的絲布;"麴塵",酒麴上所生的細菌,顏色微黃如塵。

紅布與酒麴菌兩種毫不相干的意象有什麼聯絡呢?或者說,怎樣搭配才能寫出詩意?不怕,老溫可以。"一尺深紅"可引申為成親時的紅蓋頭,這句話是說:象徵著夫妻恩愛的紅蓋頭,如今早已泛黃蒙塵,像極了酒麴之菌塵。

別再痴迷

"合歡桃核終堪恨",這一句也大有來頭。合歡核桃本是夫婦恩愛的象徵之物,"核"通"合","桃"是心形,所以此二字的結合就是象徵兩顆心永遠相合。此外,普通核桃只有一個桃仁,而合歡核桃裡有兩個,"仁"通"人",即兩顆心裡有兩個人!如此說來,合歡核桃的寓意簡直太讚了!然而一個"終堪恨"卻打破了這份美好:或許,那裡面還有別人。

第一首詩就足夠晦澀難懂了,如果不經解析,簡直不解其意。那麼第二首就有過之而不及了,尤其是前兩句,堪稱字字用典:"井底點燈深燭伊,共郎長行莫圍棋。"乍讀之下,心中不禁暗罵:井底下點燈,不玩圍棋,這是什麼玩意兒?但當你理解了溫庭筠的詩意之後,便會將暗罵轉變為歎服。

別再痴迷

第二首詩的主旨是抒發女子對遠行男子的眷戀,按照這個思路,我們再來看內容。其實,"井底點燈"是為了引出"深燭",將蠟燭置於井底,那不就是深井燭了嗎?這種用法與如今的"深井冰"是一樣的。"深燭"諧音"深囑",是丈夫遠行之際,女子對他深切的囑託。

"共郎長行莫圍棋"——長行,古代一種博戲,不過此處不是特指遊戲,而是諧音"長途旅行";圍棋,大家都知道是中國傳統棋種,不過此處也不是用它的本意,而是諧音"違期",是女子囑託男子萬不要誤了歸期!

綜上所述,前六句詩的用法都極盡精妙,尤其是"合歡核桃"與"深燭"、"圍棋"的妙用,簡直爐火純青,讀來大為過癮。小解認為,這些精華不能被"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的光輝所掩蓋,它們更有迷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