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無頭蛇(民間故事)

2020-05-07 17:00:00美文
故事:無頭蛇(民間故事)

夏天的太陽總是起得很早,老肖一夜沒有睡好,睡眼朦朧地從樓道里出來時,太陽已經爬到對面的樓頂上了。光線有些刺眼,照得老肖很眩暈。

天空一片碧藍,但老肖的心頭卻飄著許多浮雲。這個特殊的日子,老肖心裡有一份酸楚,一份無奈。老肖輕嘆一聲,老了。

老肖已事先知道訊息,他退休的通知已經下來,今天是他在副局長位置上的最後一天了。上班的路上,老肖怎麼看怎麼都覺得下屬的臉色有些異常,連招呼聲也顯得虛情假意。世事炎涼啊,老肖心裡又泛起一陣苦澀的潮。

一幫人擠在電梯邊,老肖走近他們時,他們的談論聲卻嘎然而止了,老肖還是隱約聽到他們在議論什麼無頭蛇之類的話題。電梯里老肖勉強擠出一絲笑,很幽默的語氣,呵呵地問,看來你們對動物還滿感興趣的嘛。大家相互看了看,很不好意思地說,沒有,沒有。

以往的這個時候,老肖辦公桌上等待審批的檔案已經是堆積如山了,但今天卻無一紙碎片。

失落的感覺讓老肖閉著眼睛在沙發上愣了很久。煙霧在老肖臉前一圈兒圈兒地繚繞,老肖彈菸灰時,眼睛落在玻璃板下面的幾張照片上。

老肖用手抹了抹玻璃板,那張泛黃照片上的臉清晰了許多。那時的老肖還是位三十出頭的青年,老肖清楚地記得那是他剛剛提拔為副局長時領導班子的合影。正中央的那位就是當時的劉局,可惜他現在已經不在人世了。

時光過得好快啊!老肖感慨著目光移到旁邊的照片上,那一張熟悉的臉便映入老肖的眼簾。老肖心裡嘟嚕,你個老張喲,就那點屁事有什麼跟一把兒較勁兒的,不然會有那種下場?老肖的手又點了點另外一張照片喲,你幹嗎那麼鋒芒太露呢?你那麼張揚一把兒不拿你開刀拿誰開刀?老肖想到這兩個在仕途上半途而廢的傢伙,氣兒順了許多。無功也無過嘛,畢竟20多年的仕途能夠平平安安地走過來已不容易了,也算上功成身退吧。

老肖想到這些,驀然有了滿足的感覺。

老肖再抬頭,突然看見一把兒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他的眼前。老領導辛苦了。一把兒微笑著,把手伸過來。老肖好感動,伸過去的手竟有些顫抖。一把兒說,本來想下午給您開歡送會的,正巧有個重要會議,您的歡送會就改在上午吧。

老肖連說了三聲好,眼睛有點澀。

歡送會上,一把兒用讚美的詞句、激揚的口氣對老肖的貢獻與功績大加讚揚。一把兒講完,臺下頓時發出雷鳴般的掌聲。這氣氛、這掌聲,老肖太熟悉了,作為副手老肖主持過無數次會議,每次這雷鳴般掌聲過後老肖都要作總結髮言。

一把兒側過頭來微笑著對老肖說,肖副局長您就給大家講幾句吧。又一陣掌聲震耳欲聾。老肖好激動。熱烈的氣氛、尊敬的目光讓老肖立刻進入了角色,那句重複了千遍萬遍的結束語脫口而出。老肖一揮手,大聲說,領導講得很好,很全面,我完全贊同。

哄!臺下一片笑聲。

老肖一下愣了,樣子很尷尬。

怎麼能出這樣的笑話呢?老肖很鬱悶,回到家看什麼都不順眼,沒鼻子沒臉對老伴一頓臭罵。老伴很沒趣,早早地就去睡了。

老肖獨自一人在客廳裡轉了一圈兒又一圈兒,無名之火沒處發,腦子裡如一盆漿糊。百無聊賴的老肖斜躺在沙發上一遍遍「噗噠」著遙控器,沒什麼讓他感興趣的節目,老肖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老肖醒來時也不知是啥時候,電視還開著,裡面正播出《人與自然》,一個渾厚的男音傳人老肖的耳朵這是一種蛇,一種罕見的無毒蛇,長長的身軀,小小的腦袋。對青蛙和老鼠之類的小動物來說,這種短頭的蛇無疑是凶猛的,但對它的天敵來說,它卻是被魚肉的物件,即使在蛇家族中它也往往被吞食。每當危險來臨,這種蛇便一動不動匍匐在地上,做出一種死亡的姿態,只有當天敵們拋下不屑一顧死物一般的它而遠去,它才會慢悠悠地起來活動。這種在狹小夾縫中生存的蛇就是無頭蛇………

哦,無頭蛇,無頭蛇。老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睡意頓無。

(作者:張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