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王維一首經典桃花詩,短短24字驚豔整個春天

2020-03-07 17:26:34美文

陽春三月,杏花落,桃花開,柳條青。

三月屬於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一樹樹,一簇簇,深紅淺紅,絢爛了整個春天。

提起桃花,讓人想到春色,是"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愛淺紅」的清新可愛;桃花,也讓人想到桃花源,是「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在人間」的美好;桃花,讓人想到古典美人,是「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的羞澀與美麗;桃花,也讓人想到愛情,「山桃紅花滿上頭,蜀江春水拍山流」。

王維一首經典桃花詩,短短24字驚豔整個春天

同樣的意象,在不同詩人筆下,可以有不同的風格。春來,桃紅柳綠這個如此常見的景象,在王維筆下又呈現了一番別樣的風味。

在這個特殊的春天裡,來讀一讀王維最有名的六言詩,感受千年前的春天是如何的動人。王維選取的依然只是春日裡最為普通常見的幾個景象,桃花,柳樹,落花,黃鶯,卻用淡淡幾筆勾勒出一幅動人的田園樂居圖,令人心馳神往。

《田園樂七首》其六唐·王維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王維此詩寫田園風光,如畫卷一般緩緩鋪開:清晨時分,紅色桃花含著昨夜的新雨,在雨色沾染下,桃花越發鮮豔欲滴;新綠的柳樹更帶著淡淡的朝煙,一片濛濛之色。這是雨後天地為之一新的清新亮麗。

王維一首經典桃花詩,短短24字驚豔整個春天

前兩句寫桃紅含雨,綠柳堆煙,疏疏兩筆帶出春日清晨山居環境的美;後兩句寫滿地零落著花瓣,家中的小童也沒有去打掃,窗外黃鶯清脆啼鳴,山客猶自酣眠。

對於最後一句,曾看到人說:黃鶯啼鳴山客「猶」眠不妥,該用「不眠」更符合現實,也與前句相對。恰恰不是。先說現實,曾有山村居住體驗的人就知道,如無閒事掛心頭,清晨有悅耳的鳥鳴聲,會更見山中的幽靜,於人,依然可以睡得更香。

而從詩歌畫面以及意境來說,整首詩所寫的是田園樂,後兩句有花瓣落下而「未掃」,有黃鶯啼鳴而「猶眠」,透露出的都是一種恬淡、慵懶與閒適。如果山客不眠,那不是有愁緒在心頭,便是被黃鶯兒擾了夢境,詩境的「空」與「閒」就破掉了。

王維一首經典桃花詩,短短24字驚豔整個春天

我們從王維的不少詩裡,其實都能看得出一個「閒」字:「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我心素已閒,清川澹如此」這些都是明裡就寫著「閒」;還有一些如「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其實也能看出他心的自在與閒適,至少,他是在追求這樣的心境與詩境。

王維的這種「閒」從何而來?一方面因為他在「安史之亂」被迫接受偽職後終能逃過一劫,對現實或已想著要去看開,一方面因為其晚年好佛,當然,也有一點不能忽略——他退居輞川,他有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