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死亡之旅2009

2020-10-31 15:44:50美文

這是我2009年夏天的一次危險旅行,當時是寫在QQ空間日誌裡的,原文如下。

事隔一週了,才把這次死亡之旅寫出來,不管如何總算有驚無險,所以在這蛻皮的日子裡,梳理了一番還是寫出來好,就當是紀唸吧,因為這種經歷不會重演。

還是我們四個人,多了一個叫漢奸的漁夫,本來我是想用視訊記錄全程的,可是一場大雨粉碎了我的計劃,險些讓我消失在這個世界裡。

還沒到宿營地老天就開始變臉,下起了大雨,我們在雨裡艱難的爬渉,誰也不願提出返回,就這樣來到深山裡。

安扎好營地,留下「黑鍋」做守衛,我們四人就去河尾弄晚餐的菜譜了,雨還是沒停,總算把晚餐的菜搞到了,幾斤新鮮的河魚,一把野生的苦麻菜。

回到營地,天還沒黑,支鍋烹魚,那條河的魚永遠是鮮美的,我們吃了許多,也喝了很多,酒幹湯還剩,多麼熟悉的聲音,多麼熟悉的場景,燃起高高的篝火,好想跳一支熱烈的草裙舞,引來傳說中的山魈,釋放心裡的鬱悶。

坐在暖暖的篝火邊,火光映襯著我們並不青春的臉,酒精開始湧動,所以有人開始談起了女人,當然是初戀情人之類的豔遇,關於豔遇我是沒有發言權的,因為我比較單純,並且有點害羞,所以沒有該有的驚豔,關於女人,關於那個夜晚,關於朋友們的豔史,那個夜晚是真實的。

死亡之旅2009

第二天醒來,山洪開始暴發,心理水位警戒線也被漫淹,看來又是一次驚險的旅程,急忙安頓早飯,早飯的魚比昨夜多一點,也比昨夜大條,可是味道好像沒有昨夜那麼鮮美,或許是心情吧。

飯後,留下我們作為這次旅程紀唸的合影,幾個男人幾乎一絲不掛的影像,全靠鏡頭潮溼,霧化了我們的尊容。

死亡之旅2009

水越來越大,我們把東西放在唯一的橡皮艇上,前後用繩子繫著,漂流而下,也有人坐在輪胎上肆意的衝浪,中午我們漂到了水庫面,每人撐一架竹排,一路山歌一路嬉戲,象孩子般的快樂,全然不知接下來的危險。

從水庫到村莊有一段不近的路程,而且山高水險的,最便捷的就是走引水隧道,就是因為我們貪圖這個便捷,差點要了我們的老命。

死亡之旅2009

我們去年走過一次,覺得很方便,所以決定又往隧道里回去,我們一進龍口就遭遇了驚險,滿載物品的橡皮艇堵住水口,逐漸翻,我們被堵在洞裡,水流很急,難以站穩,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咋的,感到窒息,感到絕望,此刻我想起我們幾個鮮活的生命,我們還未成年的孩子,風燭殘年的父母……,絕望中我們用力拽下艇頭,終於擺正了橡皮艇,但是由於水位過高,幾次被困在隧道里,前後不能,只要發生一絲意外,我們將困死隧道,那兩公里的隧道,我們走了很久,精疲力盡,還好我們都是二十年的朋友了,配合比較默契,使我們能以戰勝困難,走出險境。

回到小鎮,我們無不感慨萬千,其中一個同學設宴慶祝我們的劫後重生,拿出他陳釀紅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斤,反正我們都醉了,醉死在醇香的酒裡,醉死在深厚的友誼裡,今天我寫這篇日記,就是為了紀念我們出生入死鐵一樣的友誼。

20090803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