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從800塊錢兩間房子到5000塊錢電動三輪車,貧窮就要被動捱打

2020-06-02 11:40:27美文

以前,北方農村蓋的房子都是四間連在一起的,父親分家出來的時候只分得了其中的廚房和西側間,剩下的東側間和東裡間分給了四叔,四叔乾脆把自己分得的那兩間房子以800塊錢的價格(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賣給我父親。

從800塊錢兩間房子到5000塊錢電動三輪車,貧窮就要被動捱打

父親覺得畢竟是自己的兄弟,自己吃點虧就吃點虧了,也沒便宜別人。就這樣,加上分家分得的外債兩千多,父親母親一分出來就背了近四千塊錢的外債。

對於從地裡刨錢的父親、母親來說,這可是很大的一個數目。父親想著有錢的時候先把欠了街坊鄰居的錢還了,自己弟弟的錢可以晚點還,親兄弟好說話一些。

但是實際情況卻與父親的想法大相徑庭。四叔幾次醉酒之後,都找父親的茬,催父親趕快還錢。有一次是在爺爺家喝酒,當著爺爺的面找父親要錢,一腳把坐在炕邊上的父親踹到了炕下面,父親的腰扭了,幾天下不了炕,四叔仍然像沒事人一樣,沒有來看看父親。

那次之後,父親母親手頭上有了收入,首先去還四叔錢。

從800塊錢兩間房子到5000塊錢電動三輪車,貧窮就要被動捱打

家裡窮的時候,親兄弟都看不上的,只有農活忙的時候,才會想起來父親,但是幹完活呢?沒有說過請自己的哥哥回家喝口水。

事情直到我考上大學才有點改變。三叔、四叔才經常往我家裡來走動,見了父親的面還能喊聲「二哥」。

再後來,四叔在村裡當上了一個小官,有什麼事情便利的時候就順手幫父親辦了。父親母親感恩他的幫助,每次我放假回家都要去四叔家串個門,沒工作的時候,就空著手去串門,工作之後就得拎著禮品去,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

後來,母親患了腦血管疾病,半邊身子活動不便。四叔幫著辦理了一些扶助,父親母親也更是感恩。

直到有一回,母親給我打電話提到,四叔把本來應該發放給我們家的電動三輪車,私吞了。因為村裡有一個跟母親一樣情況的人家,領到了三輪車,沒看到我家的,就問母親。最後發現三輪車在四叔家。

父親和母親最後也沒有向四叔開口要那個電動三輪車。父親還是覺得,為了自己的兄弟又不是便宜了外人。

從800塊錢兩間房子到5000塊錢電動三輪車,貧窮就要被動捱打

有幾次,我的愛人都說回去,就別去三叔四叔家了,他們一毛不拔。真不怪我愛人這麼想。我愛人這十幾年回我媽那裡,也沒有喝過我叔他們家的一碗水。

但是父親母親只有兩個女兒,常年不在身邊,很多事情都得靠四叔去幫助解決。四叔也確實幫了不少忙,所以四叔,連帶著四嬸都是家裡的座上客,每逢父母過生日,逢年過節家裡有宴請的時候,都會把四叔一家請來一起吃。

不管以前如何,只要父親母親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當下就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