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平凡的世界:她們是孫少平和孫少安最愛的女人,為何相繼死去?

2020-04-26 22:29:42美文
平凡的世界:她們是孫少平和孫少安最愛的女人,為何相繼死去?

田曉霞和賀秀蓮是《平凡的世界》裡深受讀者喜愛的女性角色,一個是孫少平的戀人,一個是孫少安的妻子,本以為兄弟二人苦盡甘來,擁有這樣完美的理想伴侶,不料命運殘酷,田曉霞在洪災中不幸犧牲,秀蓮積勞成疾病痛而終。對於這樣殘忍的結局,內心嗟嘆之餘不禁疑問:為什麼路遙要寫死她們?

路遙出生於陝北農村,幼時家境貧困,9個兄弟姊妹中他排行老大。由於生活極度困難,無法承擔路遙上學的費用,無奈之下,父親把他過繼給膝下無子的伯父。

時年正逢值三年自然災害,伯父家也是吃糠咽菜艱難度日。為了不中斷路遙的學業,大媽跑到延長縣一帶的村莊討飯,再把討來的食物賣掉,換成零錢供路遙上學。

他在平凡的世界裡,寫到孫少平住校時吃不飽肚子只能吃加了麩糠蒸出的黑饃,整天飢腸轆轆,都源自路遙的親身經歷。

平凡的世界:她們是孫少平和孫少安最愛的女人,為何相繼死去?《平凡的世界》田小霞劇照

1991年路遙在給西安礦業學院學生演講時,情不自禁地憶想當年:「想到自己青少年時期的那種艱難,叫你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從下水溝裡一步一步爬出來的。」

在貧富差距極大環境中成長起來的路遙,一如他筆下的孫少平,極度自卑又極度自強,敏感而好勝,表現出對這個世界強烈的征服欲,妄圖通過努力去改變自己的處境。

路遙是一個嚴肅傳統的現實主義作家,他的創作都是起源於真實的生活體驗。

《平凡的世界》是路遙歷時6年才完成的鴻篇鉅著,全書一百餘萬字,全景式反映了中國當代城鄉社會巨大歷史性的變遷。他用了三年時間醞釀書稿,閱讀了近百部長篇小說,奔波於城鄉各階層去體驗生活,然後才著手書寫,這一寫,又是三年整。

平凡的世界:她們是孫少平和孫少安最愛的女人,為何相繼死去?《平凡的世界》賀秀蓮劇照

路遙為了寫作,幾乎天天熬夜,經常看書創作到半夜甚至通宵達旦,而且他熬夜的同時還酗煙提神。長期伏案寫作,困了就伏案而眠,醒了再繼續創作修改。這樣高強度的工作密度嚴重透支了他的身體健康。

即使路遙對自己的命運毫不屈服,筆耕不輟,走上了作家的道路。他的生活依舊困苦。

據說當年路遙憑藉《平凡的世界》獲得第三屆茅盾文學獎後,竟然沒錢去北京領獎,他打電話給當採煤工的弟弟借了五百塊。直到他於92年逝世後,他還有編輯部的欠款沒還清。

路遙在情感和婚姻上也不順遂。他的初戀叫林虹,是一位下放知青。路遙對這位北京姑娘心動不已,特殊年代後的第一次招工,路遙將極其珍貴的招工指標讓給林虹,就在路遙被停職審查之時,收到了林虹的斷交信,這段一開始就各取所需的愛情結束了。

平凡的世界:她們是孫少平和孫少安最愛的女人,為何相繼死去?

路遙的妻子林達,也是一位北京知青。林達父母原在全國僑辦工作,父親是歸國華僑,曾任廖承志祕書。身份上的懸殊為他們婚後生活埋下了許多不和諧的隱患。路遙是個農民,農村的熟人社會,一旦出了個有出息的,舉村有麻煩了都找路遙幫忙。林達對這無休止的叨擾不勝其煩。加上路遙寫作顧不上家庭,夫妻二人隔閡漸生,竟形同陌路。

路遙把畢生的心血注入到《平凡的世界》裡,那些苦難是他經受過的苦難,那些愛情是他自身愛情的對映。他有一種清醒的自卑感,階級觀念根深蒂固。所以他筆下的愛情,都是在階級面前無以為繼的。就像孫少安和田潤葉,一個是農民一個是教師,所以無論如何都走不到一起,少安還是娶了同樣身為貧苦農民的秀蓮。

田曉霞就像他曾經愛過的知青姑娘,出生良好,高不可攀。他把田曉霞這樣一個完美無瑕的姑娘寫給孫少平,除了這個姑娘同樣是路遙期望中的理想伴侶,更多的是為了讓那些存在過的美好照見命運不可撼動的徒然。少平依舊無法打破他出生階層的壁壘,他與他拼盡全力所能觸及的最美好的生活,最終失之交臂。

平凡的世界:她們是孫少平和孫少安最愛的女人,為何相繼死去?

少安這角色,是路遙傾注了無限情感的中國農民形象,是他對生育他的土地的那份偏愛和依戀,也是他對農民這個身份的自我認同感。少安以無比優異的成績輟了學,他的優秀深深的囿限於階級,生而貧窮,褫奪了他本可以輝煌的人生。路遙對少安是注入自我悲憫的,他也因為出生限制了他的發展,付出異於常人的努力都沒能從貧困中拔出腳來。

少安不得不向現實低頭,認清他的命運。所以他放棄了潤葉,娶回來秀蓮這樣一個強壯而勤勞的貧農女孩。她是千萬農村女孩的一個縮影,像路遙的生母、養育他的大媽的影子,吃苦耐勞,任勞任怨,從不吝惜自己的身體,一生都奉獻給家庭和土地。他們的結合沒有愛情層面上的怦然心動兩情相悅,都是看上了對方踏實會過日子,相互搭夥。

秀蓮最終的死亡,是一種無奈而絕望的昭示,孫少平雖然以不屈的意志擺脫了貧困的壓制,在看來成功背後付出代價是無比慘痛的。秀蓮的死亡是無言的控訴,控訴命運的不公,控訴底層階級的絕望。

秀蓮和曉霞的死,也是對小說基調的悲情渲染,少安和少平承受著來自生活一次次無情的打擊,在苦難之下,托起完美強悍的精神信念,對命運永不妥協砥礪前行的姿態。這也是路遙面對他不濟命運的姿態。

平凡的世界:她們是孫少平和孫少安最愛的女人,為何相繼死去?

路遙說:「我幾十年在飢餓、失落、挫折和自我折磨的漫長曆程中,苦苦追尋一種目標,任何有限度的成功對我都至關重要。我為自己牛馬般的勞動中得到某種回報而感到人生的溫馨。我不拒絕鮮花和紅地毯。」

孫少平就是路遙本身的投射。他歷經磨難,拼盡全力,一直為了跳脫出農村融入到城市。這個融入的過程是阻力重重異常艱辛的,在旁人眼裡不過是最平凡的生活,卻是用赤手空拳和命運搏鬥的滿身血汙換來的。

路遙寫到田曉霞死亡的時候,痛哭流涕。這樣一個理想中美好無缺的姑娘,是路遙為自己塑造的理想伴侶,然而這樣的人沒有走進他的生活。他的失意擰作一股向前的力,化作過度完美的人格特質:

「他不啼哭,不哀嘆,不悔恨。既不懈的追求生活,又不敢奢望生活過多的酬報和寵愛,理智而清醒地面對著現實。這就是生命!」

生活對路遙的一切虧待,他悉數給了孫少平。這樣一個不屈奮進追逐理想生活的少平啊,最終走進了屬於他的平凡世界。

平凡的世界:她們是孫少平和孫少安最愛的女人,為何相繼死去?

愛讀書,好電影。人生百態,書中見天地;世間炎涼,影中觀日月。歡迎關注我的賬號:耳目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