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2020-03-13 17:58:25美文

序言:

在文壇界中,英國勃朗特三姐妹是一個奇蹟。三人同出生在一個並不富裕的家庭,卻都創作出了著名的作品,其中艾米莉的《呼嘯山莊》和夏洛蒂的《簡愛》更成為了文學史上不朽的名著。作為19世紀兩部重要的女性代表作,《呼嘯山莊》與《簡愛》有著許多的共同點。今天,我們以這兩部作品為例,來聊聊其中的女性人物形象及女性意識之覺醒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勃朗特三姐妹畫像

一、何為女性意識?

說起女性意識,可能不少人會想到那些見什麼都要發表大道理言論、懟天懟地的女性人物形象。不可否認,這也是女性意識的一種。但究竟什麼是女性意識呢?

女性意識是女性自我覺醒的產物,是女性在對自己性別認同的前提下,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具有獨立人格的自然人。通常具有女性意識的女性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對於社會強加給自己的性別特質及責任會進行思考、辨析,有選擇地接受。

簡言之,也就是女性對外界一切事與物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和思考。

女性意識,其典型的重要標誌是爭取女性獨立的地位。

在文學史上,女性作家並不少,以女性視角來敘述行文的也不少,如中國大陸現代女作家張愛玲,就善於從女性的視角出發,書寫紛繁生動的女性世界。而談到女性意識,就不得不說說《呼嘯山莊》與《簡愛》這兩部作品。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下面,我們具體來談談這兩部作品。

二、《呼嘯山莊》與《簡愛》中的兩位女主人公,有哪些女性意識表現?

總結來說,可以從兩個層面來理解分析:

1.性格與家庭2.愛情與婚姻兩部小說女性人物的共通之處:「叛逆」與獨立意識強烈

何為「獨立意識」?心理學上,獨立意識,也叫獨立感,是指個體希望擺脫監督和管教的一種自我意識傾向。

簡而概之,可以視為是對自我人格尊嚴和目標理想的追求。

在小說作品中,無論是《呼嘯山莊》裡的女主人公凱瑟琳,還是《簡愛》中的女主人公簡·愛,她們都是獨立的、「叛逆」的女性,都有自己的獨立意識和追求。具體而言: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1.1《呼嘯山莊》中的女主人公凱瑟琳

與生俱來的剛烈性格、頑強不屈的意識以及狂熱的自由追求

常言道:「環境決定著人們的語言、宗教、修養、習慣、意識形態和行為性質。」

對《呼嘯山莊》小說中的女主人公凱瑟琳來說,也亦如此。

凱瑟琳出生於呼嘯山莊,這是一座處在曠野之中的山莊。在粗獷的環境中長大的她,與生俱來桀驁不馴的性格。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呼嘯山莊》劇照

比如書中描寫到她的出場時,這樣寫道:

「我可不吃這一套,嘩啦一把拎起那部破書(指經書)的封皮,就扔進狗窩裡,一邊還詛咒說我討厭聖經。」

這裡需要格外一提的是,眾所周知,《聖經》是一部涉及政治、經濟、哲學、文學等社會各方面的鉅著,是基督教的經典,是西方人的「信仰」。不過,儘管《聖經》洋溢著人文主義精神,但是卻也存在著諸多的不足。

如《聖經》是一部以男性為中心視角的著作,根據相關統計,《聖經》中的女性人物描寫寥寥無幾,佔總人數的不到5%。此外,《聖經》中所描繪的女性,不少為「罪惡」的女性形象。即便是「賢妻」,也是圍繞著父權制社會秩序而服務的。

所以,從凱瑟琳這一燒書的舉動就足於看出,這位女孩身上獨有的任性和離經叛道,以及對所謂條條框框教條束縛的憎惡。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記得《紅樓夢》第三回中曾寫過這樣一句話:「閒靜似嬌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這是一段關於林黛玉人物形象的描寫。在那個舊社會時期,在中國,乃至於世界的許多國家和地區,對女性要求或看法,基本上和上面曹雪芹先生用來讚美女性的詞句一樣,應是柔和、溫順、乖巧的

但是,在凱瑟琳身上,看不到這樣的女性特徵,凱瑟琳是活潑、好動、任性的,內心充滿了狂熱,正如她對希斯克利夫的內心表白一樣:

「我這麼愛他,並不是因為他長的英俊,而是因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們的靈魂是什麼做的,他的和我的是完全一樣的。」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呼嘯山莊》劇照

顯然,這既是她的獨白,也是她對自我叛逆性格以及男性氣質的認識概括,而這種個性意識是那個年代的女性普遍缺乏的。

1.2《簡愛》中的女主人公簡愛

簡愛和凱瑟琳有許多的相似之處。具體而言,在性格與家庭層面上,簡愛身上的「叛逆」和獨立表現在:

寄人籬下,也不畏強勢,敢於反抗

《簡愛》中的女主人公簡愛,從小生活貧困,父母雙亡,寄宿在舅舅家。不過,寄人籬下的生活,註定是孤獨和悽苦的。自從唯一疼她的舅舅死後,簡愛成了家中的眼中釘、肉中刺,舅母和表兄對她更是拳腳相加。在這樣非人的「管教」環境下,簡愛身上的反抗意識愈加強烈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年少的簡·愛劇照

在面對表兄殘忍粗暴的毆打時,她最終不畏強勢,勇敢反抗,與表兄扭打成一團,怒斥表兄是個魔頭,是殺人犯……

在現代人看來,這種維權行為其實也正常不過,遇到危險,當然是奮力反抗。但是,在幾百年前的時代,女性的社會地位仍相對比較低。縱觀人類歷史,人權這一概念的出現不過才200多年的歷史,且最初美國、法國等國家提出「人權」之時,其定義範圍還僅只是侷限於男性而已,並未包括女性在那個以男性為主導的時代,女性的話語權是缺失的,要站出來反抗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

其二,簡愛本是寄宿在他人家庭,與家庭的成員起爭執矛盾,這無疑就意味著她隨時有被趕出家門、露宿街頭的可能。

不管是從哪個角度看,在對她均不利的情況下,她依舊站起來反抗,這無不體現了她的獨立意識。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2.1《呼嘯山莊》之愛情與婚姻

為獲取戀愛與婚姻自由,以死抗爭

凱瑟琳的女性意識主要是通過人物的內心矛盾來表現。小說中的凱瑟琳是富家大小姐,她喜歡貧窮且出身低微的希斯克利夫,她對他的愛是如此狂熱和深沉,完全超出了世俗愛情的定義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呼嘯山莊》電影劇照

而當她遇到畫眉山莊的林頓後,她又被貴族的生活所深深吸引。對凱瑟琳而言,嫁給林頓,就意味著可以過上有身份、有地位的上流社會生活,從此盡享榮華富貴,衣食無憂。而若嫁給希斯克利夫,則只能過得貧困、悽慘的生活。在權衡之下,她選擇了前者,嫁給了林頓,轉而「捨棄」了自己深愛的希斯克利夫。

在現實生活中,類似的女性並不少見。客觀上講,凱瑟琳的選擇做法有悖於道德標準,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不管是選擇了精神,還是選擇了物質,都是女性對自我幸福的追求。

小說最後,當希斯克利夫帶著憤怒離開莊園,而又帶著財富和復仇之心回到莊園時,凱瑟琳陷入了兩難的抉擇困境中。一個是她的現任丈夫,一個是她仍深愛著的情人希斯克利夫,她想同時擁有兩人,希望兩人能和睦相處。但是,很顯然,人生沒有兩全,幻想婚姻與現實婚姻家庭本就無法共存。最後,凱瑟琳選擇了自己內心的愛情。然而,這時一切都已回不去了,最後,她用死來結束了這一切,以此讓身體與靈魂迴歸自由。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呼嘯山莊》劇照

從實際來看,凱瑟琳和傳統的女性沒有什麼不同,她們都是被困在圈子裡的人。但是,從自我追求來看,她又比一般的女性要活得更加的果敢和熱烈。

2.2《簡愛》之愛情與婚姻

在愛情與婚姻中,保持獨立的人格,追求自由、平等與尊嚴

小說中的簡愛,是一位「貧窮,低微、瘦小」的女性,而羅切斯特是桑菲爾德莊的園主,擁有著無數的錢財和令人羨慕的體魄,是典型的男貴族代表。兩人的出身和家庭、經濟背景,顯然差距懸殊。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簡·愛》劇照

但是,在面對羅切斯特的愛時,簡愛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出身低微而感到抬不起頭,也沒有為了物質、金錢而特意放下尊嚴和人格,去投好羅切斯特。面對羅切斯特假裝要娶英格姆拉小姐時,她說:

「你以為我一貧如洗,默默無聞,長相平平,矮小,我就沒有靈魂沒有心嗎?你想錯了!我的靈魂和你的是一樣的……我的精神同你的精神在對話;就像我們的靈魂穿過墳墓,彼此站在上帝的面前時一樣平等。」

這可以完全看作是簡愛版的個人「獨立宣言」。從中可以看出,簡愛對情感的追求是獨立的,不為世俗化的。她的所言所語,是她內心裡的那份自主、獨立與平等理念的顯露表達。

三、從主題思想來看,兩部作品的共同指向——對男權主義的抗爭

小說《呼嘯山莊》與《簡愛》打破了傳統的以男性為中心的創作模式,勃朗特兩姐妹的小說,均以女性的視角來敘述了女主人公的一生。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1.

具體來說,《呼嘯山莊》以日記的方式,三重的敘述視角來為讀者展現了一個極度叛逆、極力挑戰男權社會的女性人物形象。凱瑟琳的女性意識,體現在對固有傳統和價值觀的抗拒上。

如,不屈服於父權社會給她的束縛和壓迫:

對於父親不喜歡或不認同的事情她都喜歡去做,她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對自我性別的認同,對男權、父權社會的否定,以此來展現自己的傲慢姿態。直至她的父親將要離開人世時,問她為何不能做一個好女孩時,她仍以一個好男人的標準來反問父親,為何不能成為一個好的父親。

很顯然,這是對父親權威的抨擊,是對男權的挑戰,而這樣的精神意識顯然是深刻在她骨子裡的,否則不會在父親臨走時,還說出這樣令人傷心難過的話。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再如,她曾在夢境中表示,自己不喜歡這樣的家庭,也不想要這樣的家庭地位,這同樣也是一種叛逆與獨立意識的表現。直至她長大嫁人,這種潛在的強烈的個人意識依舊有增無減,最後,甚至到了人生死亡之時,這種獨立與反抗意識依舊錶達得如此強烈。

2.

和《呼嘯山莊》有所差別的是,《簡愛》中展現的是一個在男權社會壓迫下,毫無社會地位可言的女性形象。對她而言,通過抗爭來獲取獨立與自由是她能選擇的,也是唯一的出路。而她的這種女性意識之崛起和反抗,我們更是能夠從她對羅切斯特的情感態度上看到。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小說中,她與羅切斯特的情感是建立在不對等的基礎上的。而在當時的英國,婚姻是建立在金錢基礎之上的,其實質和中國傳統婚姻習俗所強調的一樣,注重門當戶對。

其次,當時的英國婚姻,女性一般沒有太多的話語權,女孩該和什麼樣的男性結婚,多半由父母決定,由長輩決定。很顯然,在男權社會裡,簡愛毫無競爭力可言。最後,她之所以能夠獲得羅切斯特的愛慕,正是其身上那股為了追求自己的平等權利,為了維護自我獨立的人格,敢於和男權社會及殘酷的現實生活作鬥爭的精神和勇氣。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總而言之,兩部作品都講述了女性對男權社會的反抗,對傳統道德倫理束縛的的反抗。雖然凱瑟琳的結局,沒有簡愛的結局一樣美好,但是不可否認,她們同樣都展現了女性對自我話語權的追求,對自我人格尊嚴的維護。

四、作家創作心路歷程——女性意識的覺醒

其實,不管是《簡愛》還是《呼嘯山莊》,兩部小說都各自帶有作者自身的影子在裡面。

夏洛蒂·勃朗特和艾米麗·勃朗特,同為姐妹,共同生活在英國北部約克郡豪渥斯的一個小鄉村裡,那是一個寒冷、荒涼、偏僻的山區,也是一個自然優美的曠野之地。美麗的山區風光,為勃朗特姐妹們解了不少鄉村的苦悶與乏味,也對她們自由、獨立思想產生了影響。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

在《呼嘯山莊》小說中,山莊裡的狂風、黑沉沉的夜幕、大塊突兀的石頭、陰森的光影……這些充滿了曠野、鄉土原始氣息的畫面,可以說就是作家勃朗特姐妹真實生活環境的刻畫描寫。

此外,兩人的人生經歷極為相似。勃朗特姐妹,年幼喪母,父親雖博學,但卻是當地出了名的窮牧師。家中唯一的希望寄託在寫詩和繪畫還不錯的弟弟布蘭威爾的身上。但是,很不幸,沒能「望子成龍」,布蘭威爾愛上了有夫之婦且慘遭拋棄,最後在酗酒與抑鬱悲傷中死去。

為了維持生計,勃朗特姐妹只能先後離家外出當教師,然而打工的生活是悽苦的,更是受氣的。除了工作,她們還需要忙活家務,洗衣、做飯……可以說,是悲苦的人生體驗,喚醒了她們個體意識,激起了她們內心的反抗。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勃朗特三姐妹 《隱於書後》劇照

而這些人生經歷,在《簡愛》及《呼嘯山莊》小說中均能找到影子折射,如《簡愛》中的女主人公人生經歷,其實就是夏洛蒂·勃朗特的人生經歷的縮影寫照。

當然,除了人生經歷,還有作者的性格也對創作產生影響。

記得榮格理論中曾說過那麼一句話:「每一個女性化的女人,她的內心深處都有一個男性化的自我。」

可以說,素有「荒原之子」之稱的艾米麗,就是這麼一個人,夏洛蒂曾這樣描述艾米麗:

「她比男人還要剛強,比小孩還要單純,她的性格是獨一無二的……她最喜歡的是自由。」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艾米麗·勃朗特

的確,她的性格,充滿了男性氣概,這些氣質特徵在她一貫擅長的深沉、雄勁、粗獷的文章筆調中都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而艾米麗身上的男性性格,其實也是其女性意識之覺醒的具體化表現。

評價

意識源於實踐,藝術源於生活。從某種程度看,一部作品很大程度上就是作家人生性格以及人生經歷的再現和重塑。對《簡·愛》與《呼嘯山莊》小說的兩位女作家來說,不亦如此。

19世紀的英國,社會、經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資本主義的發展,促進了女性意識的萌芽與覺醒。《簡·愛》與《呼嘯山莊》的作者,勃朗特姐妹之所以能夠寫出如此驚世駭俗的著作,與其所生活的環境背景和人生經歷密切相關。

小說《呼嘯山莊》的男女,愛得熾熱,恨得強烈,報復得瘋狂,那種強烈的愛與恨,是人性最原始的悸動。那是一場沒有誰對誰錯,只有愛與恨、血與淚的活動,那裡所發生的一切,猶如一場風暴。

小說《簡愛》,一洗名場利的風花雪月之庸俗氣,一反大家閨秀的嬌柔情,作者為我們塑造了一個貧困、瘦小,卻充滿無限生機與活力,敢於反抗資產階級的腐敗、虛偽、不平等的新時代女性形象。

可以說,《呼嘯山莊》與《簡》是女權意識覺醒的經典之作。兩部作品,能夠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和其作品中強烈的女性意識之覺醒離不開關係。

寫到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小說《呼嘯山莊》與《簡·愛》在作品完稿之時,都採用了男性名字署名,只為了避免性別上不該受到的歧視。

關於這兩部小說,我想可以用一句話概括:

《呼嘯山莊》與《簡·愛》,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如今,這兩部女性先鋒代表作,在文學史上依舊綻放著燦爛的煙火。

參考資料:

文/尹玖紅趙曉茹胡穎,從自我認同角度對比《簡·愛》和《呼嘯山莊》中的女權意識

徐小雁,Alisonm.jack,女性主義批評視域下《聖經》中的女性形象研究

趙蕊,從《筒·愛》與〈呼嘯山莊》中看勃朗特姐妹的創作方法

圖片來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若侵權請聯絡刪除。

點贊是一種美德,喜歡就點個贊、轉發分享吧~更多優質內容,請持續關注讀書文史

隱於曠世,綻放於荒原——看《呼嘯山莊》與《簡·愛》之女性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