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聊齋」於去惡:隱藏在鬼神小說背後的,是一段殘酷歷史

2021-02-21 20:10:55美文
「聊齋」於去惡:隱藏在鬼神小說背後的,是一段殘酷歷史

1、陰陽兩界,殊途同歸

清朝順治年間,北平有個名士叫陶聖俞。這一年他去參加鄉試,住在一家客棧裡。偶然外出散步,遇到一個揹著書箱正在徘徊梭巡的人,看樣子是在找住處。陶聖俞上前詢問,看他也像個名士,便邀請他住到自己的客棧。那人很高興,告訴陶聖俞,他叫於去惡,是順天人。二人一見投緣,便以兄弟相稱,陶生年長,於去惡便呼之為兄。

於去惡性格安靜,不喜歡東遊西逛,沒事就默坐在屋子裡,桌子上也沒有一本書。名士竟然不讀書,這讓陶聖俞很奇怪,趁他不在時偷偷翻看他的書箱,發現裡面只有筆墨紙硯,真的沒有一本書。陶聖俞忍不住問他,為何不讀書?於去惡笑笑說,「吾輩讀書,豈臨渴始掘井耶(我們讀書,哪能口渴再去翻書的)?」這等於沒回答,陶聖俞很失望。

過了兩天,於去惡來找陶生借書,回去之後便一頁一頁抄書。然而陶聖俞看他每天抄了好多頁,卻一張也沒見到。知道問他也不告訴,便去偷看,發現於去惡竟是每抄完一頁就將之燒成灰然後吃下去。陶生更奇怪了,問於去惡為什麼?於告訴他,我就是這麼讀書的,隨即便將抄下的、吃下的內容都背誦下來,竟是一字不錯。

「聊齋」於去惡:隱藏在鬼神小說背後的,是一段殘酷歷史

陶聖俞高興極了,對於去惡說,這個讀書方法真是太好了,你教給我吧。於去惡搖頭,說不行,你沒法學。實話告訴你,我不是人,而是鬼。現在我們陰間以考試成績授予官職,7月14日就要考簾官。陶生問,什麼是考簾官?於去惡說,簾官就是主管考試的官員。我們陰間的上帝為了慎重選官,對任何官員都要進行考試,文采好的才可以擔任考官。他進一步解釋說,陰間也有各種官吏,他們當上後便不再讀書,只把讀書作為官場敲門磚而已,為了督促他們不斷讀書,所以要時常考試。塵世之所以庸官遍地,很多有學問的人卻懷才不遇,就是因為少了這麼一道考試啊!陶聖俞一聽,覺得於去惡說的太對了,對陰間頓時充滿嚮往。

過了幾天,於去惡從外面回來,滿臉憂愁地對陶聖俞說,我活著的時候貧賤,沒想到死後還是命運多舛。這一次因為有意外,取消了簾官考試,很多不學無術的人都擔任了考官,看來我是功名無望啊!說著就要告辭離開,陶聖俞竭力勸慰挽留,才打消了他的念頭。

「聊齋」於去惡:隱藏在鬼神小說背後的,是一段殘酷歷史

不久到了七月十五,於去惡要去考試了。臨行前他告訴滿心牽掛的陶聖俞說,你等到黎明時,在東郊野外燒三炷香,叫三聲「去惡」我就來了。第二天一早,陶聖俞按照他的吩咐,燒香呼喚,於去惡果然出現。隨他一起的還有一個少年,於介紹說這是他的好友方子晉,剛才在考場遇到的,也聽說過陶兄,特意前來拜識。陶聖俞很高興,帶著他們回到客棧,一起把酒論文,各抒己見,十分快意。此後方子晉常來常往,三人談文論詩,情意愈加深厚。

2、陰陽兩隔,歧路分道

這一天晚上,方子晉忽然倉皇而來,對二人說,剛剛發榜了,於兄不幸落第了。於去惡一聽,承受不住這個打擊,當即泫然流淚。方子晉安慰他說,我聽說張侯要來巡視檢查,或許還有希望。陶聖俞不知道張侯是誰,於去惡告訴他,張侯是張翼德,他為人正直無私,每30年巡視一次陰間,每35年巡視一次陽間,看到不公正不公平的事情就一定會管。

又過了兩天,方子晉和於去惡聯袂前來,高興地對陶聖俞說,前天張侯來了,重新檢視考卷,對於兄的文章十分欣賞,推薦他擔任南巡海使,很快就有車馬來迎接於兄上任了。陶聖俞大喜,連忙舉杯為於去惡慶賀。於去惡隨即問陶聖俞,你家有空閒的房子嗎?我走了,子晉一個人孤單無靠,我想讓他借你的房子和你住在一起。陶聖俞十分高興,說太好了,若有子晉來,便是沒房子也有辦法。但我家中有父母在堂,我得先稟告他們一聲。於去惡說,我知道你父母十分仁慈,你該考試考試,子晉若是等不及,就讓他自己先去好了。

「聊齋」於去惡:隱藏在鬼神小說背後的,是一段殘酷歷史

第二天晚上,果然有車馬來接於去惡上任,三人握手告別。於去惡對陶聖俞說,實話跟你說,你的運氣不算好,這次十有八九考不上,等到張侯巡視人間,你的希望才能大一點。陶聖俞說道,那我就不考了,也沒什麼。於去惡說,這是命中註定,無論如何都要考的。隨後又叮囑方子晉說,你也別拖延了,今天是個好日子,我讓車送你,我騎馬走,趕緊出發吧。

陶聖俞心中已亂,沒聽清他們說的是什麼,轉眼間看到方子晉坐車、於去惡騎馬,二人竟然分道離去,他才後悔沒跟方子晉再告個別。

陶聖俞考試結束,惦念著方子晉,便快馬加鞭回到家。一進門就問有沒有一個叫方子晉的人來?家人說,沒有啊,沒這個人!陶聖俞也不隱瞞,便跟父親講述了自己的這一番奇遇,父親聽完後高興道,這麼說,客人是早就到了。

看兒子奇怪,陶翁道,有一天自己做夢,夢到一個美少年從車中下來,向他下拜說,我是陶聖俞的朋友,陶兄同意借一間屋子給我住,因為他要考試不能一起來,我就先來了。陶翁正在謙遜間,忽然僕人來報,說夫人剛剛生下一位小公子,陶甕當即醒來。此時與陶聖俞的話相印證,恍然明白,這個小兒子便是方子晉啊!

3、鬼神背後的殘酷真相

父子二人都很高興,給這個小孩取名叫「小晉」。小晉特別愛哭,母親很是煩惱,陶聖俞說道,如果他真是方子晉,看到我就一定不會哭了。於是等到小晉再哭鬧時,陶聖俞便過來對他說,子晉別哭了,我來了!沒想到小晉果然不哭了,用眼睛認真看著陶聖俞,彷彿在辨認他。此後日,小晉跟哥哥最是親密,看到他就求抱抱,被放下便大哭。他4歲時便跟著哥哥睡覺,時常哥哥教他讀書,他就高高興興跟著讀,過口稱誦。到了八九歲時,他長得與方子晉一模一樣了。

這些年間,陶聖俞參加了兩次鄉試,全都名落孫山。直到順治十四年,發生了一場震驚全國的科場舞弊大案,多個考官因為參與作弊被殺被貶,陶聖俞知道,這便是於去惡所說的,是張侯巡視人間的緣故。因為這次科場案,考官不敢再徇私舞弊,陶聖俞才在下一次考中了舉人副榜,後來成為貢生。但此時他已經無意功名,決定隱居在鄉間,以教授弟弟讀書為樂,他覺得這比當官開心多了。

作為談鬼說怪的小說,《聊齋志異》中甚少涉及現實,尤其是影響巨大的社會事件,這篇「於去惡」是特別的一篇。小說中提到的發生在順治十四年的科場舞弊案,是歷史真實。這一年,先後發生了順天鄉試和江南鄉試兩場科場大案。「鄉試」便是舉人考試,考中舉人就算是跨越階層,有了做官的資格,所以《儒林外史》中「範進中舉」才會因驚喜而發瘋。也因此,無數人為了能獲取這個功名而不遺餘力、採取各種方式運作。科舉考試歷朝都有作弊情形發生,到明末時已經越來越嚴重。

「聊齋」於去惡:隱藏在鬼神小說背後的,是一段殘酷歷史

清朝以異族入主中原,為了籠絡漢人文士,更加重視科舉,可也因為掌握政權的滿族另有晉身渠道,他們也不大會用漢語寫八股文,所以也太懂得科場舞弊的內幕,於是清初的科場舞弊甚囂塵上。這一年順天鄉試後,激起落第士子的公憤,順治皇帝下令徹查,結果順天鄉試案中有3個考官、3個行賄考生、一個傳遞訊息的官員全部處斬、25人充軍發配。在隨後江南鄉試案中,更是一下子殺了18個考官。以上所有犯人的親屬全部受到株連——如此嚴刑峻法,在歷代科考案中還是第一次,著實震懾了百官士民,讓此後的考場清明瞭不少。

這不僅是一場簡單的科考案,更有政治的考量。清兵入關後,各地漢人的反抗此起彼伏,讓滿族統治者很是頭痛——征服容易,歸心卻難。此時,透過如此嚴刑峻法,既可以殺人立威,又能收攬民心——反正殺的都是漢人,自是不會手軟。這場背景複雜的科場案,蒲松齡以鬼神小說的形式寫出,並將之歸功為張侯巡視人間的結果,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人間不值得,他便創造了一個平行的陰間世界。無奈,陰間也差不多,都需要一個「青天大老爺」,才能真正的「揚善去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