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唐朝冷門詩人一首早春詩,7字寫出柳樹神韻,美過萬條垂下綠絲絛

2020-03-11 13:24:13美文

翻閱古詩詞,詩人們對春的喜愛流溢於筆端,這春時,又尤其是早春。詩人們驚奇於春姑娘剛到人間時略帶嬌羞般的躲躲藏藏,提筆將那一點似有還無的春來跡象,永駐詩行。

詩人們執著從細枝末節處發現春到來的痕跡,它是韓愈筆下的「草色遙看近卻無」,也是蘇軾筆下的「鶯初解語」;它是早春鶯啼第一聲,也是水邊早梅一兩枝。

中唐有位不太出名的詩人名曰楊巨源,也有一首寫早春的代表詩作。在詩中,他用七字勾勒出柳剛剛萌芽的神韻,將早春之柳與景寫得清新傳神,還蘊含了豐富的理趣在其中。此詩與韓愈經典《早春》詩有異曲同工之妙。

唐朝冷門詩人一首早春詩,7字寫出柳樹神韻,美過萬條垂下綠絲絛

《城東早春》唐·楊巨源詩家清景在新春,綠柳才黃半未勻。 若待上林花似錦,出門俱是看花人。

詩歌開篇直入,寫詩家對早春的關注與喜愛,一個「清」字道出初春景色的特點,清新,清麗,讓人眼前一亮。

第二句寫柳寫得分外傳神,寫春意悄悄爬上柳梢,柳芽初萌仍是淡淡的嫩黃色,它不像春盛時千萬條綠絲絛,遠看如堆煙,而是「才」黃,半「未勻」。柳芽初生,也被稱為「柳眼」,沉寂的柳樹彷彿剛剛睜開眼睛。楊巨源這一句詩將早春柳的神韻寫得非常到位,令人頓生對這早春清新之景的新奇、珍惜與憐愛之情。

前兩句用眼前新柳初萌寫早春清景,只用淡淡幾筆點染,後兩句則寫想象之中繁春盛景,花開似錦,人流如織,以春盛之景反襯初春時的清景。

唐朝冷門詩人一首早春詩,7字寫出柳樹神韻,美過萬條垂下綠絲絛

這首詩與韓愈《早春》可對比閱讀。二詩均以初春將發未發的景為眼,此詩為柳初黃,韓愈詩為草方綠;韓愈詩繁春景用「煙柳滿皇都」來代表,而詩用「上林花似錦」作對比。兩首詩都用繁盛春景來反襯早春的清新,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楊巨源此詩,寫景落筆清新,還包含了理趣在其中。早春寂靜無聲,來得無聲無息,只有一點淡淡的顏色,賞的人寥寥無幾;而繁春遊人如織,春到盛時,百花盛開,人們蜂擁而至,熱鬧喧囂,都去賞這濃烈的春色。對於詩人們來說,是需要努力去發現人所未知的美,寫出新的詩境。

這就需要具備一顆發現美的眼睛,也有一顆善於創新的心。

唐朝冷門詩人一首早春詩,7字寫出柳樹神韻,美過萬條垂下綠絲絛

值得一提的是,楊巨源這位詩人在如今大多人眼中並不太出名,他唯二兩首比較知名的詩都與柳樹相關,一是這首《城東早春》,還有一首《和練秀才楊柳》。後一首詩寫折柳惜別,後兩句為「唯有春風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其前一句後來為王安石集句詩《梅花》所用,集為「唯有春風最相惜,一年一度一歸來」,相比之下,似乎王安石此集句詩還更有名些。

這下記得,寫柳樹的詩詞名句中,不僅有「萬條垂下綠絲絛」,不僅有「一樹春風千萬枝」,不僅有「依舊煙籠十里堤」,也有楊巨源的「綠柳才黃半未勻」「唯有春風最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