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滿船清夢壓星河」明明是元人的千古名句,為何收錄在全唐詩中?

2020-12-27 17:39:12美文

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這本是元人的絕句,但是,在《全唐詩》第七百七十二卷中,卻收錄了首詩,題目為《題龍陽縣青草湖》,作者唐溫如,對作者的描述,也非常簡略:無世次爵裡可考。

為什麼一首元人的作品,卻出現在《全唐詩》中呢?作者唐溫如到底是何許人也?

下面我們就來簡單看一下這首詩的「身世」。

一九八零年,程千帆先生寫了一篇文章,主要便是從這首《題龍陽縣青草湖》中看詩人的獨創性,在文中,程先生說這首詩是他讀唐詩時偶然注意到的。在程千帆先生的《古今詩選》中,也就將這首詩歸為唐詩。

「滿船清夢壓星河」明明是元人的千古名句,為何收錄在全唐詩中?

另外,在《唐人七絕淺釋》、《唐詩鑑賞辭典》、《古詩文名句錄》等多種書籍中,都沿用了此詩為唐人作品的看法,於是,很多人遂將其定位為唐代名作,作者唐溫如也被收入唐代作家中。

但奇怪的是,此詩卻不見於唐、宋人的典籍之中,如果這首詩真的是唐人所作,以其出色的意境和奇妙的想象,不可能沒有人注意到,甚至連博學之稱的宋人洪邁在寫《唐人萬首絕句》裡,也沒有選入該作,難道是他見識不夠?還是認為這首詩寫得不好?

最早收錄此詩的,是元人賴良編撰的《大雅集》,該詩題為《過洞庭》,作者是唐珙,在作者小傳中,簡單介紹了唐珙其人,珙字溫如,浙江會稽人。要知道,賴良是浙江天台人,他的《大雅集》也主要是收集元末的詩,同時代的楊維楨稱這部作品「所採皆吳越人之隱而不傳者」。

由此可知,《大雅集》中編撰的詩句,是作者同時代的人,唐珙和賴良故鄉又相距不遠,應該說是非常可靠的。

「滿船清夢壓星河」明明是元人的千古名句,為何收錄在全唐詩中?

最終,再經過一些學者的細緻考證,終於揭開了真相:唐珙,字溫如,浙江會稽人,元末明初詩人,《題龍陽縣青草湖》一詩,原題為《過洞庭》,也是唐珙流傳下來的唯一千古名作,而《全唐詩》中收錄這首作品,實在是錯誤的。

《全唐詩》中誤收詩篇,其實屢見不鮮,劉師培、岑仲勉著名學者,已經舉出過不少例證,來說明《全唐詩》中的一些錯誤,唐珙的這首作品被誤收,也就不是什麼怪事了。

理清了這些,我們就一起來鑑賞一下,這首詩,究竟描寫了什麼,又有什麼獨特之處呢?先看原文:

題龍陽縣青草湖/過洞庭元·唐珙西風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髮多。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在說詩意之前,我們要知道的是,龍陽縣在天的湖南漢壽,青草湖在洞庭湖的東南面,可以說是洞庭湖的一部分,所以詩中第一句就說洞庭湖,並非錯誤。

「滿船清夢壓星河」明明是元人的千古名句,為何收錄在全唐詩中?

詩的開頭兩句,寫洞庭湖的秋色。「西風吹老洞庭波」,即西風吹動洞庭湖水,秋風乍起,湖面水波盪漾,洞庭湖彷彿一下子被吹老了許多。詩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慨呢?來看下面一句,「一夜湘君白髮多」,這又怪了,為何湘君一夜白髮增多?

我們其實可以這樣理解,秋天到了,西風颯颯,無論是湖中的水草,還是湖邊的樹木雜草,都慢慢由青綠變成了黃白,岸邊樹木白草的倒影,在西風吹起的水波之中,好像湘君水神的滿頭白髮!這其實是詩人耳目一新、想象奇特的比喻而已。

要知道,娥皇、女英為了舜帝殉情,葬於洞庭君山,在民間的神話傳說中,舜帝二妃已經變成了湘水、洞庭湖的水神,湘君啼竹成斑,一夜變為白頭,似乎更具藝術性,也充滿著浪漫主義色彩的想象。

這兩句一出,已經足見想象的新奇,但是浮想聯翩、神思跳躍的詩人,並沒有就此打住,反而更為世人留下了更美的兩句:「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滿船清夢壓星河」明明是元人的千古名句,為何收錄在全唐詩中?

月光如水水如天,已經是前人描寫洞庭湖的絕妙佳句,而在唐珙筆下,更是用全新的形象和感受,表現了全新的意象。白天的西風已經漸漸平息,夜晚風平浪靜,滿湖猶如一面大平鏡,長空一碧,銀河璀璨,滿天星斗倒映水中,猶如置身仙境一般。而喝了酒的詩人,感覺到自己彷彿正乘坐仙舟蕩遊在銀河之中。

詩人用滿船、壓等字眼,形容清夢,實際上是把所有難以言表的心情,都進行了感知上的傳達,用浪漫的筆調,描繪出了一幅天上人間難以區分的洞庭仙境,那種澄澈的美感,讓人一讀便印象深刻。

反正,我第一遍讀的時候,便決定,這首詩,一定要背下來!你呢?